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民意是甚麼東西?]
张三一言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意是甚麼東西?


   
   
   張三一言
   

   
   01-00
   
   甚麼是民意?
   不同的民眾(包括每一個人)在某一時間內,對特定問題表達出來的願望和意見就是民意。
   
   
   01-01
   
   甚麼是真民意?甚麼是假民意?
   
   具備以下兩個條件的民意是真民意,不具備的就是假民主。
   條件一:訊息、思想、知識等多頭來源;
   條件二:訊息、思想、知識等可以自由交換。
   
   在共產黨控制訊息,篩選和單方面提供它需要的或真或假的訊息、思想、知識,封網禁書、不准發表超越它規定底綫的言論、以言治罪情況下,民眾表現出來的諸如擁護共產黨、驕傲滿足於崛起、對現實生活感覺滿意和幸福、支持共產黨反對“海外反華勢力”的都是假民意…是假民意。本文初稿貼出時,牛樂吼回應是:“匪区,凡逆党而言必是民意,顺党而言必是官意──判断民意,不是根据少数多数,真名匿名,而是言论的内容和立场。”網友花開一朶回應說:“ 这个经典。”
   
   即在封閉下的多數意見都不能代表多數民意,甚至根本就不是民意,還可能是反民意。
   
   相對而言,因翻牆取得禁區外思想訊息、思想、知識有得對照而產生的維權意識和行動所表現的民意是真民意。在自由民主世界,民眾的意見都構成真民意;例如美國出現擁戰反戰的民意都是真民意。
   
   即在自由開放下的多數意見能代表它自身的多數民意。
   
   現今中國真民意在增量中,共產黨製造假民意在減量中。
   
   
   01-02
   
   民意與政治化
   
   有一種說法:民意(民眾)不關心政治。證據是:所有維權都是具體利益的維權,沒有對抽象政治理念訴求的維權。如果這作為事實的陳述沒有錯,但是作為實質的論述就全錯了。
   
   你到山坑角落去問一問中國的老農民要不要自由民主人權,他們會打開個口得個窿。你要是問他們,村官有沒有要他們交費交稅,他們會有條有理給你說個明白。如果你對他們說:應該得到你們同意他們才可以收費徵稅;他們一定會贊成。這時你說,應該由你們自己決定同意或不同意交稅交費,要你們同意後才能收費收稅,這就是權利和民主。你再問他們要不要這樣的權利和民主看看?
   
   誰能說現在人們對拆遷、“人流”、城管、官威、收費…的反感和反抗不是政治?從這裡可以看到,民眾,尤其是被指為沉默大多數的民眾,是關心政治的,是有政治訴求的;其政治訴求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憲政是不會錯的。
   
   
   01-03
   
   政治化的民意是真民意還是假民意?
   
   在真民意條件具備的情況下,政治化或泛政治化的民意可能是真民意也可能是假民意。
   
   若在非政治議題上蓄意政治化或泛政治化去討論和表達,例如讓大家議論:因為有共產黨領導和維護,所以中國人還能吃狗肉。不論得出正反答案的民意,都不是真民意。反之,擺脫與政治關係得出的民意才能是真民意。若在政治議題上蓄意政治化去討論和表達,說甚麼保衛地方語言文化與政治無關,不論得出是正或反的多數民意,都不是真民意。反之,把保衛地方語言文化與政治掛勾才能得出真民意。
   
   
   01-04
   
   今天的民意必然泛政治化。
   
   過往的共產黨不論言行,凡事都與政治掛上勾,也就是言行都泛政治化;它們之所以敢這麼樣做,那是因為在心理上自信心爆棚,它們認定自己的政治是正確的。現在的共產黨言論都避諱政治,但是,行事則無一不政治化。請大家想想看,今天的共產黨有哪一件事不從“穩定壓倒一切”(即共產黨獨掌政權壓倒一切的政治)着想和行事的?也就是說今天共產黨言說必須去政治化、行動則必定政治化;它們之所以只能這麼樣做,那是因為在心理上明知理虧,認定自己的政治是錯誤的;但是,利之所在,權之必為,行動不得不堅持錯誤。這是今天共產黨必須用謊言統治的根源之一。
   
   在共產黨真理部全力去政治化的同時,有一部分政治精英也反對泛政治化。這是很奇怪也很荒謬的事。
   
   奇怪和荒謬何在?
   
   今天中國中陸,共產黨一黨專政是極權統治,是全能全方位統治。統治的目的是保證一黨專政為工具,以達黨官集團掠奪國資民財目的;或者說其政治就是保權第一掠奪第一。請問,在如是政治下,有哪一件事會與共產黨及政治無關?劉曉波被判11年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楊佳、鄧玉嬌、翁安、石首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拆遷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維權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強迫“人流”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草泥馬熱議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大规模的群体事件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圍觀、散步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广州人为了捍卫粤语與共產黨及其政治無關?
   
   有人這麼說:『中国的真正民意似乎有这么一个心理基础,那就是:“别跟我谈什么国家、民族、政府、税收、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别!因为那跟我无关。”』我只能把它視作站在雲端之上外星高人的高論。
   
   既然中國現實是泛政治化的現實,那麼,人們的言行都以泛政治化回應就理所當然、順理成章。不言而喻,人們現在討論民意都是指民眾關注現實政治社會問題的民意,這類民意能與政治脫勾?能不政治化?
   
   民眾採取政治“与我无关”的態度,正是共產夢寐以求理想政治狀態。用博讯螺杆的話說就是:“在我看来,某些“主流民运”人士的“不涉政治”言外之意,无非是在给独裁者一颗定心丸:放心吧共产党,我们不会颠覆你的政权(因为我没有敌人,所以我也不是你的敌人)。”
   
   
   02-00
   
   網絡民意和多數民意研判。
   
   現今沒有民意統計數字;起碼是沒有可信的民意統計數字。我們感覺到的民意都有局限性;例如,網上表達出來的多數民意;其中,烏有之鄉、人民網、大洋網、易網、新浪、凱迪、海外…各自出現的多數民意。對同一問題、同一事件,都有各自不同的民意,有些還是相反的;顯然,這些都是局限性的民意。但是,無可否認它們都是民意(其中不少是假民意),只是,是否就是中國民眾的多數民意的表達,就值得研究了。
   
   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網民意是由中上層能上網的中青年組成,所以網絡民意只是中國民意中特定一部分人的民意,而不是多數民意。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只是,現在中國有4.04億網民,占全民的3分之1,其代表性不會很差,所以,它即使不是全民大多數的民意,也應該是很大部分的民意(當然包括被洗腦的民意)。
   
   有人說中国为数4.04億的网民很少愿意對公共问题发表意见,所以這些網絡言論不能代表真正的多数民意。這是以主觀判定作為事實,然後根據這樣的事實推導出不能代表真正的多数民意。鐵一般的事實證明是:在鄧玉嬌、楊佳、石首、翁安和草泥馬熱議等中,我們看到的是大多數網民熱衷於對公共问题发表意见。只是,有些人不承認這是民眾意見,或者是不承認這是多數民眾的多數民意。
   
   就近期所見網絡民意而言,很大部分的民意是反共抗共的,反共抗共表現在很多重大事件和熱議話題上面。鄧玉嬌、楊佳、石首、翁安和草泥馬熱議等為突出代表的事件出現一面倒的意見,很能表達人們反共抗共意向,甚至反映出民眾支持暴力抗共的意向。請注意,網絡並沒有出現與這種意向對立的意向,即一面倒地或多數支持擁護共產黨的意向。這是為甚麼?但是,這些還不能成為全國多數民意的根據。
   
   我認為,可以用如下資料推導多數民意:
   
   其一,網絡民意(如前所述);
   其二,中國特產──維權運動;
   其三,大量根據人們生活經歷體驗的文章;
   其四,民間或專家學者研究成果、調查報告(註一);
   其五,國際人權、學術機構等組織對中國的評定;
   其六,自己在國內的親身經歷和感受;
   
   這樣作出判斷會比較全面和可靠。我也作了這樣的探討,得出的結論是:大多數民意主張反抗共產黨暴政,傾向和支持暴力反抗的民意也有很大一部分。
   
   
   02-01
   
   楊佳事件中的多數民意。
   
   有一種很寄怪的理論:一方面指網民不熱衷對公共議題發表意見,當網民對公共議題鋪天蓋地地發表支持楊佳以暴力反暴政的意見時,又說這些意見不代表民意,最低限度不代表多數民意。多數人持同一意見就是多數民意,起碼是表達了願意發表意見的人的多數民意;這是無可否定的事實。至於這些民意是對是錯那是另一回事。把不符合自己口味的民意視為非民意或非多數民意,是主觀立論取代客觀事實的思維,是不可取的論證思維。即使用上形而上的語言,或許可以一時矇騙一些人,但是無法改變其謬誤性質。
   
   在楊佳問題上網民的反映肯定是民意。有人以民意的真確度來否定這樣的民意。民意真確度,最真確的是全民公決;次則民意調查;再次是憑感覺。鄧玉嬌、楊佳、石首、翁安等事件,都有網上民意調查(當然沒有學術機構進行調查那麼準確),加上人們的感覺,結果是:鄧玉嬌得到極大多數民眾支持;楊佳、石首、翁安等得到多數民眾支持。這種民意是無法否定的。如果有人敢提出:絕大多數人反對鄧玉嬌、楊佳、石首、翁安等的思想和行為,你看會得到甚麼樣的回應?
   
   
   03-00
   
   沉默的大多数和表達大多數的關係
   
   有人說只有沉默的大多数才是中國的民意。這有一定道理。但是,人類世界從來沒有出現過“沉默的大多数的民意”這個物品。不過,沉默大多數人的意見都在人類歷史進程中表現出來;是間接地表現出來。當出現一種理論(這理論多是由精英中的一些人從理解和同情沉默的大多数得出來的)得到沉默的大多数認同並跟進行動。這就是沉默大多數的民意。有理論說,每一個人的人權都是不可剝奪的,另一理論說沒有普世價值,只有中國特色。但是沉默的大多数來個波濤洶湧、波瀾壯闊的維權運動。這說明,沉默的大多数的民意是維護權利的不可侵犯。又例如,精英中有革命與反革命、暴力與反暴力針鋒相對之爭,沉默的大多数對此的民意如何?多數民意就表現在鄧玉嬌、楊佳、石首、翁安和草泥馬熱議等中,全國一面倒的聲音中。我從來沒有見過中國民間出現一面倒地支持反革命、反暴力的事件。從這裡,我們可以看見沉默的大多数的民意了。
   
   正因為沉默大多數表現出來的民意,很不合一些鄙視民眾的貴族精英口味,所以,除了在民意問題上詭辯外,同時掀動反刁民論、反暴民論、反流氓論──把民眾悉數打成刁民、暴民、流氓。還把這些謬論加上理性和真理光環,叫說為真理吶喊。
   
   
   04=00
   
   到底是實名還是虛名表達的意見真實可靠?
   
   這要看具體情況決定。幾個實名與虛名者爭論,特別是惡言相向時,一般是真名者誠信高一些。
   
   我與具體的人爭論不會隱瞞我的實名,我的實名在網上網下都是公開的;但是我寫時政評論時則堅持只用被稱為虛名的筆名。我這樣做有一種對中國沒有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會受到權力迫害的抗議的意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