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张成觉文集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拜讀《對毛澤東鞭屍三百理所應當》(署名:富爾曼,載《觀察》網2010年7月4日),有些想法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特撰此文與作者商榷。

   首先,我認為文中所認同的周濤的說法,即“毛澤東紀念堂不該修,應當鞭屍三百”,是有道理的,筆者完全贊成此種觀點。

   但是,口誅筆伐的“鞭屍”應言之有據,擺事實,講道理;不宜粗暴罵街,尤其忌用文革式的語言。須知對於像毛這樣具有極大欺騙性,且在國內外評價有重大爭議的人物,必須著重從政治思想上深挖狠批,而避免陷於兩性關係、宮闈秘聞的羅列渲染。否則,不僅無法剝開毛所謂“偉大領袖、開國有功”的畫皮,並徹底肅清其流毒,反而會授人以柄,激起毛派極左分子的反撲。

   因此,該文開頭在《毛澤東究竟是個什麼人?》的小標題下,以黑體字答曰:“青面獠牙的害人狂”,這種比喻式的表述文風殊不足取。特別是緊接著講:“毛澤東最怕最恨的是知識份子。他無時無刻不在算計讀書人。”而後列舉自1950年毛“絞殺《清宮秘史》”起,到“批判《武訓傳》”,批“俞平白的《紅樓夢研究》”等等,直到1955年的“胡風事件”,這些無疑都是毛的罪行,可是受害者基本上限於“知識份子、讀書人”,故作者的論據顯得不夠有力,其論點(毛是“青面獠牙的害人狂”)似難以引起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工農之共鳴。

   何況稱“胡風事件”為“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大冤案”並不確切。無論清朝的康、雍、乾年間之文字獄,明朝朱元璋的胡惟庸案、方孝孺案等,均屬同類的“大冤案”,毛只是步其後塵而已!

   作者在下面一段講反右,這對於“知識份子、讀書人”,倒是堪稱為“中國有史以來的大冤案”之最。可惜,文章並未進一步指出:此案絕非僅僅把數以百萬計的知識分子打入地獄,更大的惡果是使“萬馬齊喑”,舉國上下幾億人幾乎再無敢講真話者,從而直接導致“大躍進”與“大饑荒”,也打開了通向“文化大革命”的大門。也就是說,儘管反右中入另冊而直接淪為賤民的,以知識分子為主,但自黎民百姓至中共高層,自此無不臣服於毛一人之淫威下,絕大多數變為不敢說不敢想的可憐蟲,極少數則成了應聲蟲。

   此一局面,發展至文革臻於高峰。可以“思想滅絕”概括之。毛罪惡固然罄竹難書,包括作者所舉的“搶、殺”,但從根本上分析,則莫此為甚!蓋扼殺人民“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必然造成民族的愚昧和社會的倒退,這是徹頭徹尾的開歷史倒車,不折不扣的反動!

   該文在“卑鄙無恥的大流氓”字樣下,用6段篇幅描述毛玩弄女性的種種事例。行文極不嚴肅,令人無法苟同。

   作者寫道:

   “據有關專家、學者調查考證,他一生中只有和一個叫‘李氏’的女子正式舉行過婚禮。以後的女士們便羅曼蒂克,帶著燦爛的情感色彩,先同居,後‘同志’,再形成事實婚姻。無論是楊開慧也都是如此這般。後來再擴大規模,全面發展,重點培養。吳廣惠、史沫特萊、馮鳳鳴、孫維世、小芳、大玢、張玉鳳、夏菊露、上官雲珠、白玉蓮、楊麗清……都被這位‘偉大領袖’攬進懷抱,有的還長期霸占。”

   上述“羅曼蒂克,帶著燦爛的情感色彩,先同居,後‘同志’,再形成事實婚姻。”在中共打江山的年代並不罕見,尤其“羅曼蒂克,帶著燦爛的情感色彩”更無可指摘。以此對毛扣上“卑鄙無恥的大流氓”帽子,恐無說服力。

   至於後面被指名道姓的女子,有好幾位據說與毛關係曖昧,但只是傳言,並無實據;另外幾位則有名無姓或鮮為人知,更無從判斷真偽。無論從尊重女性的道德角度,或普通法“疑點有利歸被告”的原則,作者均不應該言之鑿鑿地逐一點名。退一萬步說,就算確有其事,她們也是受害的弱者,不應如此對之給予示眾式的羞辱。老實說,作者此舉實在有失忠厚,值得自省。

   該文後面總結式地歸納稱:

   “毛澤東,這個他自己都宣稱他是“希特勒+斯大林+秦始皇=我”的暴君、青面獠牙的害人狂、血債累累的殺人犯、卑鄙無恥的大流氓、認賊作父賣國求榮的大漢奸、“五人幫”的首犯、反革命家屬(他和江青並沒有離婚),……”

   以上判決式的定性,第一個與事實有出入:毛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將自己等同於希特勒,而且以“馬克思主義者”自詡的他,只自認“馬克思加秦始皇”而非“斯大林加秦始皇”。第二個形容詞“青面獠牙”顯得情緒化而非理性。第三個“殺人犯”也只屬洩憤式的說法,缺乏法律上的嚴謹。指之為“大流氓”則證據不足。而謂其“認賊作父賣國求榮”也有類似的問題。末尾“反革命家屬”不僅是過時的語言,更不構成應被“鞭屍”的理由。何況雖然“他和江青並沒有離婚”,但也從未正式結婚!

   總之,批毛重點應是其1949年登上龍庭後,違背民主自由的時代潮流,推行禍國殃民的政治路線,違反憲法法律,粗暴踐踏人權,惡果累累,民不聊生,甚至餓殍盈野,慘絕人寰。

   事實勝於雄辯。指控毛的滔天罪行應有人證物證,不可意氣用事,誇大歪曲。要把被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恢復事物的本來面目。

   在這方面,該文不少提法或數據經不起推敲。例如:

   “抗日戰爭10年,當時的國軍在前線作戰,死亡3000多萬人。其中包括將軍106人,年輕軍官1500名,馬革裹屍,戰死沙場!”

   一般史書上全面抗戰自1937年“七.七”事變起算,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無條件投降止,歷時八年。倘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起,是14年。上述10年的提法,不知何所據而云焉?

   國軍死亡人數斷無3000萬之多,應為300萬。其中包括將軍206名,指的是陣亡者。而年輕軍官不知以何為準?但相信僅18至20歲此一年齡段內,殉國軍官亦絕對不止1500名。數據兒戲如此,豈能取信於讀者?

   再如下面這句:

   “據權威人士和有關專家按照翔實的檔案統計,幾十年裡,一共殺了4千萬人之眾!”

   是什麼意思?“幾十年裡”,哪年起,哪年止?不知道。“殺了4千萬人”,是整數,剛好一個不多,一個不少嗎?資料來源為何?“權威人士和有關專家”都是什麼人?姓甚名誰?“翔實的檔案統計”,國家檔案局一家?還是各省、市、自治區檔案局都在內?語言含糊若此,說了與沒說何異?

   又如:

   “從延安到西柏坡,有‘老子黨’撐腰——每年給24萬盧布——殺‘蔣匪幫’”。

   “從延安”開始,到“西柏坡”結束,據查中共中央1935年進駐延安,1948年5月遷西柏坡,1949年3月轉進北平。那麼是1935年至1948年,還是1949年呢?十三四年裡“每年”都“給24萬盧布”,不多不少?試問此事從何得知?

   再如寫張玉鳳的一段:

   “她長得如花似玉,美若天仙,18歲到中南海就被‘偉大的舵手’封為貴妃。以後還給他生了一個‘小紅太陽’。毛駕崩,‘四人幫’垮台,江青成了罪犯。她就要求給她定位、正名——當‘第一夫人’。據傳,官司打到鄧小平那裡。鄧也干脆:‘不能開這條口。以後還有王玉鳳、李玉鳳……那麼多人來要求怎麼辦?’後來,還是作了適當的處理:讓她回去和她原來的丈夫復婚,過一個正常女人的生活。工資仍然以副部長級照發。”

   請問作者是寫小說嗎?張玉鳳的芳容見於報刊上網頁上,真如尊駕所形容的那樣嗎?她幾歲到中南海獲封“貴妃”,後產下龍種,再後要當“第一夫人”,遭鄧拒絕,但仍拿副部長工資,如此等等,誰人提供信息?有無旁證?儘管類似流言不少,但關乎一名有地位的女子之清譽,理應“左耳進,右耳出”,豈能執筆為文白紙黑字使之流播?不怕張女士與你對簿公堂告爾誹謗嗎?

   此外,“第一夫人”的頭銜也不確切。毛屬“先帝”,張氏充其量獲冊封“太妃”,豈能算“第一夫人”?

   他如:“他的‘朋友+兄弟+同志’的‘彭大將軍’也死於非命。”請問引號內出自誰人所言?是毛說的嗎?若然,見於其何時何處的談話?

   以上種種,絕非吹毛求疵,而是求實求真。毛一生為達到其“內聖外王”的“偉大理想”,胡作非為,不擇手段。大話連篇,撒謊成性乃其一大特點。中共亦沿襲此習性,實行愚民政策,造假大行其道。國人受害已久,我們務須撥亂反正,反其道而行之。

   揭批毛罪,肅清毛毒。不正之文風,不容姑息。願與同道共勉,並歡迎識者賜教。

   (7-5)21:25

(2010/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