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假活佛]
藏人主张
·中共為何封鎖Gmail
·下一個「老虎」或為郭伯雄
·中共网络文学作者实名制
·藏人抗议考试不公又青年多嘉被捕
·内蒙蒙古族民众应享有平等权利
·中共全面实施网络实名制
·中共對基督教政策收緊倒退加強迫害
·习近平在测试西方国家强弱
·禄曲县请愿藏民仍等待解决问题
·你有英文名字嗎?
·中国的大变局
·台湾民主的挑战与前景
·中共权斗延烧西藏
·《查理周刊》堅持言論自由絕不退縮
·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六大消极影响
·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最黑暗时期
·中共的蒙骗和要挟
·中國今年可能會發生金融危機
·情报人员在富商名义骗达赖喇嘛
·以後只談一制不講兩國
·中共正進入危險時期
·六四事件后中國高校大清洗
·習近平“特使”欺騙達賴喇嘛
·中共百年战略忽悠计划
·香港青年人的“政制梦”到“创业梦”?
·留学生走私冰毒在澳大利亚获刑
·大陸知識份子面臨空前浩劫
·中国经济逼近悬崖
·祝大家新春快乐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是什么驱动华人地区“去中国化”?
·2014年西藏要闻报道
·美国务院首次举办藏历新年庆祝活动
· 西藏新疆镇压加剧
·什么是美国价值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 掀起中国的“蓝色革命”
·肖国珍律师致信高瑜
· 中美在南海近期會發生軍事衝突嗎?
·政治局會議後的中國經濟走向
·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蔡英文的昇華和自由台灣的前途
·伍凡評范長龍訪美
·王岐山為何被美國調查?
·伍凡短評周案和法轮功迫害
·抛弃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分析輕判周永康的背景原因和目的
·《岛屿天光》遭大陆官方封杀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 新國安法出籠為挽救危機中的中共政權
·全力救股市保中共政權
·奥巴马签伊朗协议是蠢还是恶
·抓捕維權律師群體是法西斯行為
·底氣不對稱的習奧會談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中共當政者和十字架搏鬥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采访实录
·藏族牧民定居感觉各不相同
·令完成已经完成令计划的计划
·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杀佛》作者安乐业谈中共对两世班禅喇嘛的迫害
· 天津大爆炸
·警告柯文哲
·青海藏区的男性资源枯竭
·課綱爭議解決應回歸教育本
·人民幣貶值的因果
·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袁教授发脸书痛批连战“连共制台”
·在危機四伏漩渦中的93大閱兵
·国家为什么会灭亡?
·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中共的動向 
·中国网络间谍威胁美国利益
·李克強講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 你相信嗎?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青海省大饥荒的前前后后
·袁紅冰新著《美國肢解中國?》出版說明
·第一位被统战的流亡藏人高官
·伍凡評論習近平訪美
·还原历史,从恢复命名开始
·關於解放軍第一鷹派戴旭欲與袁紅冰教授公開論戰一事的聲明
·關於解放軍第一鷹派戴旭欲與袁紅冰教授公開論戰一事的聲明
·流亡藏人的“棺材之旅”
·对藏“统一、稳定、反分裂”强硬政策的延续
·TPP和中國的發展前途密切相關
·亚洲选举观察组织将监督流亡社区大选
·臺灣藍營的深藍團夥
·習近平是活佛製造者?
·習訪美後中美關係急劇惡化
·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台湾是充满政治纷争的和谐社会
·中國人權狀況是更好還是更壞?
·国际藏文网民热议达赖喇嘛获奖
·評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
·袁红冰教授评马习会
·台湾各界对马习会的反应
·雜誌:跟馬英九握手 握多久都沒用
·馬英九拿臺灣作個人的政治豪賭
·法国左疯和巴黎大屠杀
·美国专家谈南海问题
·西方与中国究竟谁看错了谁?
·阿根廷右派胜选有何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活佛

端智嘉:假活佛(小说)
   
   
   
   文章摘要: 吃晚饭后,活佛和尼玛叔叔坐在炕上,嘉姆贤给他们斟了一碗奶茶。边喝茶边闲聊,尼玛叔叔的家人听到了很多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活佛的来龙去脉,更不知道他主持的寺庙以及详细情况,于是尼玛叔叔问道:“仁波切,你准备到哪儿去,有何贵干,家乡在哪儿?”

   
   
   作者 : 端智嘉,
   
   
   發表時間:7/30/2010 《自由聖火》
   
   
   原著:端智嘉
   觉乃·云才让译
   
   尼玛叔叔像往常一样,盘坐在屋子长廊里的羊毛垫子上,颂扬六字真言。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捏着一串檀香制成的带有松宝石的念珠,轻轻地用拇指转换,然后嘴里清脆地颂完“嗡嘛呢呗咪哄”六个字后,微弱的余音里带有的“恩”声,呼吸到鼻孔里,然而,细看用拇指转换念珠的样子,这些“恩”声里必然带有六字真言。偶尔,他习惯性地紧闭着眼睛双手十合高举在额头上,无比虔诚地祈祷:“请三宝保佑……”,这时候他脸上的皱纹集中在一起,显现出各种神秘的图象。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自然是个正真如箭的人,从小他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别人说白他认为是白,是黑他认为黑。尼玛叔叔十岁的时候出家为僧。他虽然并非聪明过人,可是从不违背上师的教诲,守戒如命,因此上师的眼里他是个得力的徒弟。三六十八岁的那年,尼玛叔叔的家父仙去了,家里只有母亲。母亲一再请求,最终上师特许他回家成亲。他是个非常勤快的人,加上爱妻拉姆处世有方,家里虽没有挥金如土的财产,可是不愁吃穿。然而,如同俗话说的那样,谁也难料一死,不久,他的年迈的阿妈得重病,不治而亡。
   父母亲双双仙去后痛苦了一段时间,可是尼玛叔叔已经是个长大成人的男子汉了。不管遇到任何苦难,他已经能够独立胜任。爱妻拉姆先后生下儿子才让和女儿卓玛。长大后,儿子才让迎娶嘉姆贤,继承父业。女儿出嫁是世人的常规,女儿卓玛远嫁外村的人了。这样一来,作为父母对儿女的婚事应该说如愿以偿了,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儿媳妇。说儿媳妇嘉姆贤是个坏人,那纯粹是瞎说。自从她嫁到这里以后,她把公公和婆婆如同头顶的宝石那样尊重,可谓是百依百顺,不管,家里的琐事也好,村里的活动也罢,没有人不佩服她的耐心与勤奋。才让和嘉姆贤的结婚虽然是父母定的,但这并没有成为他们夫妻俩感情的障碍,尤其生下儿子多杰后,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牢固,可谓是“你不吃则我不喝”的一对恩爱夫妻。然而,嘉姆贤是个心直口快的,对任何事情不加以隐瞒的人,有时候连家里的内话都说给别人听,因此尼玛叔叔说:“你是个懂事的人怎么把握不好自己的嘴巴呢?”他这样也只是说一说,儿子才让愤怒地骂她“长长的舌头管不好,圆圆的头顶自招挨打。”的时候,他又站在儿媳妇一边,骂儿子,说:“你想对我的儿媳妇动手,我今天。。。”
   阿奶(姑母)拉姆是个秉性善良的,以笑相待的妇女,不管大小什么样的人,她从来不会说一句粗话,也不会露出一次黑脸。通常父子与儿媳妇之间吵架的时候,她只有一笑置之。有时候,尼玛叔叔说教儿媳妇的时候,阿奶拉姆笑眯眯地,讽刺说:“你这个老头子,怎么越老嘴巴越尖刻呢,公公说教儿媳妇,恐怕只有你一个。”尼玛叔叔听到这话后,有些退让,可是嘉姆贤仍然把握不好自己的嘴巴,尼玛叔叔无奈,自嘲说:“我的这个烂嘴巴和儿媳妇的长舌头恐怕没有改正的余地了。”尼玛叔叔盘坐在长廊里,晒太阳,边颂六字真言,边回忆往事。自从没有劳动能力以来,不管春夏秋冬,太阳出来温暖的时候,他总是坐到长廊里,晒太阳。据说嘛呢和太阳是他最好的伴侣。这时候,突然一只喜鹊落到墙头上,“咖咖咖”地叫唤了三声。尼玛叔叔心想:叫唤喜鹊是有客人的征兆,太阳快要落山了,不知道这时候来的客人是谁。他又想到:噢,才让到塔尔寺去已经数十来天了,他可能回来了,他边想边到大门口探望去了。
   村庄下面的田野里,出土了绿茵茵的五谷,随着微微的夏风,绿茵茵的五谷如同碧波荡漾的海浪。远方的山坡上长满了各种植物,太阳把西山当作是枕头,即将要进入梦乡。夏天黄昏的景色固然美丽,可是尼玛叔叔随着年龄的增长,视力也逐渐衰退了,他怎么能看见这些美丽的景色呢。他只看见村庄下面的小路上,有俩个黑色的影子。这时候真好多杰放假回来的路上,他看见父亲回来后,书包斜带在勃子上,大喊“阿爸来了,阿爸来了。”跳跳蹦蹦地下去迎接才让。
   尼玛叔叔听见了孙子的叫唤,用右手擦亮眼睛,左手盖在眼眶上一看,果然才让回来了,他身边好象还有一个穿汉装的人,于是他回头喊道:“拉姆,快烧奶茶,客人来了。”
   2、
   尼玛叔叔虽然是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对无神论的宣传他是从来不信。有些受过教育的人半开玩笑地对他说在这个人世间如何没有神如何没有鬼的时候,他满腔愤怒地,骂说:“你们这些持邪见的人… … ”小孩子们问他有没有鬼神的时候,尼玛叔叔讲很多鬼神的故事,然后指一个铜像说:“这是神”。无论如何,对他灌输无神论的思想,那纯粹是对狼耳边讲经一样徒劳无益。六十余年来,他把三宝念在内心里,上师和活佛如同头顶的帽子那样遵从,从来没有间断过每一天必念的经,也没有少点燃一天的酥油灯。
   听说跟才让一起来的那个人是一个喇嘛转世的活佛,尼玛叔叔从内心里产生一种难以制止的仰慕,一个活佛的转世能到家里来,自然是自己上世的造业,更是这个家的福持。尼玛叔叔越想越激动,他虔诚地早已热泪盈眶了。
   通常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坐在尼玛叔叔的上面,可是今天活佛亲自驾到,自然他的上面坐的人就是这个活佛。这个穿汉装的客人看上去好象是二十五六岁,可是他自己说已经三十几岁了。这个客人身材肥胖,圆形的脸面上高挺着鼻子,还有一双大眼睛,不能不说是个富贵之人。但不知道是过于肥胖还是其他的原因,他不太习惯于盘坐。虽然他强作盘坐的样子,可是不到半个时辰盘坐的姿态换了好几次,并且看他时而咬牙的表情,可见他的膝骨已经麻木不仁了。
   吃晚饭后,活佛和尼玛叔叔坐在炕上,嘉姆贤给他们斟了一碗奶茶。边喝茶边闲聊,尼玛叔叔的家人听到了很多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活佛的来龙去脉,更不知道他主持的寺庙以及详细情况,于是尼玛叔叔问道:“仁波切,你准备到哪儿去,有何贵干,家乡在哪儿?”
   活佛刚开始有一些茫然,可是马上露出镇静自若的表情,然后有意打开汉装上面两个钮扣,显出黄色内衣,说:“我已经看破红尘的喜怒哀乐与无常,在我的眼里,人世间如同地狱一样,因此我来去自由,毫无目的。尤其,如今是五烛恶世,教徒没有依靠,上师不自由,不如周游四方,寻找有因缘的教徒,给他们发愿。我的上世都是周游四方的修行者,若我能够继续他们的造业,那将是我最幸福的事情,这样我的初衷也将得意实现。”说完后,他接着谈及文革的时候摧毁了多少个寺庙,烧毁了多少卷佛经… … 最后他双手合十说:“俗话说,人世如同针刺上,永远不会有幸福。说的多好,请三宝保佑… … 。”
   
   尼玛叔叔的家人都被活佛的话给深深地吸引了,他们如同寺庙里的佛像毫无动静。不知道这个活佛对深奥的佛经有何探究,但整个藏区以及汉地的情况无所不知。尤其噶举喇嘛的教派了如指掌,逮洛巴,纳若巴,玛儿巴,米拉日巴,日琼多杰扎巴等无数个噶举派大师的传奇一五一十地可以讲出来,这一点上,毫无疑问他是个知识渊博的有加持能力的活佛,然而他的话里有时候出现矛盾以及颠覆的内容,比如,玛儿巴从米拉日巴那里学习《显观庄严论》以及《中论》,米拉日巴从宗喀巴那里学习《菩提道次第论》,并且还说他们三个是格鲁派的三大师徒。听到这些话,尼玛叔叔心里产生过疑问,因为虽然他不懂逮洛纳若传记,米拉日巴的传记也只懂一点点,可是格鲁派的三大师徒是谁谁谁他非常清楚。因此尼玛叔叔正准备问的时候,活佛好象明白了他的想法,笑说:“哦,我说的三师徒是,按照密宗的观点说的。据说,烛世第二佛陀,乃宗喀巴三师徒。”
   为了表示听懂,尼玛叔叔点了点头,可是心想:正所谓长期呆在一起,连佛的缺点都能够发现,密宗我一概不知,怎能加以评说呢,反倒险一些怀疑活佛。他默默地为自己的言论忏悔。
   通常尼玛叔叔在佛堂里只点燃一个酥油灯,可是今天来了活佛,因而点了七个酥油灯。炕头南方的佛堂里照亮了灯火,昏暗的酥油灯光后面置放着一只木箱。快到子夜了,多杰睡在阿妈的怀里,打起呼噜来了。活佛的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看样子马上得睡觉了。他从方形的手提包里取出一本经书,“甘旦拉加功几特噶乃,如噶萧伞逢者曲增哉… … ”开始颂经了。尼玛叔叔吩咐道:“儿媳妇,快去让多杰睡觉。才让,咱们俩去给活佛准备睡榻。喂,老太婆,你把油灯拿来照我们。”
   活佛边念经边翻阅一页页的经书,嘤嘤嗡嗡的声音里听不到具体的字眼。摘取油灯后,屋子里变得昏暗了许多,但从佛堂上七个酥油灯光一起照亮了炕上。这时候活佛突然起来,四处张罗张罗后,打开那个木箱子一看,里面有黄色的东西,他从箱子里抽出几把后,投进上衣口袋里,有一点紧张地斜眼看了看张股股的上衣口袋,然后回到原地,嘤嘤嗡嗡地哼起声来。尼玛叔叔和才让给活佛准备睡榻后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帮多杰睡觉后出来的嘉姆贤。尼玛叔叔说:“才让,把自己的嘴巴管好。”嘉姆贤心想:公公的这话如同俗话说的那样“说的是女儿,指的是儿媳妇”,说是才让,但实际上指的是我,她有些不自在地底下头去了。
   
   3、
   嘉姆贤第一次鸡叫的时候,便已经起床了。她把一把干枯的柏叶放到灶炉里,点燃起来。屋子内内外外打扫干净后,回到屋子里开始做饭。先从酸桶里取出一点酸,放在面粉里,活面后,一小块一小块分开放在木笼上。通常家里的琐事没完没了,可是今天嘉姆贤感觉这些家务比往常容易做,也完的快。她已经三十出头的人,可这是第一次一个活佛到自己家里来就寝,她想她自己很幸运。嫁人遇到了一个好奶奶,对于一个儿媳妇而言,不要看婆婆的脸色行事,哪里还有比这欣慰的呢。公公有时候对自己说教两下,但毕竟人耿直,也疼爱自己,再说说教的原因也是自己的错。丈夫对自己恩爱,一生可以托付给他。加上生了一个儿子,如今活佛也在家里,如果不幸运的话,哪能这一一轮到我呀。公公对活佛如此敬重,我也应该好好伺候活佛。她忙完,家里的所有的活后,背着木桶去背水去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