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艾鸽六四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83回:临产前夕孕妇逼坠 为求饭碗村民吞声
   
    自由苑: 声声叹
   
    山光凝暮月悠悠,
    凄凄宿雨影绝秋。
    莲枯藕败,
    根腐木朽。
    寒蝉、孤烟、窄道,
    绝壁、瑟草、幽流。
    不知何兆,休休!
   
    (活灵:光)
    羁泊的云延绵广袤数千里,时儿烟霏之敛, 时儿续踵而至。青年人问题成堆,如茑萝爬蔓,到处纠缠不清。一日,我的摩托车环省采访万里行,来到一边陲山寨。当地的村犬,压根就没见过摩托车,以为是何等怪物,猛追嘶咬,甚至把车子扑倒,连我的裤褪也被咬出一个洞,幸未伤皮肉。有一女孩看见后,过来遏制住恶犬。
   
    她见我如此狼狈不堪,忙赔不是,一脸赧然,我也点首不绝:“已经是救命之恩了!”她带我到竹楼里,说要帮我缝补漏洞。她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条旧筒裙来,说让我先穿上。我笑道:“这那是男孩子穿的?”她不以为然:“你就做十分种的女孩子不行吗?马上就好。”我盛情难却,只好尊命。心中对泰族小仆少如此淳朴,深有感触。男人在她身边脱裤子,她也不会往不安全方面去想。把裤子缝好后,她竟然不急着让我穿上,而又拿出她的上衣来,非要我穿上让她看一看:象不象女孩子?我且当她爱开玩笑,也不在意。她又在我头上插了一朵花:“哇,姑娘,嫁到我们村里来好了!”我双眸一笑:“本小姐暂不出嫁。”少许,我眸波澄谢,绝尘而去,门前篱笆的狗儿,也看主观色不吠叫了。
   
    隔日来到另一小路上,忽见一大脚男子用板车推着一孕妇赶路,他见到我就打招呼:“兄弟,快来帮个忙!”我方知他女人可能要早产了,他急得拼命往医院赶,惟恐生在马路上。我忙把摩托车放在一隐僻处,与他一道推车,以增加行进速度。那男青年说他最近腹泻,久治不愈,没有力气。我便拿出一瓶黄莲素来送给他:“就吃这个,特效。几天就好。”他感谢不及,又问:“我女人怀孕了,不能吃药,可脸上长了个小泡泡,怎么办?”我又拿出一瓶眼药水:“这个有消炎作用,可以试试。”那男人兴奋地:“你怎么会有那么些药?而且,还懂偏方。”我说:“这些普通药,城里很便宜,而乡下严重缺医少药,就顺便捎点送给年轻人。顶替礼物。”他女人突然开口说:“我看这城里人懂点医学常识,要不,请他帮检察一下,看会不会生在马路上?”她男人见老婆这么说,也同意:“是的,请你帮个忙。”我听了脸烧得厉害,心想:要是头疼脑热的,我还不妨一试。就凭我看过那么多医书和悟性好,小毛病,真是一看就懂,一摸就会。可这产前检查,属于医院的专业范畴,虽然从书本上说,无非是触试一下胎位正不正,氧水有没破。可我此时又不在医院工作,不合适去为她检查产道。会特别难堪的。我便百般推脱:“我是记者,不是医生。而且,这马路上也没有卫生条件,如医用专业消毒手套等。还是抓紧去卫生院比较好。”谁知她女人听到卫生院三个字,浑身颤抖:“消毒用品,我家里已经准备的有。原来是打算请人来家中接生的。谁知突然肚子痛,可能发生早产,所以,才往医院赶。可说实话:我们根本不愿去卫生院!大哥,我们返回家中去,求你帮我接生好吗?我看你人不笨的。”男人也附和道:“我们真的不愿去卫生院!”我认为接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便始终坚持必须去卫生院。她男人又揉揉眼睛道:“可如果真的生在马路上怎么办?我可是一窍不通。”我只好安慰道:“放心吧,若真的到那一步,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话说完,我已经默默在作思想准备: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如果她真的在路上临产,我就想办法让小孩子安全出脱,并用身上的水果刀帮她割断脐带,再设法消毒。可令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终于在她生产前我们赶到了卫生院,我也若释重负:若真叫我接生,我恐怕会吓个半死。
   
    天色渐晚,我和那大脚男人仍在院子里休息。忽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啼哭,那大脚男人脸溢春色:“啊,是孩子出世了!”我却觉得这啼哭不象是孩子的啼哭,顿时,有一种不祥之感。果不其然,不一会,见她男人冲了出来,发癫似地抱着头要往院外的山岩石上撞。我忙死死拖住他的手臂:“兄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泪流满面:“医生说,我们没有准生证,就将孩子注射死亡了。”我也急了:“你们是头一胎吗?” 大脚男人哭述道:“我们是在农场工作,农场说给我们安排的指标是明年的。若今年生就开除公职。所以,我们原想偷着生。”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小两口为什么之前异口同声地不愿去卫生院。卫生院的大墙上就贴着雷人的标语: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我仿佛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们。即便我来接生,恐怕也不至于让小孩子死掉。他们是头胎,有什么不可生的?而此时黄瓜菜已经凉了,那小孩子的生命已经被人抛弃到另一个悲哀的世界里了!今天,若不是我死死拽住那男人,还不知要出几条人命呢!
   
    有诗为证:
    山峦起伏世艰难,
    芳随秋歇百花残。
    月弦不掩满目泪,
    托风送来心同颤。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