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曾节明文集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过份商业化之弊病
   
    英格兰商业化足球联赛运营之成功,全世界无出其右者,高度商业化的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简称英超),堪称全球商业化足球的典范。在丰厚资金的支撑下,如今的英超于各国联赛中汇聚了最多的球星,被公认为世界最高水准的足球职业联赛。英格兰商业化足球的高度成就,充分展示了英国人的商业天赋。
    联赛是国家队的基础。一般来说,一国的足球联赛越发达,该国国家队的水平就越高,但英国却是一个经典的反例:长期以来,英国拥有一流的职业联赛,却一直没有一支一流的国家队。商业化的英超,不断在国际赛场上摘金夺银,2009年度,欧洲冠军联赛的四强席位,居然由英超球队包揽,而英格兰国家队在1966年之后,再也没有进过一次决赛,比之职业联赛的辉煌,黯淡的英格兰国家队,恰如壮汉身上的假肢一样不协调。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英国人没有足球天赋吗?(如郝海东所说的那样)我决不相信一个创造现代足球运动的伟大民族,会没有足球天赋。英格兰队能够在1966年夺冠,英格兰能够产生鲁尼、欧文、贝克汉姆、麦克马纳曼、莱因克尔、加斯科因、赫斯特、博比.查尔顿...都是对郝海东有力的驳斥。
    英格兰国家队之所以萎靡不振,与联赛成反比,是因为英格兰足球联赛的过份商业化,损害了英格兰本岛足球的发展。
    拿英超来说:英超有十八支职业球队,是世界上球队最多的联赛,这就决定了每支球队每个赛季须打满三十四场比赛,依照平均每周必须打一场比赛的赛制规矩,十八支球队就决定了英超每个赛季长达九个月以上(还须扣除圣诞“冬歇期”)。因此,英超一般从每年的八月中旬开赛,一直打到次年的四月底或五月初,而欧锦赛、世界杯在六月初开赛。因此每逢欧锦赛年、世界杯年,英格兰球员没有充足的时间集训和恢复体力。
    雪上加霜的是,除联赛之外,英格兰商业足球赛事之繁多,世界第一。每个赛季,英格兰球员不仅要参加大量的联赛比赛,还得应付足总杯、联赛杯、慈善盾杯等繁多的商业赛事。高度商业化的足球机制,就象一台高效的榨取机器,为了最大利润而将球员身上的价值取用到极致。人的状态不可能恒定不变,波峰过后必然是低谷,每个赛季结束后,被商业比赛透支取用的英格兰球员,当然普遍躺倒在状态的低谷。一支球队,总是以这样的状态去迎接欧锦赛、世界杯,焉能有好成绩?
    这,就是英格兰队球员每每在欧锦赛、世界杯上配合生疏、疲态毕露的一大原因;这就是欧文、鲁尼、兰帕德、杰拉德等人在英超比赛中摧城拔寨,在世界杯上却状态奇差、恍若梦游的原因。繁重的商业化比赛也造成
   高比例的伤病:象此次世界杯,英格兰队绝对核心贝克汉姆、主力前锋欧文、主力中卫费迪南德,皆因伤病齐齐缺阵,这无疑令英格兰队的实力大打折扣;一个每每在大赛前重要球员缺阵的球队,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过份的商业化,也危及到英格兰足球人才的培养,这将伤害英格兰足球的根本。在外援限制取消后,英格兰联赛各俱乐部大用外国球员,一些英超球队,如切尔西、阿森纳,全队几乎清一色是外国球员,阿森纳如同法国二队,切尔西像是一支南美球队,而英格兰球员越来越打不上比赛。
    为什么这样?这不是因为英格兰人水平不行,而是因为英国球员工资水平较高,各足球俱乐部为了降低成本,当然会优先选择南美、非洲等地的人才,南美、非洲国家的工资水准比英国低得多、同时足球人才又不逊于英国。这就是为什么如今英超联赛各大俱乐部,几乎清一色地由非英国球员挑大梁,而英国本岛球员逐渐边缘化。商业俱乐部对相对廉价的外国足球劳力的本能青睐,令英国本岛球员愈来愈得不到比赛锻炼的机会,这就阻碍着英格兰本岛足球水平的提升。
    同时,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英格兰各俱乐部越来越不愿意培养本土的青少年人才,而倾向于引进外国的青少年人才,因为人才的培养总是费时费钱的工作,而引进人才就快捷经济得多。英格兰足球的过份商业化机制,导致本国人才培养走向枯萎。人才的衰减,势必造成英国足球水平的下滑;联赛人才的对外依赖化,必将造成英格兰足球产业的空壳化——随着人才培养的“外包”,英格兰的商业联赛徒然只是票房机器而已,它不再能支撑本国的足球水平,这就会形成一种奇特的现象:随着商业化比赛的高度发达,本民族某项运动的水平反而下降。
    现在英格兰足球人才后继乏人的趋势很明显,加斯科因、莱因克尔、麦克马纳曼等人早已过气、三十五岁的贝克汉姆也接近运动生涯的终点、欧文、兰帕德、杰拉德、费迪南德等也步入运动年龄的老年期,而新生代中具备世界级水准的只有鲁尼一人。
    过分商业化的驱动,不仅不能促进英格兰足球的进步,反而将英国足球煮成了一锅八宝莲子粥(李承鹏语),除去如八宝莲子一样的高水平外援,英国足球只剩一锅粥。
   
    英格兰足球畸形发展的现状,是足球完全商业化的必然结果。因为唯利是图是商人的天性,在利润的驱动下,商人必然急功近利,往往罔顾社会、民族、国家利益,为了牟取暴利,他们一般也不顾某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例如,工业家只要有廉价劳力可用,就绝不会花钱去革新技术;你不能指望商人们自觉保护生态环境,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他们是决不愿花钱去改进技术、防治污染的。
    现在美、英的经济空壳化,因为美、英的企业大量外迁,迁到穷国去利用廉价劳力、去享受低环境准入的优惠,美、英工业走廉价和污染(他国)的道路,这就导致技术创新的动力衰减,因而在制造业上落后于主要走技术道路的德国。与美、英不同,德国经济始终走的是技术创新、技术治污和高品质之路,国内工业体系完备扎实,所以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受冲击最小。
    足球商人也是一样,只要可以不受限制的聘请廉价的外国球员,他们决不愿花钱培养本国人才。
    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而公正的监督者,来防止商人的自私自利损害到社会、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以保障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很显然,只有宪政民主的政府才能扮演这个角色。这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基本思维。
    不要商业化(市场化),社会会丧失活力,最终会因缺乏效益而衰亡,但纯粹商业化,又会导致畸形发展;因此,要实现人类的福祉,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
    完全自由放任商业化英格兰足球要走出困境,需要社会民主主义的思维来调整,新人倍出、后劲十足的德国足球就是最好的借鉴。
   
   曾节明 成稿于2010年七月十六日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0/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