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梅花三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梅花怎么弄呢?还要三弄。因为没有办法弄,所以只好用音乐表现之。
   
   想来当是一树枯瘦嶙峋梅花,一人高。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到底是什么梅花,是黄色的还是粉色的?搞不清。画家笔下有黄的、有红的,新中国画家喜欢红梅。新中国音乐家也喜欢红梅,一首《红梅赞》唱道: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啊啊啊,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啊啊啊------如此看来,红梅的花蕊也是通红的。
   
   对了,还有一首词: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首词比较革命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虽然有些空洞,有些打油。后来被谱曲成了苏州评弹,纤纤玉指在琵琶上滚来滚去,轻拢慢撚抹复挑,大珠小珠落玉盘,轻启朱唇,唱得好听得来,像是全糯米的糯。
   
   香不香?香。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哪难道还有白梅花?看起来要谷歌一次,谷歌的结果是:粉红,大红,纯白,桃红,黄色,淡粉色-----这就长学问了,虽然还是比较怀疑,怎么区分粉红、桃红、淡粉色?
   
   梅花怎么弄?这是一个问题。观之、嗅之、抚之、采之、踩之、碾之?皆非弄之。而且还要一弄、二弄、三弄。
   
   歌云: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
   
   这就厉害了,一弄就盲肠炎,二弄就抑郁症,三弄热带风暴来了。兹事体大,云烟深处还是不要随便弄的好。
   
   歌者姜育恒又唱道:红尘自有痴情在,莫笑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这话就有些费思量了,因为附加了很多社会意义。老古话常常教导说,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从苦寒来。宝剑和梅花的事情一定要牵扯到人生哲理上来,就不大对头了。
   
   人生下来不是为了吃苦的。莫名吃了苦头,有的人一世人生兜底翻转,有的人至今浑身痛则不通,有的人吃苦过了头就夭折了,扑鼻香一点也没有。九死一生活下来的人呢,就有些得意,有些庆幸、自我膨胀、自欺欺人: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
   
   最看不明白一批鸟人,遭人褫夺了居住、学习和择业的基本人权,被国家机器不情不愿赶到乡下去种了十年田。现在回顾,还洋洋自得,觉得当年的屁滚尿流、走投无路、缺衣少食倒将自己百炼成钢了。仿佛无意间得了武学秘诀,被人拳打脚踢海扁数年,俨然练成了金钟罩、铁布衫外家功夫,而且大有心得。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稀里糊涂人云亦云、毫无数理根据地批评70后、80后、90后,岂不叫人笑掉大牙乎?
   
   至于当年眼看着一天天老去的惶恐,曾经为了逃出生天所做的一切小动作,齐刷刷为了返城跪倒祈求的无奈悲凉,干脆就装作忘记了。哪有这回事啊?
   
   看人间多少故事,最奇怪的就是这批人了,以为自己是一树梅花?好白相煞了。被人三日两头七荤八素弄了又弄,反过来赞一声弄得有理,还杜撰出来一个什么知青精神。套一句网络上的常用语,不说这些假话会死啊?拜托!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