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雁南飞》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叶知秋,一叶知秋以后又四、五十天了。
   
   忽然就觉得秋之将至,固然太阳减了三分半毒辣。而且早晨已经有薄霜了。
   
   满池塘清澈见底的水,池塘里是蓝天白云,以及墨绿的树荫,柚树、槐树、泡桐、柳树都是倒长着的。树荫抖抖索索晃动,风总是有的,鱼也总是有的。

   
   村口两棵银杏,一棵旷古杨树。银杏一人围抱,笔笔直,忽然一夜间鎏金了一般,黄得金光灿烂。而杨树,当然是落叶纷纷了。杨树上一只喜鹊窝,清朝建筑了吧?大小看起来堪比洗澡盆,喜鹊一门老少没来由地高兴,聒噪得全村喜气洋洋。
   
   稻子已经收割完毕,脱粒也已经过半。掼桶在稻田里推来推去。掼桶,木制的,状如四方形的升箩,口大底小,比一张八仙桌还大。稻子就在掼桶帮上掼打,稻子沙沙沙沙落入桶中,不断地用箩筐挑走,挑到稻场上摊开晒干。
   
   吃口饭不容易的,撒谷、拔秧、莳秧、耨草、耥稻、割稻、打稻,耨草要三遍,耥稻也要三遍。老人常常说,一棵稻子不知道要磕多少个头呢。
   
   就是稻子到了稻场上,还是有不少劳动的。看见天色不好要下雨,赶紧要收拢,用稻草草把盖上。稻子淋了雨会出芽,那就重新变成秧苗了,人不是牛,秧苗吃不下去,虽然是绿色环保食品。
   
   等到雨过天晴,再摊开来晒。晒干了,竹扒扒去乱草,风车吹走草屑。堆在家里。用土墼砌一个稻仓,一担一担晒得热乎乎的焦干稻子倒进去,一年到头,一家人的命全在这里了。
   
   要吃米,用土礱碾、石臼舂。碾好了、舂好了,先要用竹筛筛出细糠,细糠是喂猪的精饲料。再用风车分离出粗糠,风车是手摇的,木制。米比较重,落在箩筐里,粗糠则飘得比较远,扫起来,竹篾簸箕装着,粗糠也是喂猪的。
   
   一担一担,挑过来,挑过去,总是肩膀出力,肩膀上压出一个肉疙瘩,刀枪不入。
   
   到这一步,箩筐里才是白白的大米了。河浜里淘干净以后,在灶头上铁锅里烧饭,等到饭锅开了,搁一个竹制井字状蒸架,一碗咸菜、一碗辣椒酱、几块咸肉或者几块咸鱼。
   
   饭锅开了就熄火,灶膛里余热闷着,等一会回一把火。回一把火,只听得哧啦哧啦,锅沿蒸汽噗噗直冒。饭香、菜香全部带出来了。多回半把火,就添了锅巴的焦香。
   
   吃新米饭了!新米饭油光闪显,一粒是一粒。用粗磁蓝花山海碗盛了,夹一筷子菜,端着饭碗满村游走,东家走到西家,说说张家长、李家短、今年的年成以及说不出的满足。
   
   听见雁鸣,一抬头,好不高旷,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一字,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从来不排成S或者B,说这话的自己是SB。
   
   雁南飞,天气真的凉了。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