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翼民国人皮肤焦黑,长得异相,身高不满五尺,一颗头颅却有两尺长。
   
    多九公到底航海多年,这翼民国也是来过三数次了。唐敖、林之洋却见得稀罕,一路上回头回脑,迈不开步去。林之洋道:这等模样,探索频道DISCOVERY竟也没有做过介绍。
   

    多九公连忙摇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唐敖道,这又有何使不得,世间万物本是各有其面目,造物神功自有其道理,说不得孰好孰坏、孰丑孰美的。譬如我等唐人,自以为自己这般模样才是正宗,安知别人不在肚子里笑煞呢?
   
    多九公道,先生有所不知,这翼民国之人,本来也和咱们一般模样,只因不知从何朝何代开始,忽然变得喜欢戴高帽,阿谀之词不嫌其多,颂扬之句不厌其烦,自己觉得个个都是圣人一般,其国则自然是世上唯一礼仪上邦。倘若外人不知详情,忽然忘了奉承,言语间实事求是或者略有微词品评,则暴跳如雷,认为是抹黑,认为是唱衰、认为是污蔑、认为是歧视,认为是不可告人之别有用心,动辄口诛笔伐,黑人网站,游行抗议,围攻超市,群情汹汹,叫嚣虽远必诛,乃至誓言要飞弹将对方核平。
   
    唐敖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这种人到处都有,也不是翼民国特产,真正能闻过则喜的坦荡君子又有几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地尤烈,以至头都大了?
   
    多九公道,这翼民国人一天听不到褒奖,心里便难受,即使褒奖言音量稍小,亦是十分不快。于是就想方设法贬抑他人,专门看低、踩踏他国,自己表扬自己,自己奉承自己,吹法螺、灌米汤、自己给自己高帽子戴,这帽子越来越高,不知不觉这头颅也自作主张向上伸长,于是变成了如今这模样。
   
    林之洋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种事还是亲自考察为好。唐敖道,正是。
   
    说话间,忽然有数个翼民笑嘻嘻作揖,说道:WELCOME!多九公翻译道,他们对各位的光临表示欢迎。
   
    众翼民道,各位来此旅游观光,不知道有何感想?林之洋道:初来咋到,还没有来得及感而想之。翼民闻之满脸不悦,道:翼民国乃数千年文化大国,积淀深厚,举世无双,谅来化外小国也从来未曾见得,也从来不懂。多久公道:这是自然。
   
    众翼民又道:不消三五载,翼民国必将崛起成为全世界最强之超一流强国,诸位意下如何?唐敖笑道,这个事情到时再说好不好?我们三个也不是算命的。是不是最强国也不是我们三人说了算的。多九公连忙打断道:大有可能,大大有可能,简直一定太有可能。
   
    众翼民这才面露喜色,道,这位老丈真知灼见,确是友好人士,是翼民国的老朋友,一起喝两杯如何?这个酒文化是别国听都没有听见过的。多九公推辞道:久闻大国的菜肴烹饪乃是世界瑰宝,垂涎已久,而且饮食文化深不可测,全宇宙也是一致公认的。只是今日还有琐事,不便叨扰。
   
    众翼民听得多九公如此说,一再坚邀:先生能说出如此懂道理的话来,愈见这位老丈卓识不凡,可见天下之大,除了咱们泱泱大国全体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以外,还是能找出一两个差不多的有识之士来的。当然,终归还是差一点的。
   
    唐敖对多九公挤眉弄眼道,巧言令色,投桃报李,看起来多老丈的脑袋也在长起来。
   
    林之洋笑道:似乎已经长了一寸,帽子都高出了一截了。
(2010/08/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