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曾节明文集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西班牙胜巴拉圭队的时候,我就料定德国队进不了决赛了。果然,德国队再次负于西班牙,而且输得很窝囊。西班牙半决赛上战胜德国,比他们战胜巴拉圭队轻松许多。
     比赛结果既印证了的我的预判,又颠覆了我原有的设想格局(永远不可预测,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我原先判断德国队夺冠的形势大好,因为德国队的劲敌意大利队和巴西队都已出局,西班牙队碰上了巴拉圭队。以西班牙队的技术,打严谨有余、灵活不够的德国队有把握,但打防守好、球风硬、技术细的巴拉圭队会很不好打。结果西班牙队福星高照,靠比利亚的一个进球淘汰了巴拉圭,而巴拉圭队先进球却被判越位,慢放显示:这个“越位”球很不明显。西班牙队向来心理素质不佳,只善于踢顺风球,如果拖到罚点球,一定是巴拉圭赢。其实,全场比赛,巴拉圭队并不乏战胜西班牙的机会,只是没把握住而已。
    如果巴拉圭队获胜,德国队一定夺冠,因为无论是巴拉圭、乌拉圭还是荷兰,都没有阻挡今天的德国队整体进攻的本领。

    现在全世界只有西班牙队和意大利队有克德的本领。意大利队一直是德国队的克星,德国队分别在1970、1982、2006三届世界杯上被意大利干净利落地淘汰出局,连罚点球的机会都没有;而西班牙队成为德国队难以逾越的障碍,是近几年的事。为什么只有意大利队一直能克制德国人?这是因为意大利的传统球风克制德国队:意大利队向来防守好、球员小技术占优、也比较灵活,且全队战术油滑多变,善于钻空子,因此严谨的德国队碰上老油条意大利,就象集团军跟游击队拼巷战。
    1998年以前,德国队胜西班牙是没有大问题的。西班牙为什么会变成德国队的新障碍呢?这是因为德国发生了大变化,自我抛弃了以前克制西班牙的长项——德国队以前凭以克制西班牙的“空战”能力,在勒夫变法之后没有了。
    七月八日凌晨的这场比赛,几乎就是2008年欧锦赛决赛的翻版,德国队百折不挠地与脚法大师西班牙斗脚法,结果象一群年轻的猴子一样被玩得团团转。此前,德国队尚可凭借丰富的战术套路——通过多变的集体的穿插跑动和衔接,瓦解战术纪律低下的阿根廷队,但这种地面华丽进攻的足球,一碰上个人技术同样精湛,兼战术素养高超的西班牙队,就必然行不通了:你会玩八卦阵,人家布下天罡北斗阵,让你无隙可乘。君不见在西班牙人轻灵的拦截、抢断下,德国队的地面推进几乎过不了中场,德国队的进攻,如重拳打蚊子、奔命而无所获,而西班牙人控球推进却如凌波微步,轻轻松松地制造着一次又一次的门前机会——要是托雷斯状态好的话,比分决不止一比零。
    好钻牛角尖的德国人,在勒夫的命令下死打地面进攻套路,殊不知西班牙人一个个也有着高智商的战术头脑,早在站好了位置,找对了各自的抗敌的抗敌区间、路线,德国人跑出几身汗也跑不出一个空档,一对一又没有突破对手的技术,这样耗下去焉能不败?
    地面足球是西班牙队称霸世界的法宝,对付西班牙队,必须打“空战”,而决不能与他们在地面斗阵法、斗脚法,以德国队的二流个人技术水准,与现在西班牙队比技战术,只有死路一条。勒夫却指挥德国队,专门与西班牙队斗脚下技术,他硬要与龙王比宝。大概四比零胜阿根廷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完全忘记了两年前是如何丢掉近在咫尺的欧洲冠军奖杯的。
    其实,西班牙队绝没有“铁布衫”式的难破金身,本次世界杯,小组赛他们就输给瑞士,去年在联合会杯上,美国队打出橄榄球式足球,不是干净利落地打了西班牙一个二比零吗?冷门之冷,连老狐狸米卢都猜错了。这应了中国一句俗话:“乱拳打死老师傅”。
    西班牙队的弱点是身材矮小,体能和心理素质不是很好,打这种球队必须尽量少走地面、必须长传冲吊、高举高打、猛冲猛打,必须加强中前场的抢断...总之要以刚猛的“空战”,冲乱西班牙的章法,令其脚法优势发挥不出来。
    这种“空战”式足球,要求球员身材高大、体能充沛、拼尽十足、空间好、头球准确,这些条件德国队齐齐具备,而且几乎是完美地具备:德国队平均身高达一米八五,是本次世界杯身材最高的球队,队内拥有头球好手克洛泽、波多尔斯基、厄切尔、弗里德里希...德国队却放弃这些个制胜优势不用,诚可谓扬短避长,愚不可及。
    下半场直到七十六分钟西班牙队的普约尔进球后,一直打不出流畅进攻的德国人这才急忙高举高打,但是怎么也打不好支持克洛泽的身后球,很明显,因为平时不练,德国人已经忘记长传冲吊该怎么打了。另外时间也不够了。
    德国队的失败非常可惜,一球输给西班牙队,令他们大胜英格兰、阿根廷的意义付诸流水,好不容易打到这份上,仍然拿不到冠军。对西班牙这场比赛,如果上来的是英格兰队、瑞典队、甚至挪威队,西班牙队很可能得再次掉落于《悲伤的西班牙》的泪水旋律中。
    通过这场比赛可以看出:勒夫是精明的教练,却不是一个聪明的教练——在同一处地方摔两跤的教练决不是一个聪明的教练。勒夫把德国队的战术制胜力发展到极致,在二流技术的基础上创造出一流的观赏性足球,不能不说他创造了奇迹,全世界只有德国人才能有这样的创造,但他在战略上却同时犯下小学生般的错误。
    勒夫并不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他渴求冠军,但他又想漂亮地获得冠军,他发了疯地追求完美,为此不顾德国人的条件而钻入牛角尖,暴露出痴迷的理想主义色彩。勒夫是一个典型的德国人,勒夫身上,深刻地镌刻着德意志民族的几乎所有特点——冷静、顽强、战术上的极端聪明和战略上的极端愚蠢...
    不断地打出漂亮的战役却不能获得最后胜利,这就是德意志民族的局限性。小组赛的时候,面对德国记者的嘲讽,英格兰前锋鲁尼回击德国人说:“...重要的不是如何开始,而是如何收场...”这句话堪称经典。
    因为这个原因,我敬佩德国人,但却很难钦佩他们。
   
   曾节明 写于2010年七月九日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0/07/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