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2009年6月4日下午4时,华盛顿。我们一行七人,驱车来到了中共驻美国大使馆门前,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天空下着小雨,但我们的心却是热乎乎的。刚刚来到美国,参加完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系列活动,我们顾不上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留个影,或是到林肯纪念堂去看一看,却想着要为中国国内那些因为追求自由民主而正在受难的朋友们,再做点什么才好。
   
   冒着细雨,我们站在了大使馆的门前。喻东岳手举“言论自由”四个大字,一言不发。我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但看得出他也意识到场面的严肃。东岳的妹妹喻日霞拿着“结社自由”的横幅,高举过头。鲁德成手里的横幅上写着“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先生!”我手里的横幅上写的是“释放刘晓波、胡佳、师涛等人!”。我太太鲜桂娥打着一把雨伞,手里抱着我们才出生几个月的孩子,和我们站在一起。我们站在雨里,高呼口号,抗议中共政权对大陆异议人士的迫害。随后,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采访。

   
   大陆各地受到中共政权迫害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不计其数。此时此刻,获得了自由的我们最为牵挂的还是我们的同乡谢长发先生。
   
   我们几人都来自湖南,二十年来,湖南民主活动人士谢长发先生和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总是亲切地称他为“老谢”。他既是我们的兄长,也是我们的朋友。在喻东岳坐牢的日子里,他每年都去看望他的家人,而他关怀的也绝非喻东岳一家,正如我们中的喻日霞经常所说:“老谢,一位多么好的人啊!”不说全国范围,至少在湖南,在民间,谢长发的名字有着广泛的影响。从民主墙运动到八九六四,再到九八年的中国民主党的组党活动,谢长发先生几十年来不懈奋斗、探索,为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现代国家而尽着一个公民应尽的力量。
   
   谢长发先生是湖南长沙人,1951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有兄弟六人,他排行第三。他生性认真,好读书,爱思考,嫉恶如仇,曾长期任职长沙钢厂的工程师。早在八十年代初期,他就在长沙发起和参加以研讨“中国何处去?”为宗旨的“良友会”的活动,并由此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的内部监控。1989年,谢长发在浏阳的官渡乡兼任乡长,“六四”枪响,他拍案而起,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屠杀民众的罪恶,在浏阳四中、一中和长沙街头等地发表激情演讲,公开宣布退党。他因此被劳教三年,出狱后,矢志不改,尽管遭遇无数磨难,仍然继续从事民运活动。1998年,他又联络数十名朋友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筹委会,是主要负责人之一。
   
   2008年6月,谢长发先生和本省及外省的几位民主党人联络,一起商讨事宜,他提出要尽快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然而,早已视其为“眼中钉”的专制政府这次终于对他下了手。6月26日,他们逮捕了谢长发和他的弟弟等人,在关押了近一年后,2009年4月28日,中共法院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对谢长发先生进行了审判。因为时近“六四”20周年,中共法院却一直迟迟不敢宣布他们的早已内定的判决。
   
   六十年来,中共政权以“民主”的口号建政,以“专制”的本质施政。中共政权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本质上就是砍人民的头,流人民的血,以此打造他们一党专制的万代江山。谢长发先生的屡次遭遇和即将面临的再次重判,给这个口称人权,手拿镣铐的专制政权提供了绝好的注脚。
   
   绵绵的细雨里,新修的中共大使馆恍若一堆冷酷的石头蹲伏在山丘上,那种高傲和冷漠让人想起半个地球外的中南海、天安门。面对暗处密布的摄像头,我们没有恐惧,没有彷徨。我们要让铁门紧闭,戒备森严的使馆里的中共代理们看到,监禁、酷刑和形形色色的迫害压不垮自由的信念和追求;迷信暴力,滥用刑罚只会引起人民更为顽强的反抗。
   
   2009-6-11
   于Indianapolis寓所
(2010/07/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