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80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80回: 风雨之夕澹然如此 朝廷不满究其何人
   
    自由苑:声鹤唳
   
    几多垂尘,
    一树颓痕。
    当初若是忍腥心,
    何落得千古恨。
    如今虽龙袍富贵世袭,
    焉知是非终有晓,
    莫以一时荣耀成贱人。
   
    (活灵:光)
   
    徘徊已久的风草罅隙之音,如断肠玲声嘎然而止。霗霗小雨伴着冷风侵袭,我不寒而栗。湿漉漉的铅云凌空而过,星斗阑干已灭寂。我望着飞漱其间的悬岩峭壁,潮汐如约起伏不平。
    自军人残民的内参发了后,传入我耳中的多是不祥之兆。一位新闻界的人士赠与我小曲一首,称不知是谁写的。曲日:
   
    颂词多投,
    内参少奏。
    大是大非绕着走,
    管它风狂雨骤。
    马屁勤拍,
    异议没有。
    舔得溃胧成鲜艳,
    保你官升碌厚。
   
    又道,党的新三大优良传统:理论联系实惠,密切联系领导,批评别人与表扬自己相结合。
    可我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蝥贼,怎效仿得了?
   
    紫金城外风云骤变,海运仓内浪涛汹涌。一连串的记者因写内参和报道而被打压和威胁,不断发生。惹怒官吏不悦,甚至引起朝廷不满。记者叶研到老山前夕采访,看到有的军事指挥官喜好打人海战术,动不动就说:“不惜一切代价!”死多少军人根本不当回事,只要那些军事指挥官(多是高干子弟)能升官就行。送别的宴会上,叶研站起来含泪对军领导们说:“我们喝的不是酒,是战士的血呀!我不以记者身份。我以老百姓的身份,代表后方老百姓说句话:象‘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军事术语能否不用或少用!”当时,军队领导们听了就沉下脸来。后来,新华社记者到老山时,军队领导们谈到此事,愤愤不平。新华社记者就写了一篇内参送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大怒,批了“严肃查处。”邓小平把内参转给了胡耀邦。胡耀邦没办法,也批了字:“此记者的言论动摇军心。若检查不深刻或平时表现不好,就可以辞退。” 邓小平和胡耀邦的批示传到报社。报社让叶研写检查。叶研写了检查。三分认错,七分申辩。报社也认为记者叶研表达的只是个人的不同意见。不赞成上钢上线。报社未给他任何处方。而叶研的那句话成了新闻界的名言。
   
    这样的事时有发生,连我都碰到一次。深秋,我在报社值班。而办事处的通信员们看到我曾联系成功美国曼哈顿巴黎舞团来中国演出,北京开幕,昆明闭幕。他们也就想搞了一场中国青年报的读者大联欢,计划租用了当地的万人体育馆,还邀请了崔健等歌星来演唱。我也问过他们有没有经过文化部门批准。他们以为受邀人被批准,就是文化部门批准了,就回答我已经批准了。而事后当地的文化部们认为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后来告到胡耀邦那里。胡耀邦批示要严肃查处。报社也让我写检查。我也是三分认错,七分申辩。最后一段话是:“耀邦同志和报社领导,多次说过:允许改革中有失误,不允许不改革。我始终把这话当作我的动力。”报社把我检查意见报给了胡耀邦。没有附加任何处分。胡耀邦又批字:“看来中青报舍不得处分自己的记者。”后来报社领导没有再找我,也就过去了。后来,中国新闻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报告文学集《混血世界》。
   
    深秋的北京,香山落枫。在北京值班期间我还闯了个大祸。一天傍晚,山西省一地区通讯员发来电话稿:我国一架飞机在山西省内坠毁。通讯员在现场采访,发现飞机坠毁地点距离该地区报社不到两百米。而第二天,该报社竟视而不见,装聋作哑。由于老外不知道,新华社也就没有发稿。我收到电话稿后,马上就编辑好送达夜班总编室,并说明:正因为新华社不发稿,所以有新闻价值。记者部值班记者从众多稿件中,每夜挑出一两份送夜班总编室,一般都能见报。第二天,果然在头版见报《我国一架飞机在山西坠毁》。谁知数日后,中宣部向全国新闻界发出通报批评:中国青年报擅自报道“飞机坠毁”。没有人来找我谈话,但总编辑在会上说了:“我现在成了‘检讨总编辑’,一年到头不间断地写检查。”可人人报不平:国外的飞机坠毁,为什么我们恨不得24小时跟踪报道,而我们自己的飞机坠毁,却不许人报道?!天灾人祸,有什么不能报道的?铅云压顶,虽然这次报社领导没有人找我谈后,可他们的肩头扛着的不也是中青报人的荣辱吗?报社领导有主动承担责任的传统。原总编辑钟沛章27岁被打成右派;原社长佘世光为“清污”问题私约胡耀邦汇报;原总编辑王石,宁做普通记者让贤他人;此时的总编辑徐祝庆也为一些“犯上”的记者编辑承担了责任。
   
    正是:
    总有一种无耻让人无地自容;
    总有一种高尚让人泪流满面。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8/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