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
更的的空間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腌笃鲜》更的的
·《老黄瓜》更的的
駢文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小說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一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二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三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四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五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六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七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八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九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教育,是为了培养人才”。除了中国,不知道还有哪一个国家这样定义教育。因为这有悖于“人是生来平等”的这样一个普世价值观,而且又增加了一个粗暴地将人分类的条条框框,设置了又一道歧视的鸿壑。
   
   如此急功近利,如此低俗、庸俗、媚俗地界定教育理念,简直是昏聩可笑。社会不糊涂无知到荒谬的地步是不会这样毫无理性地轻率的。
   

   看看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是怎么定义教育的:“教育意味着完整的人的发展。”“教育即生活。”“教育是心灵的转向。”“教育是教人学做人。”“教育是为了把人培养成幸福的人。”
   
   马克思也认为:“教育是人的全面发展”。
   
   什么是人才?这是争论了三十年的一个话题。其他国家有没有这个概念?不知道。前一阵子,中央电视台一档节目几个嘉宾曾经讨论过,最后大家比较认同的结论是:对社会无害的人就是人才。
   
   为什么中国会有这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教育观,而且堂而皇之地作为国家战略?实际上是整个科学观根深蒂固的认识错误,是百年前狭隘的洋务运动“师夷长技”的延续。当年给洋人打得满地找牙,于是觉得技不如人,只要技术学到手了,一定可以一雪前耻。殊不知没有真正的科学精神支撑,技术是永远赶不上去的。
   
   百年过去,国人依然搞不清什么是科学和真正的科学精神。
   
   科学,是发现世界上事物客观存在的规律。技术,是利用这种规律为人所用。所以,科学是发现,技术才能发明。严格来说,科学家和工程师是有区别的。但是由于在发明过程中也会有发现,或者发现的过程中有发明,这才形成了科技的交集。每年的诺贝尔奖,基本是奖给科学发现的,不是奖给技术发明的。所以,不要每年都把袁隆平先生的水稻挺出来,白白贻笑大方。记得杂交现象和规律不是袁先生发现的,是孟德尔和摩根。
   
   科学是没有功利目的的,技术是可能会产生效益的。科学可能会转化为技术,也可能大部分不会、暂时不会或者永远不会。不能产生效益的科学依然是科学,因为这是人类对世界的认识。
   
   孟德尔先生当年在修道院里闲来无事,种了12年豌豆。1865年,发表了《植物杂交试验》,提出了遗传学的基本定律。35年后,1900年,才受到重视和认可。又过了63年,1963年,首次杂交水稻由美国人在印尼完成。
   
   前后差不多百年,总算还是功德圆满。这种事情要放在中国,不要把人急死?这算什么科学?起码孟德尔要给人笑死,这个种豆和尚在自说自话什么啊?
   
   所以,没有自由的科学土壤,没有真正科学精神的普及,急于求成,总希望抄近路,希望超常规发展;希望忽然有几个聪明人灵机一动,毕其功于一役;希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于是就弄出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人才概念。而且进一步弄出了创新型人才、一流人才等等这种伪命题。
   
   老实说,中国传统文化本身就是顽强抵制科学、技术和效率的,骨子里是拒绝“奇技淫巧”的。被世界逼到这个份上,实在是没有办法,于是就瞎折腾。
   
   揠苗助长、欲速不达,这样子,最终只会培养出来张悟本或者一大批张悟本的粉丝。
(2010/08/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