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吃面]
东方安澜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吃面

                    吃面

      文/东方安澜

   耿鲜那儿,是全常熟最好的一碗面。我在做二流子的日子里,常逛到九点出头,去贪吃一碗面。过了九点半,他要做中市;九点前,他那仅容纳四张小方桌的店堂人头满满。

   九点稍过,我常窜当独食客,吊儿郎当象战场上的“失落头败兵”,一个人品尝一碗好面,从容而惬意,舒心热肺爽肚肠。那天,照老章程跨进店堂,一缕阴邪的光晃了一下我的眼。面没吃,先吃了个“闷头冲”,好心情一下变灰了,很沮丧地寻找那一缕阴森森的来源。

   九点钟的太阳高挂着,喇喇地射进来,正巧折在一个老头的镜片上。老头之前从没见过,那头面和模样,形容一下,是:七十年代的中学老师;七十年代的供销社主任;如果换长衫和西瓜皮帽可以客串当铺的朝奉;举个“赛神仙”的幌子,是个阴阳先生;换了中山装,可以客串中统特务。

   事实上,最后一个身份更切合他。我跨进去,老头隔着玻璃门和灶间的老板娘说话,右手手臂肘随意搁在台上,我象是破坏了他们的说话氛围,老头侧了侧头,把身子僵了僵直,镜片角落上聚焦的那丝光亮就擦过我的眼,滑落在店堂里。我揉了揉眼,明显感受到三分敌视。

   我叫了碗蟮糊拌面加个鸡蛋,坐在外门的那桌,假装如无其事拿着筷子根“笃笃……”击着玻璃桌面。老头在里门边继续着说话。这时的光,带着三分谨慎,随着老头不时往我这儿瞟,贼溜溜晃得勤。我抬头研究着天花板,装出一种姿态,目的告诉他,任你们谈什么经国大事,都跟我不搭界。天上落铁,只要不砸我头上,跟我不搭界;天上落人民币,只要不砸中我,我怕中仙人跳,装作没看见,跑跑开。

   老头说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入耳,但老板娘端面给我后,老头的眼镜跟着老板娘的柴油桶屁股转来转去,就是不敢拿正眼看我,我象红卫兵,承受着老头忽闪忽闪鬼鬼祟祟的目光,那三分狐狐疑疑的目光,象极了当年被红卫兵挨尽了批斗的老学究。内心里的胆小如鼠流露无遗。见着那目光,我突然间对他无限同情,这明显是吃足了苦头条件反射下产生的提防和戒备。

   因为要做中市,老板娘收拾着桌子,准备另一个忙阵。老头依然说话,但好像有我在,不尽兴,语气声调小心翼翼。我刚才放出研究天花板的姿势,比陈景润的研究浅显无数倍,可惜老头愣是没读懂,我突然产生恶作剧的愿望,一边挑面送嘴里,一边转正脑袋用眼神逼视老头。短兵相接,老头越发躲闪我的眼神,最后,竟然乜斜着透露出一分恼怒苦恼甚至告饶的复杂神情。在我几次逼视下来,老头步步退却。无言的斗争,又渲染了《羊城暗哨》里公安人员审讯潜伏特务的版本,我无可名状的神气十足,老头无可名状的馁怯,我在啼笑皆非下憬悟,文革出来的人,“时代造人,时代弄人,时代害人”!

   这个早上,我猝不及防的遭遇到一条扭曲的虫,老头令我不舒服了一整天。吃了那碗败兴的面后,我仍去吃,但不再挑时间了。

                              10/8/21

(2010/08/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