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曾节明文集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英足总“邯郸学步”
   
    我原来是很喜欢英格兰足球队的,一是这个队盛产影星般的帅男,从莱因克尔到麦克马纳曼、希曼到贝克汉姆、欧文、费迪南德到兰帕德;二是因为这个队历史上总是富于激情,决不保守,就如英超一样,比赛起来节奏飞快,恍若高速永动机——传统的英格兰队,在比赛中就象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三是因为它好像总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就如英国人的神秘性格一样,你总猜不透它——打疯了,它可以四比一痛宰荷兰(1996年欧锦赛)、五比一横扫德国(2002年世界杯预选赛)...试问国际一级赛事中,谁能打荷兰四个球、打德国五个球?巴西、阿根廷都做不到,全世界只有英格兰能做到!
    但通过本次世界杯,我对英格兰队终于失望了,因为英格兰队的这些魅力逐渐丧失,英格兰足球的发展战略一错再错,以致于江郎才尽、后继乏人。

    最大的失望是,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低得惊人。
    1990年老罗伯逊率领加斯科因、莱因克尔、皮尔斯等一批队员,打到世界杯第四名,那时人才利用效率还是相当高的,客观的说,莱因克尔这批人没有夺冠的实力,得第四名已经最充分地实现其价值了;
    1996年欧锦赛上,维纳布尔斯率加斯科因、谢勒、麦克马纳曼、安德顿、索斯盖特、希曼一大批才华横溢的球员,其实力比1990年更上一个台阶,当时英姿勃勃的英格兰队,绝对有夺冠的实力,而且当时在本土比赛,诚乃夺冠称雄的绝佳时机,但年轻的英格兰队在自家门口,硬是没能迈过德国这道老迈的坎,折戟于四强,英国人买单的足球盛宴,最终竟由德国人坐庄;
    1998年法国世界杯,贝克汉姆弯刀初试锋芒、“神奇小子”欧文横空出世...霍德尔率领的英格兰队,绝对有世界杯四强的实力,但在八分之一决赛中,就早早地败阵回家;2002年日韩世界杯,埃里克森拥有费迪南德、杰拉德、贝克汉姆、欧文一大批正值高峰期的才俊,可谓盾坚矛利,此时英格兰队绝对有进四强的实力,且携预选赛五比一狂胜德国之余威,信心爆棚,志在必得,结果却止步于八强;
    2006年德国世界杯,埃里克森率领英格兰队在费迪南德、杰拉德、贝克汉姆、欧文的基础上又增添了全世界最高的足球运动员——两米零几头球高手克劳奇,此时英格兰对仍然有进四强的实力,结果却被葡萄牙阻挡于四强之外;此外,一直有实力夺得欧洲冠军的英格兰队,2000年、2004年均打不进四强,2008年欧锦赛居然连预选赛都未能通过。
    近三十年来,一直有世界杯四强实力的英格兰队仅有一次进入四强;长期有欧洲夺杯实力的英格兰队竟从未夺得过欧洲冠军,长期以来,英格兰队的人才实力,并不逊色于欧洲其他强队,但比之英格兰,德国队三次夺得世界冠军、三次夺得欧洲冠军;意大利四夺世界杯、一夺欧洲杯;法国一捧世界杯、两捧欧洲杯;西班牙两得欧洲杯...就连欧洲二、三流球队丹麦队、希腊队都创造了欧洲捧杯的童话,二十年来,英格兰耗费了以莱因克尔、加斯科因、贝克汉姆为代表的三批世界一流人才,却一无所获,可见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何其之低! 
    拥有大好人才却始终得不到得应有的成绩,在俱乐部挣足了奖杯的贝克汉姆、欧文、杰拉德、兰帕德等俊杰,徒然在国家队耗尽了运动生涯的黄金岁月,眼睁睁地看着对手一次次捧杯,自己却连个奖杯的影子都够不着。
    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之低,与德国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英格兰队拥有夺冠的人才也打不进四强,而德国队如果拥有八强的人才,往往能够打进决赛。
   
    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为何如此之低?
    原因之一是英格兰足球的领导者——英格兰足球总会迷失了方向,扬短避长,病急乱投医,其主要表现就是乱换教练。
    看足球的人都知道英国足球风格是长传冲吊和快节奏(即“英式打法”),这种风格不是哪个领导定的,而是足球在英国的发展进程中自然形成的,它系由英国人的身体条件、民族气质、性格所决定的,因此,英格兰队就适合英式打法——英国人并不以小巧灵敏细腻和柔韧性见长,英国人从事足球的优势在于身材高大、体能充沛、头大、空间感觉好、且性格强悍、富于攻击性,英式打法能够把英国人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
    你让英国人去学西班牙足球,就如同让壮汉去学绣花一样别扭,试想想,如果让与英国足球风格相似的挪威队去学巴西足球,结果会怎么样?结果一定是比原来更糟。
    足球风格本身并无高下之分,每一种足球风格都有其长项。英式打法其实决非一无是处,它简单明了,能够迅速地对对手门前形成压力,能够冲乱对手的阵形,尤其是对那种死守的铁桶阵,高举高打更能够迫使对方失误、容易破门得分,如果长传精准,英式打法会形成巨大的威胁;英式打法对球员的要求很高,它要求球员身高体壮、体能充沛、空间意识好、头球和远射能力强,最重要的一点是:长传要准确。英式打法,全世界数英格兰队和瑞典队打得最好。
    英式打法也非乏善可陈:二战之前,使用英式打法,英格兰队曾经世界无敌;使用英式打法,英格兰队夺得了唯一一次世界冠军(1966年世界杯冠军)、并且在1990年世界杯打进四强;一直采用英式打法的瑞典队夺得1958年世界杯亚军,并且在1994年世界杯上获得第三名。
    英国人的条件和特点决定了英格兰队最适合英式打法、也只用得好英式打法,英国足球要想借用他山之石,也只能立足于自己英式打法的山头上借用,换句话说,英式打法只能改良,不可抛弃,抛弃英式打法去学欧洲大陆足球,恰如邯郸学步。
    但英足总却总想革掉英式打法,英足总的官员们,大概是觉得英格兰队次次都该夺冠,英格兰队拿不了冠军,全怪英式打法拖了后腿;更有可能的是,英国人看见对岸的法国、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玩足球玩得是这样漂亮和潇洒,实在捱不下面子,于是迁怒于自己的足球传统。英国人为了面子丧失理性的习性,与中国人是很有几分挂像的。
    于是乎,英足总把老罗伯逊一脚踢开,老罗伯逊是1990年把英格兰队带到世界杯四强的功勋教练。老罗伯逊带英国队,练的是改良英式打法,即在老式英式打法的基础上引进一些相对细腻的战术套路,这本是最为正确的学习方向,打到世界杯第四已经是英格兰队实力的充分体现。英国人应该想一想,老罗伯逊走后二十年,英格兰队有没有再进过四强,不管是世界杯还是欧洲杯?
    被英足总选来接任老罗伯逊的泰勒,抛弃老罗伯逊的改良路线,复辟英式打法中的糟粕,结果把英格兰队带到(美国)世界杯预选赛遭淘汰的耻辱境地(输给挪威队)。预选赛就遭淘汰,这在1966年后的英国足球史上还是首次。
    英足总继而走向另一个极端,请来维纳布尔斯,完全抛开英式打法学欧洲大陆技术流,倒也练出几分成就:在1996年的欧锦赛上,英格兰队打出赏心悦目的准技术流足球,其细腻的短传进攻,把猝不及防的荷兰人打了个四比一。1996年的英格兰队,被公认为迄今为止最具观赏性的英国国家队。
    维纳布尔斯之所以能够暂时革命成功,是因为他拥有打准技术流的本钱——当时英格兰队有麦克马纳曼、谢林汉姆这样技术好的球员,更重要的是,当时拥有技术全面的传控球好手加斯科因作为中场核心,而加斯科因这样长于控球、善于突破的天才球员,英国人三十年难出一个。维纳布尔斯的运气真好。
    维纳布尔斯率领的伪英格兰准技术流球队,比起赛来固然漂亮,但实际效果却并不很好。这种球队,对付相对粗疏一些荷兰队固然能够八面威风,但碰上西班牙这样更为细腻精致的技术流典范,就捉襟见肘了——来刚猛的西班牙人怕你,但玩细活,在西班牙人面前,你英格兰就是班门弄斧了。1996年欧洲杯的第二轮对西班牙。在中场疲于招架的英格兰队,全凭裁判的误判(将西班牙的漂亮进球吹出来)护送过关。
    维纳布尔斯发起的技术革命成果,虽然一时光彩,但注定难以为继,因为英国的足球土壤,培养不出足够的技术流球员来支持维纳布尔斯足球革命事业。加斯科因至今后继无人就是最好证明。
    但维纳布尔斯的下课倒肯定不是因为英足总觉悟到革掉英式打法行不通,而大抵是因为维纳布尔斯带队在本岛也拿不到半个冠军,反倒在女王面前成全了宿敌德国人,英足总倒足了面子。 
    维纳布尔斯的继任者霍德尔,修正了维纳布尔斯的伪英路线,但保留了维纳布尔斯所引进了一些细腻的战术套路,重新把英格兰队带上了改良的正确轨道。霍德尔重用曼联新星贝克汉姆,并且发掘了十七岁的欧文,他整合出的那支朝气蓬勃的英格兰队,在法国世界杯预选赛上力压意大利队,以小组第一出线。
    在世界杯第二轮,英国人不幸碰上巅峰状态中的阿根廷队,在贝克汉姆被罚下的情况下,英格兰队顽强地逼平了对手,最后惜败于点球。明明是运气问题,霍德尔何错?但英足总后来却以霍德尔对残疾人的不当言论(霍德尔称残疾人之所以残疾是上辈子的报应)将其炒鱿鱼,试问,霍德尔对残疾人之不敬与足球何干?英足总要的到底是优秀的足球教练,还是道德家楷模?
    赶走霍德尔后,英足扶凯文.基冈上位,凯文.基冈几乎是泰勒第二,他奉行复古倒退路线同时,引入意大利足球的一比零主义,长传冲吊加马桶阵,活活扼杀欧文、贝克汉姆在场上的青春活力。结果打得2000年欧洲杯小组赛都出不了线。当年十月,在伦敦老温布利球场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赛后该球场要改造),青春才情的英格兰队零比一输给老迈平庸的德国队,再次让英足总搁不下老脸,凯文.基冈不得不引咎辞职。
    基冈下课后,英足总似乎对本国教练丧失了信心,花重金请来意甲名帅,瑞典人埃里克松。埃里克松老谋深算、四平八稳,善于对付德国球队,他成功地把英格兰队改造得比意大利队还像意大利队,并于2001年在世界杯预选赛上创造了五比一横扫德国队的奇迹。但埃里克松的业绩到此为止,他带队打了两届世界杯、一届欧洲杯,次次栽于八强,未能前进一步。02年之后,埃帅日趋保守,打马桶阵足球犹嫌不够,竟发展出全队死缠烂打假摔赚任意球、靠贝克汉姆罚球过关的一比零战术。在埃里克松的调教下,英格兰队不仅不能折桂,还变得前所未有的丑陋。
    埃里克松拿着四百万英镑的年薪却始终原地踏步,还爆出了“酋长门”事件丑闻,英足总终于怒不可遏,于2006年将其作瘟神送走;埃里克松的极端丑陋风格,让英足总丢尽了脸面,于是毅然启用本岛教练麦克拉伦,并聘请前技术革命家维纳布尔斯加以辅佐。果然如当年维纳布尔斯一样,麦克拉伦高举控球和进攻足球的大旗,为此还傲慢地将长传冲吊专家贝克汉姆赶出国家队,以图实现全队技术流风格的统一。可问题是,加斯科因在哪里?当年维纳布尔斯所仰赖的那批打技术流的人才在哪里?没有能打技术流的人才,英国足球的“二次革命”很快煮成夹生饭——2007年的冬雨中,英格兰人在伦敦温布利新球场上,被欧洲二流球队克罗地亚队踢出了欧洲杯,创造了二十年最差成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