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张成觉文集
《筆底風雲---二戰名記者朱啟平傳》
·目录+引言
·一 杏花春雨
·二 古城號角
·三 以筆報國
·四 關山萬里
·五 前進總部
·六 塞班之行
·七 天昏海暗
·八 “鷹揚大海”
·九 《落日》光華
·十 花旗歲月
·十一 天翻地覆
·十二 韓戰烽煙
·十三 麗日寒流
·十四 “引蛇出洞”
·十五 完達山麓
·十六 塞上陽春
·十七 神州噩夢
·十八 重返香江
·十九 魂繫故園
·尾 聲
·《药王传奇》
·诗集:歐遊有感 等
·《西域恩仇記》
·《飛將軍之戀》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
·前言
·卷一 ‘天堂’ 篇
·地府篇(1)
·地府篇(2)
·地府篇(3)
·地府篇(4)
·地府篇(5)
·地府篇(6)
·地府篇(7)
·地府篇(8)
·地府篇(9)
·地府篇(10)
·地府篇(11)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一)地利天時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二)八代懸壺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三 )下渡歲月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四)大學時光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五)疾風勁草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七)勇往直前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八)傳薪後輩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九)雛鳳新聲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大洋彼岸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一)光華處處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二)再創新猷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三)縱論人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附錄)
***
·反右要害是违宪及非法
·毛岂曾真抗日---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
·偉大的平凡 -------科龍貝行遐思/朱启平
·游美六首
·歷史豈容任意歪曲---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反共未必可嘉 無言豈必懦夫
·反思必要 懺悔無需---三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
·中國能樹立好榜樣?——也談‘和平演變’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
·痛哉新記《大公報》諸賢---有感于《大公報名記者叢書》
·皖南事变祸根在毛
·项英与毛有私怨
·记名作家翻译家巫宁坤教授
·‘傲笑公卿’无奈君无道--记著名女记者子冈
·狂飙起 杏林大树倾——记中研院院士李宗恩教授
·飞沙走石 岂将红柳折--记著名美学家高尔泰
·中共缘何封十‘帅’
·邓小平为何未‘挂’帅
·折戟沉沙话战神
·包容岂能无限度?---也谈‘蔡元培悖论’
·天涯何处觅孤魂--致亡父
·‘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面北下跪请罪两天半——记母亲的血泪后半生
·40多岁脑萎缩的才女--哀大姐兼忆姐夫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
·57左营八金刚
·是人治而非法治!——谈港台及海外大陆研究的一个误区
·泥土与灰尘——海峡两岸人权状况漫议
·访台散记
·反右先锋卢郁文
·吴晗的无情、无奈与无辜——57干将剪影之二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
·邓拓的‘书生累’——‘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一
·‘大写’的人-胡耀邦——‘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二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
·周扬胡乔木合议
·敢向毛说‘不’的伟大女性——记宋庆龄(大风浪里三君子之三)
·一瞬而成刀下鬼——从汉阳一中冤案说到王任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7月30日,名列“三錢”之一的錢偉長以98歲高齡辭世,大陸當局已宣布將隆重其事,由最高當局主持,以“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規格為之治喪。

   不言而喻,錢氏所獲哀榮順理成章。在網上隨便搜索一下,就有這麼幾條資訊:

   “錢偉長(1912.10.9-)江蘇無錫人,中國著名力學家、應用數學家、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中國近代力學、應用數學的奠基人之一;兼長應用數學、物理學、中文信息學,著述甚豐;特別在彈性力學、變分原理、攝動方法等領域有重要成就;歷任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大學校長,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名譽校長,耀華中學名譽校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七屆、八屆和九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名譽主席。”(百度百科)

   “他是國學大師錢穆的侄子,被尊稱為矮個子的科學巨人。”

   “他幼時家境清寒,身體很瘦弱。18歲那年考入清華大學時,身高只有1.49米。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清華歷史上首位身高不達標的學生’,在就讀的第二學年,竟一鳴驚人地入選清華越野代表隊,兩年後更以13秒04的成績奪得全國大學生對抗賽跨欄季軍。曾代表國家隊參加遠東運動會,跨欄、越野跑樣樣拿手,還是清華足球隊的球星呢。看著他那種自得的樣子,就像童心未泯、喜歡和年輕人拉家常的老爺爺。”

   根據學術成就和社會地位,稱錢氏為人中龍鳳,應非過譽。但聯想起一個星期之前,章詒和在香港書展談“臥底文化”的講座,不能不提出24年前的一件往事:許良英、劉賓雁、方勵之三人倡議,於1987年2月間舉行“反右運動歷史學術討論會”,結果胎死腹中,皆因錢氏向鄧小平告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在1957年毛的“陽謀”中,錢和許、劉均中箭落馬。方是內控使用。錢名列“六六六”(6月6日6教授黑會中人),舉國皆聞,比劉、許更廣為人知。儘管本港報章所云之錢被送勞改並無其事,但“批倒批臭”使其聲名狼藉,精神創傷之巨之深堪稱無以復加。文革中錢雖屬“死老虎”,卻再被揪鬥,下放工廠當工人。一次又一次將之“打翻在地”,並通報全國。對一位科學技術名家如此凌辱人格,在大陸幾乎是絕無僅有。

   不料錢氏完全不念舊惡,70年代中復出後一心向中南海效忠輸誠,將方勵之起草、許良英修改後散發的上述討論會邀請書密呈“今上”,並附函稱:“方勵之是一個政治野心家,他自稱是中國的華里沙;我的問題雖沒完全解決,但與他們不同。”後一句暗示乞求官復原職---清華大學副校長。

   這裡面最惡劣的是妄圖踩著方勵之以求加官進爵,即類乎清代高官用人血染紅自己頂戴上的那顆飾物。而其如意算盤竟然打響,鄧大人龍顏大悅,在下令扼殺反右討論會之餘,金口玉言謂錢氏“表現很好”,要對之重用以示獎賞。

   於是錢氏一步登天,坐上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交椅。雖然在二三十名“同僚”中居於後排,距離前十位還有好大一截,但已算官居一品,比起30年前未反右時那個大學副校長名銜,遠不止連升三級了。

   非但如此。兩年後的那場“風波”裡,錢氏跟“六六六”同仁之一的費孝通一樣,“同黨中央保持政治上的一致”,旗幟鮮明地支持鄧大人“平暴”的血腥決策。並以黨外民主人士身份向青年學生“做思想工作”,起了“偉光正”成員所不能起的作用。

   正是“板蕩識忠臣”,錢氏此舉再次榮獲犒賞。在90年代初的一次全國政協全體會議上,他登上大會講壇作年度工作報告。按慣例這報告是由具有中共身份的政協常務副主席(類似當時的葉選平)負責宣讀的。起碼也是排名前列(五位之內)者才有資格。但這次竟然破例讓一位“中後排副主席”兼非黨人士的錢氏亮相,堪稱聖眷隆矣,在政協會議史上似乎屬空前絕後。

   對於此事,筆者印象至深。因為就在該次會議前夕,我有幸在本港啟德機場面聆“錢副主席---錢校長”的教誨,此情此景,沒齒難忘。

   上面引號內的“錢校長”,是指其時錢兼任上海工業大學校長。他那次蒞港純因應邀為該校公務而來。事畢東道主照例派員送行。我則出於久仰大名的心理隨至機場一睹其伉儷風采。

   以下抄錄舊作:

   “當日我趕到候機大廳時,錢夫婦已先抵達。面對一位心儀已久的大科學家,我自然畢恭畢敬。而他的態度也很隨和,給我平易近人的感覺。得知我同屬57另冊中人,其話語更顯得親切。他說我能回到香港工作,算是運氣較好的一個;他的學生至今還有留在北大荒的,那處境就差得遠了。我肅然聆聽,似乎沒有問他的學生有無向他求助,或他是否能伸出援手拉他們一把。 接著,不知怎的,他忽然主動提到,海外有人批評他無所作為,認為他在推動大陸民主事業方面,不能向當局大膽建言,據理力爭,有負民望。對此,他頗為激動地辯解稱:有些話是此刻說不得的,這是現實,必須正視。如果按照外面那些論者所言那樣做,則自己勢必無法留在目前的位置。那樣的話,以後將會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了,或者說,可能再也別無他人可以(在建制內)說話了。 講到這裡,新華社香港分社一位姓楊的副秘書長來了。差不多同時,霍英東的兩位公子也聯袂而至。他們都恭謹地向錢氏伉儷致候。 錢隨口向楊說了句:你也今天動身去開(全國政協的)會?楊答稱:我是例行公事,坐在底下聽錢老在主席台上作報告。 錢又轉向霍公子問道:‘你們二位陪令尊到北京?’霍回話道:‘父親年紀大了,由我們陪他去好一點。’ 這時,霍英東掛全國政協常委銜,楊是委員。一個乃香港頂級富豪,一個貴為中共駐港高層人員,但政治地位均在錢之下。所以,如同眾星拱月般,霍公子與楊無不對錢尊敬有加。

   …… 由上述錢自明心跡的話,聯想起魯迅有過類似的說法。那是‘左聯五烈士’30年代犧牲後,魯悲憤之余奮筆寫下一篇《中國的無產階級文學與前驅者的血》,請史沫特黎轉發海外。史稱這樣做對魯可能構成危險,魯答稱:中國總得有人說話!可見,魯迅為了替國人說話,置自己的生命安全於度外。而錢則大異其趣。他首先顧全的是自己的官位,為此絕對不說觸犯當局的話。”(《左轉無非求名利》,見博訊網,08-2-17)

   關於“錢校長”的任命,也屬不同凡響。據網上資料稱:

   “1983年鄧小平親自下調令,調任他至上海工業大學任校長一職,並寫明此任命不受年齡限制。”

   結果,錢在任上歷時27年之久,絕對是中國高等教育史上一項前所未有的紀錄。而且上海工業大學1994年與上海科大等院校合併,成為上海大學。規模之大,可與上海交大等老牌名校並駕齊驅。對於該校,錢氏說得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還要補充一點,錢就任時,上海工大在滬上僅屬二流大學。但在其擘劃下聲名漸起。尤應提到,工大一位常務副校長徐匡迪也非等閒人物,後來擢升市長,到歐美公幹大獲好評。最後調任中國工程院院長,再升全國政協副主席。想來錢氏與之惺惺相惜,合作愉快也。

   隨著錢偉長仙去,“三錢”均已作古。此三位吳王錢鏐的後人都晉身大陸科學技術大師行列,真是祖宗有靈。不過,除曾被定為“中右分子”的錢三強外,留學美加的錢學森和錢偉長,都在極權制度下改變了價值觀。錢學森為大躍進時期畝產萬斤糧食做“科學論證”,錢偉長出賣追求民主自由的學者同行,二位均留下污名,為人詬病。不免令人慨嘆: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

   嗚呼尚響。

   (7-31)18:38

(2010/07/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