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 在芝加哥“六四”二十一周年烛光祭上的演讲
   
   余志坚
   

   一、“六四”大屠杀仍然是大陆民眾热议的焦点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来宾:
   
   感谢杨逢时女士的邀请和组织,今晚,我们大家能够聚在一起,点上蜡烛,沉痛悼念二十一年前的今天,那些在北京“六四”大屠杀中遇难的亡灵们。
   
   一年一度的这一天,在香港,在美国,在世界各地,都有许许多多的人们在公开地悼念“六四”死难者。人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六四”是值得人们永远纪念的;人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人们生活在自由的国度和地区。
   
   而在当下的中国大陆,我们看不到有成百上千的人数公开悼念“六四”的场景。二十一年来,“六四”问题一直是专制当局设立的首要政治禁区。大陆民眾能够公开谈论并且普遍关心的问题,往往集中在吃饭问题、住房问题、医疗问题、上学问题、就业问题和环保问题这些方面。
   
   然而,二十一年时间的流逝,并不能冲淡人们太过于深刻的记忆。人们在私下里并没有回避政治,我敢说,除了官员腐败问题,“六四”大屠杀也仍然是大陆民眾热议的焦点。人们的议论也往往直指专制当局的心臟:“究竟杀了多少人?”“为什么杀人?”“凭什么杀人?”“这样的杀人政权为什么还能延续至今?”
   
   由于刚刚离开大陆不久,而且在国内,我们就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与普通民眾以及很多八九民运的参与者有著比较广泛的接触,因此,对大陆民眾不忘“六四”的问题,有著充分的第一手材料的了解。
   
   譬如说吧,我和我太太在国内时是租房子住的,第一次租房和房东谈好了价格后,我便把我在八九民运中的经歷说了说,是怕房东可能觉得有麻烦的意思。可没想到我的房东听到后,反而把已经谈好的价格又降了一些。我向他道谢,他却说:“别谢,别谢,等有空的时候我们单独谈谈八九六四的事情就好。”我们就这样住了几年,别的租房房价大多涨了,我的房东却从没有和我们说过要涨房价的话题。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在菜市场卖菜的农民,当听别人说我就是谁谁谁后,找到我,非要向我借什么“海外发的,说真事的六四光碟”,还说,“总不明白的,早就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还遇到过一位退休教师,知道了我多年做过的事,不由分说,便塞给我几本“六四”光碟。我说我有,他说他还有好多,给我是为了“谁找你要,你就给谁。”我还有一位要好的同学,文化不高,从我这里得著了一本“六四”光碟,在征得了我的同意后,他又拿去刻录了二十本,并对我说:“我信的过的朋友,就给他一本。”
   
   很多的人都在私下里纪念著“六四”。我的一位高中同学,也是家庭教会的一位弟兄,曾经这样对我谈到过他的“六四”情结:“也就跟你这么一说,十多年来,每逢这一天,心里总是慌慌的,难受得很。什么事都懒得做,什么话都懒得说,到晚上,一个人在屋子里,点上两支蜡烛,什么也不想,就这么静静地坐一坐。”
   
   其实,二十一年来,在中国大陆的许多地方,人们公开的或者半公开的悼念“六四”的活动,也是一直没有间断过的。别的省市不提,只以湖南为例,我知道的就有:十七周年的时候,有人准备发动两百名公民,在长沙五一广场公开悼念“六四”,虽然未有结果,但还是有十几位人士聚集在湘江之滨,焚烧纸钱,以此祭奠亡灵。十八周年的时候,又有人计划组织四十名公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开悼念“六四”,虽然还是未有结果,但仍然有七八位人士团结在汨罗江畔,放飞明灯,以此超度冤魂。
   
   二、“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八九民运明明是人心所向,却被当局说成是不得人心;明明是秩序井然,却被说成是“发生了动乱”;明明是坦克、机关枪杀人在先,却被说成是“发生了反革命暴乱”。让我们的记忆能够重新回到二十一年前,那个残暴而又血腥的夜晚吧。
   
   1989年5月23日以后,我们三人是被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的。6月3日晚上11点左右,我还没有睡著,这时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响亮而清晰的“嗒嗒嗒,嗒嗒嗒”的声音。起初我以为是鞭炮声,但马上发现不对,这分明是枪声。我的心立刻被紧紧的揪住了,这“嗒嗒嗒,嗒嗒嗒”的声音一阵紧似一阵,直到天明,才渐渐地黯淡了下去。于是,我知道中共当局终于忍不住,对这场中国歷史上最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举起了屠刀。
   
   “六四”大屠杀究竟死了多少人?直到现在都是一个谜。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曾与几十位北京的所谓的“暴徒”关押在一起,他们中有的是学生,更多的却是市民。这些人中,有的是在街头围观,有的是砸了警察岗亭,有的是用砖头袭击了戒严部队。其中有三位是因为焚烧坦克、装甲车以及打死大兵被判处了死刑。
   
   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只能是注定永远没有希望的。在“六四”枪响的时候,那些不惜以自己血肉之躯反抗暴政的人,才是最优秀的中华儿女。只有从他们身上,才彰显出我们这个民族的良心和血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死得其所的。他们的死,让独裁者发抖,也让我们生者羞愧。八九民运虽然波澜壮阔,但其中最绚亮的莫过于民眾奋起抗暴。也只有从他们身上,我们才能看到未来的自由中国的一线曙光。
   
   “六四”的枪声一响,中共统治大陆的所谓合法性可谓就荡然无存了。为什么?因为人们从心底里不答应啊。枪响以前,人们对中共当局还存有或多或少的幻想,一声枪响,所有的幻想也就彻底消失。“六四”之后,不仅仅在北京,在上海,在西安,在成都,在全国各地,都发生了民眾奋起抗暴的各种各样的事件。
   
   以我最为了解的湖南为例,“六四”枪响以后,几乎所有的县市都有抗议的浪潮。长沙、邵阳、湘潭都有数以万计的民眾举行集会,悼念“六四”死难者和声讨当局的大屠杀罪行,愤怒的民眾也冲击了邵阳市政府大楼。在岳阳,成千上万的市民和学生把京广铁路扒开了一个几百米长的口子,然后,又冲击和捣毁了岳阳市政府大楼。在衡阳,民眾占领了电视台,播放了北京大屠杀的消息。在湖南被判刑的几百名八九民运参与者中,有一多半是在“六四”枪响后才介于这场运动的。
   
   人们通常所说的“六四”是涵盖了八九民运与“六四”大屠杀两个部分的。“六四”以其诡异的方式改变了中国,然而它却以其正面的积极的方式改变了整个世界。紧接而来的苏东剧变,柏林墙倒塌,标志著世界范围内折腾了上百年歷史的国际共產主义运动也就到此彻底的寿终正寝。从这个意义上说,“六四”也是值得全世界民眾永远纪念的。
   
   中国的民主道路或许还很是漫长。八九民运的时候,只要不开枪,于当局与民眾双方而言,应该都是好的,一旦开枪,就成了死结,再也解不开了。然而,对开枪而又拒绝认罪的中共政权而言,歷史必将对其所犯下所有的罪恶,给予彻底的清算。
   
   愿“六四”死难者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谢谢大家。
   
   6/4/2010
   
(2010/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