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陈破空文集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来源:北京之春
    有一个说法,叫做“建设性的反对派”。就我们海内外中国民运的作为,迄今一直都是建设性的。无数的呼吁、声明、研讨会、请愿、抗议、外事活动等等,都是例证。《零八宪章》也是一个例证。中国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等所思所为,对民族,对国家,尤其对中国民主进程,都是建设性的。
   但在当代中国,有建设性的反对派,却没有建设性的执政党。中国执政党对国家、民族、尤其民主进程的破坏性,在世界范围内恐怕都是一个罕见的异数。
   前30年,这个执政党,有目的、有计划、有系统地破坏中国经济,摧毁中国文化、文物;后30年,则转为毁灭民族精神道德,尤其是有目的、有计划、有系统地阻扰、破坏中国民主进程。
   民主本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我们并不需要当政者做什么,而只希望他们不做什么。就像中国的经济发展,官方只要“松绑”,中国经济就自然而然地发展起来。同样,政治上,只要官方“松绑”,政治民主化将会自然而然的发生,区别只是或快或慢。

   举凡四川大地震中死于豆腐渣学校的家长、毒奶粉受害婴儿的父母、渴望达赖喇嘛归来的藏人,只要中共当局不打压他们,不干预司法,不庇护贪官,在这些问题获得合理合法解决的同时,民主进步就蕴含其中。
   然而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一次又一次地打断、破坏、扼杀哪怕是最微小的民主进程。按照中南海的说法,是要把任何民主因素都“消灭于萌芽状态”。
   六四过去了20多年。至少有三件事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其一,邓小平和李鹏力主镇压,完全出自他们的家族利益考量。其二,中共藉口“集中精力搞建设”,把经济发展当作他们腐败自肥的天赐良机,大行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有“六四屠夫”之称的李鹏,急欲出版六四日记,他预期的读者对象,并非普通大众,而是中共党内,尤其中共高层。他要向今日或日后中共的主政者表功:如果不是我当年一人顶住,犹如“中流砥柱”,哪里还有共产党的江山?哪里还有你们今天的位子?哪里还有你们的既得利益?这一切,都是我李鹏豁出身家性命才保下来的基业。我老婆、我子女捞一些,你们不要眼红,你们一个个,不也都捞了个盆满钵满吗?大不了是程度不同。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谁也不要去妨碍谁?只要守住江山,你们的儿孙都有得捞。不要像赵紫阳那么傻,侈谈什么“人民利益”,最后,不要说子女捞不成,连他本人,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待遇降级,余生软禁。他的下场,你们不是没有看见?
   李鹏公开摆老,唠叨如深宫怨妇。从江泽民到胡温都听进去了,都听明白了。于是,朱琳屡涉大案,无人敢动;李小勇负罪潜逃新加坡,无人敢提引渡;李小琳在香港派头十足,穷奢极欲,中共喉舌还要抬轿吹捧;李小鹏在商界捞够,又转捞政界,被任命为山西省副省长(后又升任常务副省长),且选在6月4日那一天上任(2008年6月4日),公然以中共六四功臣之后的姿态,上台领赏,封侯赐爵(并有待来日,进一步高升)。李鹏的《六四日记》,就是一篇赤裸裸的利益宣言。中共早已沦落为赤裸裸的利益集团、腐败集团。
   其三,世界潮流滚滚向前,为何中国政治格局丝毫不变?连续废掉三任党主席或总书记的强人邓小平,留给中南海的残局便是:邓之后的任何继任者都属于弱势,都要花很长时间去巩固权力,几乎长达整个任期,于是无心作正事;待权力巩固之后任期已近结束,无心再有作为。换一届当政者,周而复始。
   整个中国,靠惯性运作,当政者的主题,除了经济,还是经济。至于政治民主与社会开放等话题,连碰都不敢碰。对重商主义的中华民族而言,只要统治者不发动类似文革或大跃进那样的破坏行动,国民经济自然会积累式发展。只可惜,这个被新专制主义牢牢束缚的古老民族,如今,除了钱,还是钱,无从着眼人类普世价值。在文明上,这个民族,被与世隔绝。
   从赵紫阳生前录音到李鹏六四日记,我们都看到了,中南海内部权力斗争之激烈,尔虞我诈之肮脏,远超外界之想像,惟以“国家机密”四字所掩盖。
   任何一个单位、一个公司、一个社团,都可能发生内讧,争权夺利。但作为一个执政党,中共内部,尤其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丝毫不比一个普通的单位、公司、社团的表现更体面。中南海里的内斗、倾轧、尔虞我诈,格调之低,言行之肮脏,场面之丑陋,寡廉鲜耻,比诸一般的单位、公司、社团,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为典型的“保守派”和“极左派”。江泽民和胡锦涛两大利益集团的缠斗,几乎耗掉各自的整个任期,拉帮结派,不务正业。有心死守,无意创新。贪污腐化,各谋家族利益。“太子党”群起接班,与“团派”斗得你死我活,则是新一波权争的揭幕。
   有人寄望于温家宝,把他当成中共高层唯一“还有点良心”的人物。究竟如何?温喜欢背诗,却不会写诗,写过一首《仰望星空》,满篇大白话,写不出一句虚实对换的比拟,而那是诗的基本要素(竟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谱为“校歌”!)。温自称读过《红楼梦》,说他最喜欢书中的句子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显示温对《红楼梦》的认识,仅局限于社会学、关系学的实用范畴。俗不可耐。《红楼梦》的精髓是《好了歌》,经典警句是:“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温家宝读不懂,从一个侧面证明温的思维局限;同时证明温智商不高。
   从《零八宪章》思考中国现实,与建设性的反对派对应的却是破坏性的执政党。如此格局,把朝野互动、妥协、和解的任何空间都挤压殆尽,剩下的大概只有革命土壤。
   (本文为作者在“援救刘晓波,推进《零八宪章》公民维权运动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0/08/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