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曾节明文集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英足总“邯郸学步”
   
    我原来是很喜欢英格兰足球队的,一是这个队盛产影星般的帅男,从莱因克尔到麦克马纳曼、希曼到贝克汉姆、欧文、费迪南德到兰帕德;二是因为这个队历史上总是富于激情,决不保守,就如英超一样,比赛起来节奏飞快,恍若高速永动机——传统的英格兰队,在比赛中就象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三是因为它好像总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就如英国人的神秘性格一样,你总猜不透它——打疯了,它可以四比一痛宰荷兰(1996年欧锦赛)、五比一横扫德国(2002年世界杯预选赛)...试问国际一级赛事中,谁能打荷兰四个球、打德国五个球?巴西、阿根廷都做不到,全世界只有英格兰能做到!
    但通过本次世界杯,我对英格兰队终于失望了,因为英格兰队的这些魅力逐渐丧失,英格兰足球的发展战略一错再错,以致于江郎才尽、后继乏人。

    最大的失望是,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低得惊人。
    1990年老罗伯逊率领加斯科因、莱因克尔、皮尔斯等一批队员,打到世界杯第四名,那时人才利用效率还是相当高的,客观的说,莱因克尔这批人没有夺冠的实力,得第四名已经最充分地实现其价值了;
    1996年欧锦赛上,维纳布尔斯率加斯科因、谢勒、麦克马纳曼、安德顿、索斯盖特、希曼一大批才华横溢的球员,其实力比1990年更上一个台阶,当时英姿勃勃的英格兰队,绝对有夺冠的实力,而且当时在本土比赛,诚乃夺冠称雄的绝佳时机,但年轻的英格兰队在自家门口,硬是没能迈过德国这道老迈的坎,折戟于四强,英国人买单的足球盛宴,最终竟由德国人坐庄;
    1998年法国世界杯,贝克汉姆弯刀初试锋芒、“神奇小子”欧文横空出世...霍德尔率领的英格兰队,绝对有世界杯四强的实力,但在八分之一决赛中,就早早地败阵回家;2002年日韩世界杯,埃里克森拥有费迪南德、杰拉德、贝克汉姆、欧文一大批正值高峰期的才俊,可谓盾坚矛利,此时英格兰队绝对有进四强的实力,且携预选赛五比一狂胜德国之余威,信心爆棚,志在必得,结果却止步于八强;
    2006年德国世界杯,埃里克森率领英格兰队在费迪南德、杰拉德、贝克汉姆、欧文的基础上又增添了全世界最高的足球运动员——两米零几头球高手克劳奇,此时英格兰对仍然有进四强的实力,结果却被葡萄牙阻挡于四强之外;此外,一直有实力夺得欧洲冠军的英格兰队,2000年、2004年均打不进四强,2008年欧锦赛居然连预选赛都未能通过。
    近三十年来,一直有世界杯四强实力的英格兰队仅有一次进入四强;长期有欧洲夺杯实力的英格兰队竟从未夺得过欧洲冠军,长期以来,英格兰队的人才实力,并不逊色于欧洲其他强队,但比之英格兰,德国队三次夺得世界冠军、三次夺得欧洲冠军;意大利四夺世界杯、一夺欧洲杯;法国一捧世界杯、两捧欧洲杯;西班牙两得欧洲杯...就连欧洲二、三流球队丹麦队、希腊队都创造了欧洲捧杯的童话,二十年来,英格兰耗费了以莱因克尔、加斯科因、贝克汉姆为代表的三批世界一流人才,却一无所获,可见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何其之低! 
    拥有大好人才却始终得不到得应有的成绩,在俱乐部挣足了奖杯的贝克汉姆、欧文、杰拉德、兰帕德等俊杰,徒然在国家队耗尽了运动生涯的黄金岁月,眼睁睁地看着对手一次次捧杯,自己却连个奖杯的影子都够不着。
    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之低,与德国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英格兰队拥有夺冠的人才也打不进四强,而德国队如果拥有八强的人才,往往能够打进决赛。
   
    英格兰队人才利用效率为何如此之低?
    原因之一是英格兰足球的领导者——英格兰足球总会迷失了方向,扬短避长,病急乱投医,其主要表现就是乱换教练。
    看足球的人都知道英国足球风格是长传冲吊和快节奏(即“英式打法”),这种风格不是哪个领导定的,而是足球在英国的发展进程中自然形成的,它系由英国人的身体条件、民族气质、性格所决定的,因此,英格兰队就适合英式打法——英国人并不以小巧灵敏细腻和柔韧性见长,英国人从事足球的优势在于身材高大、体能充沛、头大、空间感觉好、且性格强悍、富于攻击性,英式打法能够把英国人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
    你让英国人去学西班牙足球,就如同让壮汉去学绣花一样别扭,试想想,如果让与英国足球风格相似的挪威队去学巴西足球,结果会怎么样?结果一定是比原来更糟。
    足球风格本身并无高下之分,每一种足球风格都有其长项。英式打法其实决非一无是处,它简单明了,能够迅速地对对手门前形成压力,能够冲乱对手的阵形,尤其是对那种死守的铁桶阵,高举高打更能够迫使对方失误、容易破门得分,如果长传精准,英式打法会形成巨大的威胁;英式打法对球员的要求很高,它要求球员身高体壮、体能充沛、空间意识好、头球和远射能力强,最重要的一点是:长传要准确。英式打法,全世界数英格兰队和瑞典队打得最好。
    英式打法也非乏善可陈:二战之前,使用英式打法,英格兰队曾经世界无敌;使用英式打法,英格兰队夺得了唯一一次世界冠军(1966年世界杯冠军)、并且在1990年世界杯打进四强;一直采用英式打法的瑞典队夺得1958年世界杯亚军,并且在1994年世界杯上获得第三名。
    英国人的条件和特点决定了英格兰队最适合英式打法、也只用得好英式打法,英国足球要想借用他山之石,也只能立足于自己英式打法的山头上借用,换句话说,英式打法只能改良,不可抛弃,抛弃英式打法去学欧洲大陆足球,恰如邯郸学步。
    但英足总却总想革掉英式打法,英足总的官员们,大概是觉得英格兰队次次都该夺冠,英格兰队拿不了冠军,全怪英式打法拖了后腿;更有可能的是,英国人看见对岸的法国、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玩足球玩得是这样漂亮和潇洒,实在捱不下面子,于是迁怒于自己的足球传统。英国人为了面子丧失理性的习性,与中国人是很有几分挂像的。
    于是乎,英足总把老罗伯逊一脚踢开,老罗伯逊是1990年把英格兰队带到世界杯四强的功勋教练。老罗伯逊带英国队,练的是改良英式打法,即在老式英式打法的基础上引进一些相对细腻的战术套路,这本是最为正确的学习方向,打到世界杯第四已经是英格兰队实力的充分体现。英国人应该想一想,老罗伯逊走后二十年,英格兰队有没有再进过四强,不管是世界杯还是欧洲杯?
    被英足总选来接任老罗伯逊的泰勒,抛弃老罗伯逊的改良路线,复辟英式打法中的糟粕,结果把英格兰队带到(美国)世界杯预选赛遭淘汰的耻辱境地(输给挪威队)。预选赛就遭淘汰,这在1966年后的英国足球史上还是首次。
    英足总继而走向另一个极端,请来维纳布尔斯,完全抛开英式打法学欧洲大陆技术流,倒也练出几分成就:在1996年的欧锦赛上,英格兰队打出赏心悦目的准技术流足球,其细腻的短传进攻,把猝不及防的荷兰人打了个四比一。1996年的英格兰队,被公认为迄今为止最具观赏性的英国国家队。
    维纳布尔斯之所以能够暂时革命成功,是因为他拥有打准技术流的本钱——当时英格兰队有麦克马纳曼、谢林汉姆这样技术好的球员,更重要的是,当时拥有技术全面的传控球好手加斯科因作为中场核心,而加斯科因这样长于控球、善于突破的天才球员,英国人三十年难出一个。维纳布尔斯的运气真好。
    维纳布尔斯率领的伪英格兰准技术流球队,比起赛来固然漂亮,但实际效果却并不很好。这种球队,对付相对粗疏一些荷兰队固然能够八面威风,但碰上西班牙这样更为细腻精致的技术流典范,就捉襟见肘了——来刚猛的西班牙人怕你,但玩细活,在西班牙人面前,你英格兰就是班门弄斧了。1996年欧洲杯的第二轮对西班牙。在中场疲于招架的英格兰队,全凭裁判的误判(将西班牙的漂亮进球吹出来)护送过关。
    维纳布尔斯发起的技术革命成果,虽然一时光彩,但注定难以为继,因为英国的足球土壤,培养不出足够的技术流球员来支持维纳布尔斯足球革命事业。加斯科因至今后继无人就是最好证明。
    但维纳布尔斯的下课倒肯定不是因为英足总觉悟到革掉英式打法行不通,而大抵是因为维纳布尔斯带队在本岛也拿不到半个冠军,反倒在女王面前成全了宿敌德国人,英足总倒足了面子。 
    维纳布尔斯的继任者霍德尔,修正了维纳布尔斯的伪英路线,但保留了维纳布尔斯所引进了一些细腻的战术套路,重新把英格兰队带上了改良的正确轨道。霍德尔重用曼联新星贝克汉姆,并且发掘了十七岁的欧文,他整合出的那支朝气蓬勃的英格兰队,在法国世界杯预选赛上力压意大利队,以小组第一出线。
    在世界杯第二轮,英国人不幸碰上巅峰状态中的阿根廷队,在贝克汉姆被罚下的情况下,英格兰队顽强地逼平了对手,最后惜败于点球。明明是运气问题,霍德尔何错?但英足总后来却以霍德尔对残疾人的不当言论(霍德尔称残疾人之所以残疾是上辈子的报应)将其炒鱿鱼,试问,霍德尔对残疾人之不敬与足球何干?英足总要的到底是优秀的足球教练,还是道德家楷模?
    赶走霍德尔后,英足扶凯文.基冈上位,凯文.基冈几乎是泰勒第二,他奉行复古倒退路线同时,引入意大利足球的一比零主义,长传冲吊加马桶阵,活活扼杀欧文、贝克汉姆在场上的青春活力。结果打得2000年欧洲杯小组赛都出不了线。当年十月,在伦敦老温布利球场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赛后该球场要改造),青春才情的英格兰队零比一输给老迈平庸的德国队,再次让英足总搁不下老脸,凯文.基冈不得不引咎辞职。
    基冈下课后,英足总似乎对本国教练丧失了信心,花重金请来意甲名帅,瑞典人埃里克松。埃里克松老谋深算、四平八稳,善于对付德国球队,他成功地把英格兰队改造得比意大利队还像意大利队,并于2001年在世界杯预选赛上创造了五比一横扫德国队的奇迹。但埃里克松的业绩到此为止,他带队打了两届世界杯、一届欧洲杯,次次栽于八强,未能前进一步。02年之后,埃帅日趋保守,打马桶阵足球犹嫌不够,竟发展出全队死缠烂打假摔赚任意球、靠贝克汉姆罚球过关的一比零战术。在埃里克松的调教下,英格兰队不仅不能折桂,还变得前所未有的丑陋。
    埃里克松拿着四百万英镑的年薪却始终原地踏步,还爆出了“酋长门”事件丑闻,英足总终于怒不可遏,于2006年将其作瘟神送走;埃里克松的极端丑陋风格,让英足总丢尽了脸面,于是毅然启用本岛教练麦克拉伦,并聘请前技术革命家维纳布尔斯加以辅佐。果然如当年维纳布尔斯一样,麦克拉伦高举控球和进攻足球的大旗,为此还傲慢地将长传冲吊专家贝克汉姆赶出国家队,以图实现全队技术流风格的统一。可问题是,加斯科因在哪里?当年维纳布尔斯所仰赖的那批打技术流的人才在哪里?没有能打技术流的人才,英国足球的“二次革命”很快煮成夹生饭——2007年的冬雨中,英格兰人在伦敦温布利新球场上,被欧洲二流球队克罗地亚队踢出了欧洲杯,创造了二十年最差成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