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张三一言
·经济还是精神导致中共解体?
·铁血高压不能堵绝革命
·“比”决定思想胜负
·必须拒绝对个人信仰的外来检验
·改革已死,改革未死
·我們是革命不是造反
·“民主不適宜中國”評析
·見慣不怪的反言論自由權利說法──劉路宣導辯論的“四項基本規則”都不能自
·達賴喇嘛為甚麼會民主?
·占领华尔街,治疗民主癌症!
·評析一些佔領華爾街的觀點
·不相信民主權力和財閥
·漫談風度及其它
·張三評註《秦永敏:和平轉型的充分條件是強大而穩健的反對派崛起》
·諱疾忌醫 民主病亡
·“公開合法理性的非暴力運動”圖騰
·恶魔扮天使,垬三大危险
·亡國家事小,無人權事大
·垬概念導解
·按权力抢劫者功劳分配权力
·今天的民主是少數“精英”獨吞成果?
·標準的專制獨裁極權主義者:王希哲
·英雄与流氓的异同(附马悲呜回应)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政治思想战场:三对一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民主应容忍异见
·請沒有敵人論的余杰們回答:有沒有敵人!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
·王希哲不要造謠!是極左的烏有毛派不願服從民主規則
·无敌论的霸道逻辑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抢披革命外衣
·刘晓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派头
·只可检定合法,不可宣告合法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的三个伪论
·乌坎先兵后理之民主革命成功定论
·无权选特首,平头港人痛
·现代政治文明是要人权不要民主?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知识精英是民运消沉的次罪魁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请王希哲准备为极左毛派担幡买水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发现民主原子
·人有没有民主基因?
·胡天下薄天下即是毛左天下
·为造反正名
·是欲坐天下的野心家困扰中国几千年
·为暴力革命辩护+民主可伴隨暴力
·缺失民主文化的民主
·善恶莫言【不认同强盗是好小偷】
·中国民主,毛左无份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谈毛左势力+从公民运动说到无罪推定
·魔鬼的话:不介意失去这一小撮人
·岂有此理的民主发展阶段说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协商民主之我见
·论民主不打天下不坐天下
·中華民國是革命得民主還是改良得民主?
·“言論自由”糾偏
·談談“民主不是萬能”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集體無意識”睇真滴
·為何進入繁榮反而促進革命?
·“民主來了!”
·從猴王爭奪戰說到認知元民主
·“有缺失民主”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1
·充足的民主不會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 2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張三一言
   

   
   一
   
   語言的自然融合與暴力推行
   
   語言在自由交流條件下融合、成長、淘汰,是正常合理現象。
   
   用政治權力扶強滅弱,獨尊一種文化語言消滅其它語言,是暴政的強盜行為。
   
   兩者要分清,我支持前者,反對後者。
   
   不但是語言文化,連人種也有一個共同的源頭。當這源頭分散各成特點後,就成了不同的民族或地方的語言文化。以同源去否認分殊理由不充分。這些分殊可能再度分化,也可能回頭融合。不論分殊或融合,只要出於自然和自願,都應該肯定和支持。只要分化了,既分化者要保留其特殊點(例如廣東人、客家人、潮州人…保護其地方語論文化),這是人權之一。我們現在說的保護地方語言文化,指的就是保護這種人權。這是保護地方語言文化無法擺脫政治的邏輯。我們現在所說的保護地方語言文化,指的是強勢一方挾持權力壓制弱勢的地方語言文化,而不是指自然自願交流中語言的融合或分殊。在沒有挾持權力情況下,弱勢地方語言文化抗拒強勢的強迫同化,也應支持和肯定。
   
   不管官話民話明話黑話的功能都是交流。各群體、各集團都可以用各種語言爭取利益;地方集團保護地方語言文化是保護地方利益的常態。黑話保護黑集團利益是同一邏輯,只是並不為非黑集團中人的普通人認同而已。
   
   有人為權力暴力改造、推行某一種語言辯論:秦始皇的書同文是自然融合還是暴力推行?書同文對中國文化,甚至對中華民族的意義,應該是非常正面的。
   
   我的回答如下。
   
   其一,認同還是反持秦始皇用暴力焚書坑儒?贊同還是反對西班牙人大屠殺北美洲的阿茲提克帝國和南美洲的印加帝國的印第安人,消滅瑪雅人發明的瑪雅文字和文?
   
   其二,反對暴力推行並不等於反持權力作為。權力用暴力推行反人權反現代人類文明的政經文化制度反對不反對?政權實行條橋造路、發展文化科學經濟、改善民生…可以視作暴力推行來反對嗎?
   
   其三,有誰敢絕對肯定書同文對中國文化,對中華民族的意義是正面和肯定的?若沒有秦之書同文在先,按春秋發展成為異書異文的多元文化(或國家)就一定比大統一的中國好?或再擴大想想,沒有書同文歐洲就一定比書同文的大國負面、劣等?
   
   
   二
   
   普通話和簡體字
   
   我的教育是在普通話和簡體字中完成的,是普通話和簡體的“既得利益者”。我至今在家裡用的還是普通話。只是在我同時使用普通話和正簡體字的幾十年中,深感普通話之不足和簡體字造成之害(這也是我說普通話時不得不時時轉換粵語、客家話補充的原由),所以產生要求改變的願望。對簡體字,我是希望改良,不是要求革命,一棍子打死。我只希望把簡體字混亂情況修正,例如面麵、后後不分等等人們已經指出的諸多毛病加以修正;讓正簡體能一一對應,不生誤解和混亂就可以了。
   
   我主張書面用正體字,手寫隨意。我認為書面回歸正體字並沒有多大困難。只要像以前推廣簡體字那樣,緩慢地、漸進地少量分批在課本媒體上轉換,期予一二十年時間就可輕易完成。對各種電腦輸入法來說,輸入正體簡體並沒有甚麼差別,所以不會成為反對回歸正體字的理由。
   
   用北方話作普通話不是歷史的必然,也不是漢語言自身發展規律使然,而是政治決定:據說,是因為孫中山只選了北方方言與廣東方言作公用語選項,結果是一票之差就變成了今天的局勢,所以這完全是一種偶然使然,是政治使然。
   
   這種出於偶然的政治決定造成的現實並非不能改變的。即使不改變,也不應該霸道到消滅其它地方語言這個地步。
   
   我不反對推廣公共通用和交流用的語言,我只反對把最劣的一種方言──現在的普通話選作公用語言。對現行普通話,我期望付出多些代價用其它更優的方言取代。取代不是消滅。即使真的有一天用了另一種更佳方言作為普通話,那麼,原本用現今普通話的地方也應該保留用它原有語言的權利。
   
   對我的“普通話是劣質語言”說法,貝蘇尼回應說:不贊成地方文化語言比較優劣。對每一個地方的人來說,當地語言文化都是好的,外來的不太好…
   貝蘇尼說法是對的,只是失覺在她把“普通話”當作是一種“地方語言”。為此我作如下回應。
   
   普通話是劣質語言是因為它是“官用民話”
   
   所謂普通話是官用民話的產物。普通話是怎麼產生的呢?
   
   有一種漢民族共用的語言,廣佈於長江以北各省全部漢族地區;長江下游鎮江以上、九江以下沿江地帶;湖北省除東南角以外的全部地區;廣西省北部和湖南省西北角地區;雲南、四川、貴州三省少數民族區域以外的全部漢族地區。此外,在非官話方言區中。眾所週知,匈奴、蒙古、唐、滿官(尤其是近幾百年來的滿官)等等官話(皇語)是眾小勢弱權大的語言;官文化相對落後於漢文化。於是,官被迫學民話用民話。這民話就是上面所指的通用漢話。基於官話權大作用,在學用民話時,因為他們語言中所無,所以學不上,就用權力把具有豐富表達功能的原本十個聲調縮減為四個,於是把聽覺功能喊少了60%。又或者是因為民間所具有的生活、情狀、意境…的詞彙所表述精緻內容為“官族”所無,尤被捨棄了。於是官用民話所產生的新“官話”取代了上述長江北南的原有方言,這就是今天上述公用方言被冠於官話稱謂之由來。這樣的官話怎麼能不劣?現在的普通話就是由官話而來。劣是情理中事。
   
   普通話是劣質語言是因為它是“民用官話”
   
   我想,上述長江北南原本方言就是貝蘇尼所說的與其它地方語言一樣都是好的,都有其優(特)點。問題就出在“民用官話”上面。由於權力決定,民用官話過程中,官不用的民也不得用,官話缺少表達民間精華所指內容為的“語言”,所以民間精華也被取消了。用官話,官話中精華所指的內容為民間所無,所以民用官話就沒有辦法保留官用官話的優(特)點。兩種語言混合,取消雙方的優(特)點,請想一下,會不劣麼?
   
   普通話是“權力出產,必屬劣品”
   
   貝蘇尼說每一個地方的語言都是好的,這很對;但是,它必須是“地方語言”。地方語言是地方人把他們的意願投入所用的方言中,讓語言按自身規律發展;於是每一種地方語言都是歷史提煉、自然發展的產物。當然都是好的。但是,普通話並不是這樣的語言產品。它是政治權力由外部選擇某些方言強行塑造的產物。這種產物特點(劣點)是切斷原有方言的根──若保持它原有的根,就“普通”不起來了。當它推到某一地方時,也不可以接枝於地方,讓它有地方的根──因為一有地方的根,它就失去“普通”了。無根的語言,何能不劣?
   
   
   三
    
   淺談廣東話、客家話的優點
   
   推廣公用語言,不能與地方語言對立起來,為了推廣普通話就要剷除“丟那媽”,是大語言霸權主義的惡霸思想行為。
   
   香港現今用的文字表達,是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毒品。它用同音或加個口邊造字,是沒有文字知識和懶惰行為的結果。實際上,客家話、廣東話的口頭語言,有很大部分有古文字依據的。例如:
   煎鎚,口頭語作煎堆,誤。
   滒蛋,口頭語作窩蛋,誤。
   涫水,口頭語作滾水,誤。
   芫荽,口頭語作芫茜,誤。
   缹粥,口頭語作煲粥,誤。
   穿浜,口頭語作穿幫,誤。
   江珧柱,口頭語作江瑤柱,誤。
   
   可見正本清源用廣東話客家話不但不會造成混亂,如果歷史的偶然決定以客家話或廣東話作普通話,將使中國語言表達力更強,更純真、更中國(更漢)。只是歷史沒有如果。
   
   四
   
   建議發起搶救和保衛地方文化、語言運動
   
   現今問題的實質是獨裁極權掀動和劫持“大語族主義”消滅地方文化語言。民主的台灣則相反,它立法保護少數的客家話和客家文化。保護地方文化語言,在深層意義上說,是反對多數暴政、維護少數權利,是民主反專制獨裁極權的鬥爭。
   
   保留地方文化,保留地方語言,是天經地義的事,是民主的基本權利。用地方自治保留地方語言文化是最佳選項,若排除這些選項,那麼選取地方獨立是順理成章的事。
   
   在地方文化、地方語言面臨被消滅的關頭,我建議發起搶救和保衛地方文化、語言運動。
   
   如果大陸政府不像台灣政府保護客家文化語言那樣保護各地地方文化語言,我建議發起搶救和保衛地方文化、語言運動──因為現在北方勢力已經吹響消滅廣東話的號角;限制粵語空間、“丟那媽”已遭滅頂之災。深圳已經是北話地區。
   
   其中廣東要保護的有客家、潮州、廣東等等文化語言。客家話可建立垮省垮國組織。其它省市有異於普通話的地方文化語言者,亦應發起同樣運動。
   
   
   張三一言 20100718~20100721
(2010/07/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