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槟郎文集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槟郎
     
     这是南京的繁华的一条街
     以李白的三山半落青天外得名

     我却知道这里曾经是刑场
     一代狂傲才子金圣叹在此丧命
     而今车水马龙人流匆匆地过往
     谁知我悲叹为民请命文人的不幸
     
     金圣叹,你一代奇人文士
     生逢于大明末代的浑浊之世
     便也自绝于科场而放诞于民间
     却将一腔热血评点于水浒传
     激动了一个动乱时代的人心
     只是评点水浒易文人上梁山难
     
     你悲愤过阉党缇骑糟蹋苏州
     你为五人墓碑记上的志士扼腕
     你谢绝李自成张献忠入伙的邀请
     你敬佩清军入南京城秋毫无犯
     甚至新主顺治也是你的粉丝
     官民之别比夷夏之分更不一般
     
     是的,如鲁迅说的人肉筵宴
     主与奴的差等社会结构固如斑岩
     满清人来去,只是换了主子
     奴隶一样赋税征役挨板子杀头
     我理解你哭顺治的泪水出于真心
     这个洋人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明君
     
     皇家高高在上离小百姓很远
     做官吏的总是榨取人民的血汗
     几千年不变的中国权力格局
     岂是文人们的为民请命能改变
     你却行动了,联络一批苏州书生
     哭孔庙递帖官府控告腐败官员
     
     自古官官相护一手可遮天
     民如散沙任官吏蹂躏如粉尘
     本来是忠君爱民反腐败的哭庙案
     在朝廷专案组笔下诬为大逆反
     一群只能文字担道义的小文人
     任由奸官酷吏施虐于推杯换盏间
     
     南京的繁华的一条三山街
     一代狂傲才子金圣叹在此丧命
     官民之别比夷夏之分更不一般
     只要中国主奴的权力结构不改变
     而今车水马龙人流匆匆地过往
     谁知我悲叹为民请命文人的不幸
      2010-8-13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