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七/紅衛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八/“鬼見愁”/更的的
·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一/大革命中的權力掌控/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二/說說遇羅克和張志新/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三/两大派的形成和武斗是怎样发生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五/谁是胜利者/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六/四人帮/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八/再说红卫兵是什么东西/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九/回到“破题”/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一/焦点还是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四/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黑黝黝、密扎扎、阴森森,好一座林子!倒叫人平白打了一个冷战。
   
    差役董超、薛霸押着一人蹒跚而来,这人自然是个充军的犯人,贼配军。一脸倒霉、面如傅金,额头上自然是烫了金印的,注册防伪商标一般,一缕白发挂下来遮盖住。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几百年来采药的、打柴的、打猎的以及躲苛政的两只脚一步一步踩出来的。进了林子,陡然便觉得眼前一黑,隔了半晌才重新看得清。
   
    忽然就万籁无声,又有不知名的大鸟,在林间阴骘地滑翔,如幽灵一般从耳边掠过。极远处,影影绰绰一声低沉咆哮,不知道是什么畜生。
   
    却正是直通沧州的一条近道,只需一日,穿过此林就能见到沧州城楼了。
   
    小径上积满了绵软落叶,人走过去声息全无。这配军原本鞋底洞穿,一路上将脚板走得鲜血淋漓、叫苦不迭,如今到了这里,倒似乎走得轻快起来。
   
    倘若仔细听,彷佛还哼着流行曲子:山丹丹的哪个开花哟红个艳艳的鲜――
   
    约摸行了大半个时辰,两个差役便择一空旷处靠树坐下,从背囊里拿出真空和铝箔包装的卤干、凤爪、鸭肫、烧鸡、驴肉,还有两根带花的黄瓜,一瓶红星二锅头以及四听易拉罐的啤酒,也顺手扔了两块干粮给囚犯:咄,食!
   
    黄瓜是刚刚经过一个村寨的大棚时买的,花了两钱银两买了四根,反季节蔬菜,顶端刚刚开出黄花。极嫩,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沁的是清凉。
   
    吃饱喝足,两个差役又去林子深处很响地撒了大大的一泡尿。回来用绳子将囚犯手脚捆住,捆得很牢,两人便靠着树身打盹。不一刻,鼾声响了,此起彼伏,互不相让。囚犯将牙齿舔净,眼见无事可做,便也顺着树干滑下,放倒身子憩歇片刻。不料也是劳累过头,竟睡着了。
   
    睡梦中,忽然被人摇醒。睁开眼来,却见两位差爷笑嘻嘻的,一人拽了一条胳膊将其拉起。一位道:贼配军,也是这任务要紧,一路上多有得罪,冤有头、债有主,小的也是听从差遣行事,其实却是怪不得咱们。如今这条道也算是到头了,也让你死得明白,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囚犯分辨道:罪人好歹也是朝廷命犯,要是今日送了命,两位恐怕也不好交代。
   
    两位差役哈哈大笑道:罗唣甚么,躲猫猫懂不懂?
   
    说毕,脸色陡变,杀气顿起,两根水火棍一左一右举起,照准囚犯太阳穴作势要抡将过去。不料配军却笑吟吟道:朋友帮帮忙,躲猫猫自然是懂的,现如今大宋天下岂有不懂躲猫猫的?
   
    两位公差面面相觑,一时倒愣住了。
   
    正恍惚间,却闻得耳边惊雷也似一声大喝,只见半天空里猛可跳出罗汉似的一个胖大和尚,一根精钢禅杖呼呼作响当头劈下来――――
(2010/08/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