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林教头一路走来。什么教头?八十万禁军。什么级别?不知道。
   
    豹子头名不虚传,一颗脑袋圆滚滚,两只眼睛圆滚滚,有如一对铜铃。一个肚腩也比较圆滚滚,半圆。另外半个圆下移了十五厘米,到了臀部的位置。对了,就是屁股。
   

    难得好阳光,终日灰蒙蒙压在头顶的天穹放出一丝灿烂。六车道两侧桃红柳绿,人行道板五彩缤纷。路边还有分类垃圾箱:可回收,不可回收。两只雀儿在树丛间得意鸣叫。
   
    然而总是高兴不起来,两条眉毛倒挂下来,一脸的愁云惨雾。
   
    原来这林教头虽然事业有成、富贵荣华,却是人到中年,膝下尚虚。不数日前,娇妻林氏去大相国寺烧香求子。谁都知道,大相国寺乃是专治不孕不育的。没曾想被高衙内好一番轻薄骚扰,随去的两个婢女吓得花容失色,身子骨瑟瑟发抖,眼泪水嗒嗒滴。
   
    本来这寺院庙宇的贼秃就无一个是活菩萨,整日吃饱了想的就是这档好事。见到林氏十分姿色,心里早早就痒得难受。见到高衙内一招得手,活脱脱一个欢喜佛。竟无一人出头相劝,反而乐得搔耳挠腮,喝了一个碰头彩。可恨啊!
   
    忽然眼前豁然开了朗,迎面吹来凉爽的风,却是偌大一个市民广场,一色的镜面花岗岩铺就,油光闪亮,怕不有近万平方。市民广场四周,当然是绿树成荫、花团锦簇,更有潺潺流水,波光绰约,极好的景致。
   
    广场对面,就是太尉的官邸。洁白如雪,广大巍峨,宫殿一般,据说是仿照美利坚国的国会大厦建造的。楹梁尺寸,没有一丝一毫差别,只是顶端少了一个铜人。
   
    高太尉就是高衙内的老子,高衙内就是高太尉的儿子,不然哪来什么衙内呢?
   
    高太尉今日着人前来召唤,说是有要事相商。林教头心里明镜似的,一本《水浒》早就将一切交代得明明白白。所以林教头今日轻装前来,身上铁屑也无一粒。就怕被人诓入白虎节堂,落一个持刀闯入、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
   
    白虎节堂,商量国家军机大事的要地,核武器也炸不开,不是开玩笑的。
   
    官邸门口站两大胖保安、一名心腹扈从。问明来意,金属探测仪上下左右扫了两遍,连裆间也伸进去拉了几个来回。其实是都认得的,一个保安笑道,教头大人好大家什。
   
    林教头回道:先生休得取笑。林教头又将扈从请过一边道,麻烦转告太尉大人,林某今日已经来过报到。事情如何处置,林某自然有分教,就不要掼浪头动刀动枪了。
   
    扈从道,如何处置,不要莽撞。
   
    林教头道,衙内看中贱内,林某重新找一个便是,自己兄弟有什么不好商量。现如今和谐社会,二奶、三奶极是平常。另有那等不晓事的,竟然养了百多个,或者就随便骗个中学生开处,比那皇帝老儿还要快活,却是不知道如何腾得出身子。
   
    倒怕是那一干贼秃、臭和尚,人多嘴杂,嘛咪嘛咪訇,传出去要坏了衙内的声誉。少不得要去警告一番,由不得他们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扈从恍然道,教头这等干练伶俐,太尉自然欢喜,教头将来必是飞黄腾达,说不尽的富贵前程,说不定前程犹不在太尉之下。
   
    林教头剑眉倒竖,叱道:不知道是贼秃的嘴硬,还是林某的刀硬?要是头子不活络,轻易走漏出风声去,煽动不明真相,林某的朴刀也不是吃素的。
   
    林教头又说,什么时候请各位弟兄喝酒。扈从及保安谢道,还请林大人多栽培。
   
    几位又寒暄了几句,说说荤话,然后相互作揖别过。一场凶险消弥于无形,一个人喜滋滋地去了。
   
    背后看去,臀大肌其实是蛮大只的,只是有些下垂了。
   
    待得教头走远,扈从冷笑道,一介武夫到底拎不清,事情哪会就此罢休呢?戆大。
   
   
(2010/08/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