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假活佛]
藏人主张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活佛

端智嘉:假活佛(小说)
   
   
   
   文章摘要: 吃晚饭后,活佛和尼玛叔叔坐在炕上,嘉姆贤给他们斟了一碗奶茶。边喝茶边闲聊,尼玛叔叔的家人听到了很多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活佛的来龙去脉,更不知道他主持的寺庙以及详细情况,于是尼玛叔叔问道:“仁波切,你准备到哪儿去,有何贵干,家乡在哪儿?”

   
   
   作者 : 端智嘉,
   
   
   發表時間:7/30/2010 《自由聖火》
   
   
   原著:端智嘉
   觉乃·云才让译
   
   尼玛叔叔像往常一样,盘坐在屋子长廊里的羊毛垫子上,颂扬六字真言。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捏着一串檀香制成的带有松宝石的念珠,轻轻地用拇指转换,然后嘴里清脆地颂完“嗡嘛呢呗咪哄”六个字后,微弱的余音里带有的“恩”声,呼吸到鼻孔里,然而,细看用拇指转换念珠的样子,这些“恩”声里必然带有六字真言。偶尔,他习惯性地紧闭着眼睛双手十合高举在额头上,无比虔诚地祈祷:“请三宝保佑……”,这时候他脸上的皱纹集中在一起,显现出各种神秘的图象。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自然是个正真如箭的人,从小他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别人说白他认为是白,是黑他认为黑。尼玛叔叔十岁的时候出家为僧。他虽然并非聪明过人,可是从不违背上师的教诲,守戒如命,因此上师的眼里他是个得力的徒弟。三六十八岁的那年,尼玛叔叔的家父仙去了,家里只有母亲。母亲一再请求,最终上师特许他回家成亲。他是个非常勤快的人,加上爱妻拉姆处世有方,家里虽没有挥金如土的财产,可是不愁吃穿。然而,如同俗话说的那样,谁也难料一死,不久,他的年迈的阿妈得重病,不治而亡。
   父母亲双双仙去后痛苦了一段时间,可是尼玛叔叔已经是个长大成人的男子汉了。不管遇到任何苦难,他已经能够独立胜任。爱妻拉姆先后生下儿子才让和女儿卓玛。长大后,儿子才让迎娶嘉姆贤,继承父业。女儿出嫁是世人的常规,女儿卓玛远嫁外村的人了。这样一来,作为父母对儿女的婚事应该说如愿以偿了,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儿媳妇。说儿媳妇嘉姆贤是个坏人,那纯粹是瞎说。自从她嫁到这里以后,她把公公和婆婆如同头顶的宝石那样尊重,可谓是百依百顺,不管,家里的琐事也好,村里的活动也罢,没有人不佩服她的耐心与勤奋。才让和嘉姆贤的结婚虽然是父母定的,但这并没有成为他们夫妻俩感情的障碍,尤其生下儿子多杰后,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牢固,可谓是“你不吃则我不喝”的一对恩爱夫妻。然而,嘉姆贤是个心直口快的,对任何事情不加以隐瞒的人,有时候连家里的内话都说给别人听,因此尼玛叔叔说:“你是个懂事的人怎么把握不好自己的嘴巴呢?”他这样也只是说一说,儿子才让愤怒地骂她“长长的舌头管不好,圆圆的头顶自招挨打。”的时候,他又站在儿媳妇一边,骂儿子,说:“你想对我的儿媳妇动手,我今天。。。”
   阿奶(姑母)拉姆是个秉性善良的,以笑相待的妇女,不管大小什么样的人,她从来不会说一句粗话,也不会露出一次黑脸。通常父子与儿媳妇之间吵架的时候,她只有一笑置之。有时候,尼玛叔叔说教儿媳妇的时候,阿奶拉姆笑眯眯地,讽刺说:“你这个老头子,怎么越老嘴巴越尖刻呢,公公说教儿媳妇,恐怕只有你一个。”尼玛叔叔听到这话后,有些退让,可是嘉姆贤仍然把握不好自己的嘴巴,尼玛叔叔无奈,自嘲说:“我的这个烂嘴巴和儿媳妇的长舌头恐怕没有改正的余地了。”尼玛叔叔盘坐在长廊里,晒太阳,边颂六字真言,边回忆往事。自从没有劳动能力以来,不管春夏秋冬,太阳出来温暖的时候,他总是坐到长廊里,晒太阳。据说嘛呢和太阳是他最好的伴侣。这时候,突然一只喜鹊落到墙头上,“咖咖咖”地叫唤了三声。尼玛叔叔心想:叫唤喜鹊是有客人的征兆,太阳快要落山了,不知道这时候来的客人是谁。他又想到:噢,才让到塔尔寺去已经数十来天了,他可能回来了,他边想边到大门口探望去了。
   村庄下面的田野里,出土了绿茵茵的五谷,随着微微的夏风,绿茵茵的五谷如同碧波荡漾的海浪。远方的山坡上长满了各种植物,太阳把西山当作是枕头,即将要进入梦乡。夏天黄昏的景色固然美丽,可是尼玛叔叔随着年龄的增长,视力也逐渐衰退了,他怎么能看见这些美丽的景色呢。他只看见村庄下面的小路上,有俩个黑色的影子。这时候真好多杰放假回来的路上,他看见父亲回来后,书包斜带在勃子上,大喊“阿爸来了,阿爸来了。”跳跳蹦蹦地下去迎接才让。
   尼玛叔叔听见了孙子的叫唤,用右手擦亮眼睛,左手盖在眼眶上一看,果然才让回来了,他身边好象还有一个穿汉装的人,于是他回头喊道:“拉姆,快烧奶茶,客人来了。”
   2、
   尼玛叔叔虽然是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对无神论的宣传他是从来不信。有些受过教育的人半开玩笑地对他说在这个人世间如何没有神如何没有鬼的时候,他满腔愤怒地,骂说:“你们这些持邪见的人… … ”小孩子们问他有没有鬼神的时候,尼玛叔叔讲很多鬼神的故事,然后指一个铜像说:“这是神”。无论如何,对他灌输无神论的思想,那纯粹是对狼耳边讲经一样徒劳无益。六十余年来,他把三宝念在内心里,上师和活佛如同头顶的帽子那样遵从,从来没有间断过每一天必念的经,也没有少点燃一天的酥油灯。
   听说跟才让一起来的那个人是一个喇嘛转世的活佛,尼玛叔叔从内心里产生一种难以制止的仰慕,一个活佛的转世能到家里来,自然是自己上世的造业,更是这个家的福持。尼玛叔叔越想越激动,他虔诚地早已热泪盈眶了。
   通常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坐在尼玛叔叔的上面,可是今天活佛亲自驾到,自然他的上面坐的人就是这个活佛。这个穿汉装的客人看上去好象是二十五六岁,可是他自己说已经三十几岁了。这个客人身材肥胖,圆形的脸面上高挺着鼻子,还有一双大眼睛,不能不说是个富贵之人。但不知道是过于肥胖还是其他的原因,他不太习惯于盘坐。虽然他强作盘坐的样子,可是不到半个时辰盘坐的姿态换了好几次,并且看他时而咬牙的表情,可见他的膝骨已经麻木不仁了。
   吃晚饭后,活佛和尼玛叔叔坐在炕上,嘉姆贤给他们斟了一碗奶茶。边喝茶边闲聊,尼玛叔叔的家人听到了很多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活佛的来龙去脉,更不知道他主持的寺庙以及详细情况,于是尼玛叔叔问道:“仁波切,你准备到哪儿去,有何贵干,家乡在哪儿?”
   活佛刚开始有一些茫然,可是马上露出镇静自若的表情,然后有意打开汉装上面两个钮扣,显出黄色内衣,说:“我已经看破红尘的喜怒哀乐与无常,在我的眼里,人世间如同地狱一样,因此我来去自由,毫无目的。尤其,如今是五烛恶世,教徒没有依靠,上师不自由,不如周游四方,寻找有因缘的教徒,给他们发愿。我的上世都是周游四方的修行者,若我能够继续他们的造业,那将是我最幸福的事情,这样我的初衷也将得意实现。”说完后,他接着谈及文革的时候摧毁了多少个寺庙,烧毁了多少卷佛经… … 最后他双手合十说:“俗话说,人世如同针刺上,永远不会有幸福。说的多好,请三宝保佑… … 。”
   
   尼玛叔叔的家人都被活佛的话给深深地吸引了,他们如同寺庙里的佛像毫无动静。不知道这个活佛对深奥的佛经有何探究,但整个藏区以及汉地的情况无所不知。尤其噶举喇嘛的教派了如指掌,逮洛巴,纳若巴,玛儿巴,米拉日巴,日琼多杰扎巴等无数个噶举派大师的传奇一五一十地可以讲出来,这一点上,毫无疑问他是个知识渊博的有加持能力的活佛,然而他的话里有时候出现矛盾以及颠覆的内容,比如,玛儿巴从米拉日巴那里学习《显观庄严论》以及《中论》,米拉日巴从宗喀巴那里学习《菩提道次第论》,并且还说他们三个是格鲁派的三大师徒。听到这些话,尼玛叔叔心里产生过疑问,因为虽然他不懂逮洛纳若传记,米拉日巴的传记也只懂一点点,可是格鲁派的三大师徒是谁谁谁他非常清楚。因此尼玛叔叔正准备问的时候,活佛好象明白了他的想法,笑说:“哦,我说的三师徒是,按照密宗的观点说的。据说,烛世第二佛陀,乃宗喀巴三师徒。”
   为了表示听懂,尼玛叔叔点了点头,可是心想:正所谓长期呆在一起,连佛的缺点都能够发现,密宗我一概不知,怎能加以评说呢,反倒险一些怀疑活佛。他默默地为自己的言论忏悔。
   通常尼玛叔叔在佛堂里只点燃一个酥油灯,可是今天来了活佛,因而点了七个酥油灯。炕头南方的佛堂里照亮了灯火,昏暗的酥油灯光后面置放着一只木箱。快到子夜了,多杰睡在阿妈的怀里,打起呼噜来了。活佛的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看样子马上得睡觉了。他从方形的手提包里取出一本经书,“甘旦拉加功几特噶乃,如噶萧伞逢者曲增哉… … ”开始颂经了。尼玛叔叔吩咐道:“儿媳妇,快去让多杰睡觉。才让,咱们俩去给活佛准备睡榻。喂,老太婆,你把油灯拿来照我们。”
   活佛边念经边翻阅一页页的经书,嘤嘤嗡嗡的声音里听不到具体的字眼。摘取油灯后,屋子里变得昏暗了许多,但从佛堂上七个酥油灯光一起照亮了炕上。这时候活佛突然起来,四处张罗张罗后,打开那个木箱子一看,里面有黄色的东西,他从箱子里抽出几把后,投进上衣口袋里,有一点紧张地斜眼看了看张股股的上衣口袋,然后回到原地,嘤嘤嗡嗡地哼起声来。尼玛叔叔和才让给活佛准备睡榻后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帮多杰睡觉后出来的嘉姆贤。尼玛叔叔说:“才让,把自己的嘴巴管好。”嘉姆贤心想:公公的这话如同俗话说的那样“说的是女儿,指的是儿媳妇”,说是才让,但实际上指的是我,她有些不自在地底下头去了。
   
   3、
   嘉姆贤第一次鸡叫的时候,便已经起床了。她把一把干枯的柏叶放到灶炉里,点燃起来。屋子内内外外打扫干净后,回到屋子里开始做饭。先从酸桶里取出一点酸,放在面粉里,活面后,一小块一小块分开放在木笼上。通常家里的琐事没完没了,可是今天嘉姆贤感觉这些家务比往常容易做,也完的快。她已经三十出头的人,可这是第一次一个活佛到自己家里来就寝,她想她自己很幸运。嫁人遇到了一个好奶奶,对于一个儿媳妇而言,不要看婆婆的脸色行事,哪里还有比这欣慰的呢。公公有时候对自己说教两下,但毕竟人耿直,也疼爱自己,再说说教的原因也是自己的错。丈夫对自己恩爱,一生可以托付给他。加上生了一个儿子,如今活佛也在家里,如果不幸运的话,哪能这一一轮到我呀。公公对活佛如此敬重,我也应该好好伺候活佛。她忙完,家里的所有的活后,背着木桶去背水去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