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腌笃鲜》更的的
·《老黄瓜》更的的
駢文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小說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一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二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三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四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五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六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七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八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九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黑黝黝、密扎扎、阴森森,好一座林子!倒叫人平白打了一个冷战。
   
    差役董超、薛霸押着一人蹒跚而来,这人自然是个充军的犯人,贼配军。一脸倒霉、面如傅金,额头上自然是烫了金印的,注册防伪商标一般,一缕白发挂下来遮盖住。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几百年来采药的、打柴的、打猎的以及躲苛政的两只脚一步一步踩出来的。进了林子,陡然便觉得眼前一黑,隔了半晌才重新看得清。
   
    忽然就万籁无声,又有不知名的大鸟,在林间阴骘地滑翔,如幽灵一般从耳边掠过。极远处,影影绰绰一声低沉咆哮,不知道是什么畜生。
   
    却正是直通沧州的一条近道,只需一日,穿过此林就能见到沧州城楼了。
   
    小径上积满了绵软落叶,人走过去声息全无。这配军原本鞋底洞穿,一路上将脚板走得鲜血淋漓、叫苦不迭,如今到了这里,倒似乎走得轻快起来。
   
    倘若仔细听,彷佛还哼着流行曲子:山丹丹的哪个开花哟红个艳艳的鲜――
   
    约摸行了大半个时辰,两个差役便择一空旷处靠树坐下,从背囊里拿出真空和铝箔包装的卤干、凤爪、鸭肫、烧鸡、驴肉,还有两根带花的黄瓜,一瓶红星二锅头以及四听易拉罐的啤酒,也顺手扔了两块干粮给囚犯:咄,食!
   
    黄瓜是刚刚经过一个村寨的大棚时买的,花了两钱银两买了四根,反季节蔬菜,顶端刚刚开出黄花。极嫩,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沁的是清凉。
   
    吃饱喝足,两个差役又去林子深处很响地撒了大大的一泡尿。回来用绳子将囚犯手脚捆住,捆得很牢,两人便靠着树身打盹。不一刻,鼾声响了,此起彼伏,互不相让。囚犯将牙齿舔净,眼见无事可做,便也顺着树干滑下,放倒身子憩歇片刻。不料也是劳累过头,竟睡着了。
   
    睡梦中,忽然被人摇醒。睁开眼来,却见两位差爷笑嘻嘻的,一人拽了一条胳膊将其拉起。一位道:贼配军,也是这任务要紧,一路上多有得罪,冤有头、债有主,小的也是听从差遣行事,其实却是怪不得咱们。如今这条道也算是到头了,也让你死得明白,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囚犯分辨道:罪人好歹也是朝廷命犯,要是今日送了命,两位恐怕也不好交代。
   
    两位差役哈哈大笑道:罗唣甚么,躲猫猫懂不懂?
   
    说毕,脸色陡变,杀气顿起,两根水火棍一左一右举起,照准囚犯太阳穴作势要抡将过去。不料配军却笑吟吟道:朋友帮帮忙,躲猫猫自然是懂的,现如今大宋天下岂有不懂躲猫猫的?
   
    两位公差面面相觑,一时倒愣住了。
   
    正恍惚间,却闻得耳边惊雷也似一声大喝,只见半天空里猛可跳出罗汉似的一个胖大和尚,一根精钢禅杖呼呼作响当头劈下来――――
(2010/08/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