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空間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经有一个姓葛的人,山西太原的。
   
   个子不高不矮,浓眉大眼的,天生的男中音,而且英语不错,教会学校教的。
   

   抗战一起,地不分南北、人无论老少。热血青年,文艺青年,参加了战地话剧团。后来战况变化,演话剧已经没有必要,就从军了。很精悍能干的人,从军以后被汤司令汤恩伯招为副官。汤恩伯?对了,就是那个汤司令。
   
   戎马生涯,枪林弹雨。好不容易等到战火停下来,万方乐奏,火树银花,这位国军中校副官就被押到一个劳改农场去了,罪名当然是反革命,抗日将士的罪名都是反革命。判几年是无所谓的,五年和十年没什么区别,反正就是一直劳动并改造着。
   
   农场在苏南平原,也不能全算是平原,有一些丘陵起伏。一年又一年种水稻、麦子、山芋、黄豆、油菜、蔬菜、茶叶、西瓜、水蜜桃,养蚕、养鸡鸭、养猪。葛中校很快就完成了转型,除了一口标准国语,其它和当地的人民公社社员一样。
   
   对了,还是有一个不一样。葛中校抽烟斗,烟丝是子女从太原寄过来的。有时候闻到喷香的甜蜜蜜的奶油烟味穿过树丛竹林,那就是葛中校走过来了。把黑棉袄裹着,腰里系着草绳保暖。有时候也从络腮胡子里哼哼歌曲,英文歌,嗡嗡的声音共鸣很足。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刑满了。刑满了每周就有一天休息,大忙季节没有。休息一天,洗衣服、补衣服、晒被子,或者到场部的代销点去买邮票、寄信,买蚊香、火柴、信笺、蛤蜊油、橡皮膏,收包裹。
   
   葛中校有时候就抽半天时间在附近的村子里转转,说说桑麻家常。主要是和当地的小孩子玩玩,打弹弓、摸鱼、采桑葚,教孩子们游泳,或者买一些糖果、糕点让孩子品尝。孩子们把饼干和鼻涕一起吃下去了。
   
   有一些贫下中农的阶级斗争警惕性很高,觉得出了什么问题,这个大胡子劳改犯人什么的干活?就把葛中校捆起来扣留了。农场去领人,葛中校说:让孩子们从小知道生活其实是有很多乐趣的。贫下中农们听了不大明白,乐趣?这是什么意思呢?
   
   后来贫下中农们就习惯了,看见葛中校,就知道又是一个星期、七天过去了。
   
   葛中校是一个天主教徒,而且坚持是一个天主教徒,信仰其实不需要仪式来表达。
   
   农场很大,没有铁丝网和高墙,只有一道不是很深的壕沟,主要用来排水泄洪,冬天就没水了。壕沟两边是比人高的白茅草,白茅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劳改人员是跑不走的,所以也不跑,能跑到哪里去呢?全中国到处都是一样的。
(2010/08/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