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这个国家是不知道从哪里来那么多歧视的国家,民族、城乡、性别、地域、学历、年龄、职业、出身、财富多寡、“人才”和非“人才”、体制内和体制外、党内和党外……凡有不同,都可以成为歧视的理由。歧视别人,也就是抬高自己的资本和底气。
   
   最近又有人提起文化,认为韩寒先生没什么文化。所以呢,韩寒说的话就是放屁。
   
   有韩寒的拥趸不服气,于是指名道姓骂得风生水起。只是始终底气不足,心底里也许觉得韩寒先生的“文化”似乎真是一个软肋。这不奇怪,只是说明了学历歧视的根深蒂固,深陷其中早就被感染了,哪里会有几个明白人呢?

   
   什么是文化呢?不知道。文化是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几千年来装得已经是一个乱七八糟、臭气熏天、莫名其妙的一只大酱缸,令人望而生畏,还是不要细究,离得远一点好。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断定的,文化不等于学历。倘若根据一纸毕业文凭表示的学历来断定一个人的文化,那就是狗屁不通的胡说八道。
   
   譬如如今忽然走红,很多人装着高山仰止纳头便拜的先师圣人孔子,那是什么知识、文凭、学历也没有的。比较起来,韩寒先生起码还懂一些数理化、还会打字,还会开车,如果韩寒先生说话是放屁,那毫无知识、更无学历的姓孔的岂不是大放特放?
   
   有一句话倒是很有一些道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如果一个人能洞明世事,体察人情,坚守常识,那么这个人就是有知识、有学问、有文化,这是任何级别的文凭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如果这个人还能坚守良知,关注底层,不平则鸣,那么这个人就是名副其实的有文化、有担待的大文化人。
   
   看起来韩寒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将来如何?将来再说。
   
   此言一出,网上很多人觉得虽然言之有理,但是感情上不大接受,这说明了学历歧视深入人心的根深蒂固。当然也有人是心里泛酸:韩寒一介中学生,居然能成名,气死我也。气得半死怎么办呢?于是打压、于是不承认,于是表示不屑、于是祭出学历法宝。
   
   文化不文化,是无法量化的,有些人天生喜欢学历崇拜,甚至不是学历崇拜,只是对表示学历的几个名词崇拜,那也是没办法的。一听说是教授、博士、专家或者资深专家,哎呀,先就把嘴巴拉开、身子放软、膝关节弯了。至于这些名词背后到底是什么,那是不去管他的。大概季羡林、陈寅恪算是文化了吧?梵文、柳如是(谁啊?)是多么的小众学问,多么出世的术业,这学问当然可以做,也可以做得寻章摘句很认真,也当然可以对他们表示尊重。但是偏偏他们完全算不得是大文化人的。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如果有人以为在学校里多坐了几年板凳,就有了自大的本钱,那其实才是最没有文化的浅薄,自己想想也要惭愧的。如果不惭愧呢?那只是自我感觉太好、不懂自省或者脸皮厚罢了。
   
   倒是很想看看,那些时不时扯起文化大旗、把文凭贴在胸口做护心镜、自诩有文化的人到底肚子里有些什么?大概不外乎是狗狗便便。
   
   这些“文化人”有没有文化不知道,奴化倒是一眼就看得出的。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