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
更的的空間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顺风顺水,波涛不惊,跟着大洋环流走,不一日到了两面国。
   
    唐敖问道,这两面国又有什么稀罕不同之处?多九公回答道,按照西学达尔文氏进化理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知道这里的人为何竟前后长出两张脸来。

   
    唐敖笑道,这倒有趣,难道后面也有两只眼睛、一根鼻子?多九公道:正是。
   
    唐敖道,如此说来,一张嘴吃菜,一张嘴喝酒倒是极其方便。林之洋也笑道:一张嘴抽菟巴古,一张嘴喝咖啡,也是两不耽搁。
   
    多九公道,两位有所不知,虽然是两张脸,但是前面一张脸寻常,后面一张脸却是十分丑陋凶狠、狰狞龌龊,轻易不能露出的。而且尤为奇怪的是,越是前面那脸正气凛然、相貌堂堂、慈眉善目或者天真烂漫,背面那张脸越是猥琐奸邪、恶形恶状。所以,一概都戴一顶特制帽子遮盖,这顶帽子名称尤其好听,叫做浩然巾。
   
    多九公又关照道,到得此地,万万不能掀开浩然巾去窥视的,切记切记。
   
    唐敖、林之洋连连道:晓得,客随主便的道理还是懂的。
   
    三人迤逦而行,城池街道也是平常风景。街上来来往往之人也是平常相貌,或者须眉小生,或者忠厚长者,或者笑容可掬唱喏,或者视而不见昂首赳赳直行,只是头上果然都戴了一块方巾,将一个后脑勺遮得严严实实,一丝光也照不进。至于这坐轿乘辇之人,想来也是一概如此。
   
    林之洋便悄悄道:恐怕大伏天脖子上的痱子要长得像锅巴一样。唐敖笑道,倘若贩些美利坚出产的强生爽身粉来,一定获利不菲。
   
    三人既存了这份心,不免就有些回头回脑,一心希翼哪怕忽然来场狂风,把这浩然巾揭走一两顶,也好开开眼界,两面之人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也是合当有事,说话间听到前面鸣锣开道,来了一乘八抬大轿。唐敖等三人靠边立在檐下瘪着身子回避,这轿子刚刚行动到三人面前,咔嚓一声,轿杠竟折成了两截。只见一人骨噜噜从轿内翻出,一顶乌纱滚落尘埃,一顶浩然巾也转到面前去了。
   
    三人立即弹大眼睛用力看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只见这官员后脑勺上皮毛俱无,只是粉红肉上另有颧骨高耸,全套隼鼻鼠目、血盆大口,更有一口白森森獠牙,吐出如蛇信一般长舌伸伸缩缩。
   
    这里出了交通事故,立即有数百兵丁赶到。好一番手忙脚乱,轿夫脸都白了。这跌倒之人出手将浩然巾戴正,这才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却本是浓眉大眼、方面阔口,一张大富大贵国字脸、官仪威严。
   
    待得人马开发,轿子走远,尘埃落定。多九公至此才回过神来哎呀一声,吓死我也。林之洋悄声道:原来这人却是没有脸皮的。唐敖忍俊不禁道:绝倒。
(2010/08/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