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身在福中不知福是一种误判,身在罪恶中不知罪恶、身在黑暗中不知黑暗,或者对所处环境的罪恶黑暗程度认识不足,也是一种误判。由于自心的麻木和外部的洗脑等各种主客观原因,人对现状、对自己生存于其中的政治、道德环境和时代环境,很容易产生误判。

   例如,很多人尽管不满现实,但总觉得“解放”后的人民生活比“解放”前的“旧社会”好,总觉得现在的社会环境比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及元朝清朝等异族统治时代好。

   很多人有一种错觉,认为一切都是新比旧好、今比古好、现在比过去好。其实未必。科学技术的发展固然是日新月异,进进不已,但人类在政治、道德、智慧等方面则不一定与时俱进。相反,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里,它们往往会“逆时而动”。

   从三代一直到现在几千年,我们的政治文明度和道德水平线整体上就是不断下降的。秦始皇、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元朝清朝异族王朝等都是历史上几次政治大倒退、文明大跳水。虽有汉、唐、宋、明等几次较大的回升,但回升的高度都没有抵达三代的水平,而且一次不如一次。

   至于现代中国的几个政权,从北洋军阀到国民党到共产党,论政治道德,更是一蟹不如一蟹。文革至今,中华文化和社会道德所遭到的破坏,远远超过秦始皇、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元朝清朝等古代,不论是官德还是士德民德,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败坏程度都是空前的,很多政治罪恶和社会罪恶都是空前的。

   试问,古代哪个王朝会象现在这样任人唯“亲”(亲近的人)、任人唯钱、任人唯“不贤”?哪个王朝的官场学界会这么全方位地下流和腐烂?哪个王朝会发生那么多屠童案、弑父杀母案、“小利灭亲”案?哪个王朝的行政执法机关会“钓”老百姓的“鱼”、而老百姓之间则相互“钓鱼”?哪个王朝的商贾和民众会这么普遍地造假制毒坑蒙拐骗毫无廉耻无恶不作?哪个王朝对社会对民间的控制会象当局这样严密全面和无孔不入?

   有友人对孔子满怀同情,认为置身于那样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被人讥为丧家狗,太“委曲”圣人了。我告诉他,更值得同情的是我们自己。孔子之道虽不受重用,但他毕竟拥有传道授业解惑说真话的自由,也得到各国君臣和士人相当的尊重----丧家狗之讥,只是民间个别人戏言而已。我们所处的时代,敢于说真话、敢于坚持真理正道的的文化人,是欲做丧家狗而不得呢。

   对此具有清醒的历史头脑者甚为罕见,法国的路易斯-博洛尔是罕见的智者之一。他曾尖锐指出:

   “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不断的日趋完善,然而政治领域却是个例外。在政治领域中,仍然是欺诈与阴谋诡计在大行其道,人们的权利与自由仍然遭受到蔑视与否定。现代社会陶醉在它的工业进步和科学发现之中,但如果现代社会仔细考量一下它的政治历史和社会现状,他就会完全没有理由如此骄傲。现代社会能够在工业展览会上展出使人惊奇的机器,但是,现代社会最大的政治机器——政府——却仍然处在极度的不完善之中,掌握这部机器的人一直都是些缺乏智慧的人,或者说都是些不明智的人,正如Littre所说:我们生活中每一件事都获得了成功,但只有我们的政治组织除外。我们的政治生活中还充满着残杀、败坏和愚昧,这些政治罪恶的存在使我们获得的所有进步都丧失了意义。”(路易斯-博洛尔《政治的罪恶》)2010-8-3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8/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