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葡萄园女子]
槟郎文集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葡萄园女子

   葡萄园女子
     槟郎
     
     在巢湖东岸边的美丽山乡
     试刀山与紫薇山交成夹角

     大力寺佛塔倒影在水库里
     俯瞰平原上的温泉小镇半汤
     合巢芜高速路上驰车的人
     都能看到守护葡萄园的姑娘
     
     我故乡炎夏的葡萄园女子
     你的眼波像美丽的巢湖水
     你的长发如西山上的藤萝
     你的裸足像水库水般的白皙
     你的爱情比半汤温泉还烫热
     在人间所有的少女中最美丽
     
     你的葡萄园的枝藤很茂密
     你的葡萄又圆又大又甜蜜
     山村的小伙子总是来吃不够
     甜甜葡萄滋润不了爱的心田
     大力寺的和尚尼姑来拿葡萄
     双手合十赞你如佛光中的圣女
     
     豪华轿车停留在高速路边
     钻出三个人走到葡萄园前
     为首的王孙公子摇着折绸扇
     管家和女秘书紧跟在左右
     王孙斜着眼色迷迷地挑逗女子
     美女啊跟着我享受荣华富贵
     
     我是巢湖市里最阔的公子
     我爸爸全地区最有钱有势
     我妈妈守着纽约的巨款豪宅
     我生下便享有洋人的国籍
     大婆二奶小三我都早已厌倦
     跟着我走胜过守着个破果园
     
     葡萄园女子反诘的话未出
     管家抢话说我知道你是谁
     你的情郎品貌的确很优秀
     可他只不过是南下的打工仔
     你可知道富士康有十三跳
     你可知道闹加薪的已被逮捕
     
     公子的管家劝告着傻女孩
     怕你痴想的帅哥死在几跳里
     即使活着也是个永远的穷鬼
     女秘书也假惺惺地上前劝解
     我们董事长可最会怜香惜玉
     惹他生气没有人能活得成
     
     我不认识你是哪家阔少爷
     你这样人要吃葡萄得拿钱买
     其它的废话少说丢了阔脸
     我的爱情如蓝天的白云纯洁
     能拿富贵绑架的只是兽欲
     必被全巢湖山间的女子藐视
     
     豪华轿车开走后的第三天
     打工仔被跨省追捕押回巢城
     当天晚上便蹊跷地冲凉水死
     第五天公检法司联合来强拆
     反抗的刁女与葡萄园化为灰烬
     这里便建起一家外资的工厂
     
     在巢湖东岸边的美丽山乡
     试刀山与紫薇山默默地哀伤
     大力寺僧尼为一对情侣做法事
     小镇半汤的温泉也降了常温
     合巢芜高速路上驰车的人
     常常到情侣的合葬墓上献花
     
     我故乡炎夏的葡萄园女子
     你的眼波像美丽的巢湖水
     你的长发如西山上的藤萝
     你的裸足像水库水般的白皙
     你的爱情比半汤温泉还烫热
     而今又成为槟郎诗歌中的传奇
      2010-8-8
(2010/08/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