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陈奎德作品选编
·无为而无不为
·台海鼙鼓动天涯——在世界棋盘上的两岸对局
·军队首脑对于对台政策的影响
·北京发布的《美国人权纪录》简评
·全世界网民,联合起来!
·淡然旁观十六大
·五十三年家国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一)东亚的战略重要性获得肯定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三)美国对华政策:历史与走向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四)中国的内政外交
·政治后果:正还是负?
·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从外交知情权看中俄密约
·反美联俄的绝路
·「风行草偃」,天下糜烂
·一厢情愿的外交谋略——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谋及子孙》(1)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五问中南海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来源:纵览中国
   
   八月一日,是中共的建军节。
   
   八十三年前,自从中共建立了这支军队(无论其名为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它就一直属于中共一党所私有。这一支党军,成为该党最重要的政治工具,是该党夺取政权并维系其垄断性权力的「通灵宝玉」。

   
   为了保持对政权的独家垄断,最近几年,中共官方报刊上,曾经充斥了抗拒、批判「军队国家化」的言论,从最高军头到高级将领,个个唯恐表态不力。
   
   
   但是,今年,此类抗拒「军队国家化」的声音却消沉下来,未见鼓吹「党军」的滚滚浊流了。同时,据报道,中国大陆主要网站甚至对军方借美韩军演鼓吹军国主义的言行也采取了消极的、抵制的态度。
   
   
   不难看出,虽然还会有反复,但「军队国家化」已成了滔滔大势,不可阻挡。中共的「党军论」正在失去合法性,失去势头,日益退却,未敢嚣张了。
   
   
   纵览全球,在21世纪,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个政治组织,是公开反对「军队国家化」主张的吗?笔者孤陋寡闻,但就我的见闻范围,除了中国共产党之外,答案是没有。就连鼓吹「先军政治」的流氓军国主义国家北韩,也不敢宣传该劳动党垄断军权的「党军论」。
   
   
   甚至,就是在中国,如果查看一下中共主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不敢明文写上中共报刊鼓噪的「党指挥枪」,即「党军论」——国家的武装力量须掌握在某个政党手中——这样的词句。该宪法所载的有关条文是:「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
   
   
   因此,即使在中国,反对军队国家化,也是违宪的行为。
   
   
   65年前,1945年10月10日,国共两党共同签署了《双十协定》「一致认为,…...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的途径」。一个多甲子的岁月过去了,如今,倘若连「军队国家化」这一堂堂的现代国家的基本准则也不能在中国合法化,中国政治之落后野蛮,当令世界侧目。
   
   
   反观台湾,国民党,这个共产党长期的冤家对头与合伙伴侣,同时也是吸吮了列宁主义狼奶的异父兄弟,它的军队,经过长时期脱胎换骨的演变,与民主化几乎同步,从早先的抗拒、疑虑,到后来的完全接受,由党军转型成了真正的国家军队。这其实是一个列宁主义政党转型为现代政党的艰难的历程。
   
   
   这条路一步一步走来是相当困惑和艰险的,在历史转折的关头,常常令人产生不祥的预感。1988年,蒋经国总统骤然去世,李登辉先生就任总统,郝柏村先生执掌军权,其势极其微妙,千钧一发。但郝先生,虽与李先生政见不同,但作为一位中华民国的军人,他最终遵从了宪法的法统,顶住了最高权力的诱惑,没有演出一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血腥戏剧,足以为后世礼赞。
   
   
   在2000年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之际,民进党的当选总统陈水扁在「国家机密档案空白的危机」中曾说,「过去民进党被军中列为『三合一敌人』,他也被认为是台独同路人,他一夕之间成为三军统帅,军方有疑虑是正常。」但是在投票截止时,参谋总长汤曜明(国民党员)在电视上公开宣示:「不论是谁当选,中华民国的国军都会效忠新的三军统帅,会效忠新的国家元首、新的总统。」这就表明,至此,在台湾,军队已经国家化,它已经独立于政党竞争之外,再也不是党军了。
    
   台湾的历史幸运在于,它避免了一场很可能引发政变、流血的转型。这是台湾政党轮替中军队国家化、中立化的重大成就,值得大书特书。
   
   
   中国大陆能否走上类似台湾的军队国家化之路,目前尚在未定之天。虽然中共高层个别人竭力抗拒军队国家化,但从种种迹象看,一些导向军队国家化的因素已经在萌芽、壮大。今年,在中国,「党军论」的萎缩,抵制军国主义的暗潮汹涌,就是重要征兆。
   
   
   中共的解放军在文革初期,残酷镇压民众,后又直接介入国内派系政治——实施毛泽东的」三支两军」。1989年,作为维护中共垄断政权的「党军」更是枪口对内,犯下六四屠城,残忍射杀学生与市民的滔天罪行。这些罪行,昭昭在目,成为解放军中稍有宪政知识和基本良知的官兵的耻辱与心病。一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军人,更是痛心疾首,引以为奇耻大辱。据报道,2001年在中国内外流传的一份《军方改革派意见书》,就是这样一种共识的浮出水面。他们明确希望军队改制,使军队真正成为非政治组织,与内政保持距离,对国内政治严守中立,不参与政治竞争,忠诚地履行宪法赋予的对外的国防职责,藉以彻底洗刷军人的历史耻辱。
   
   
   军队国家化,作为最基本的现代政治常识,已逐渐成了中国年轻一代多数军人的基本意识。鉴于现代国家对军人教育程度要求的日益升高,鉴于当代信息流通的日益不可封锁阻隔,这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军人数量与质量亦将快速成长,成为军中的主导性力量,从而推动军队的国家化。
    
   这一天不会太远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0/08/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