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喻智官
·《福民公寓》 第七章
·《福民公寓》 第八章
·《福民公寓》 第九章
·《福民公寓》 第十章
·《福民公寓》 第十一章
·《福民公寓》 第十二章
·《福民公寓》 第十三章
·《福民公寓》 第十四章
·《福民公寓》 第十五章
·《福民公寓》 后记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福民公寓》被上海邮局海关没收记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迎接世博会的上海行
   
   
   
   在世博会前回沪探亲

   
      中国人自古安土重迁,一旦万不得已被迫离乡背井,思乡就成了难解的百结愁肠,无数诗人写了流传千古的怀乡曲,那缠绵悱恻隽永缭绕的意绪,牵引着历代游子跟着一唱三叹,潸然衣湿。
   
      词人韦庄写过脍炙人口的《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初读「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时,未及深究,只觉得此句意趣迥异语意暧昧,不知这是词人遥对弥漫着战乱的故乡的哀叹。近日,返回上海省亲,面对面目全非的世态人情,百感交集之际,豁然明白了韦庄的词意,终于体验了一千多年前词人的痛苦和难以言尽的复杂心境。
      
    我在上海迎接世博会的时日回去。此前,知道我准备回国的亲友都建议:「何不再晚一点,顺便看看世博会!」我理解他们的美意,对在上海开的四年一度的世博会也并无成见,但我反感中国官方举全国之力操办世博会,就像两年前的奥运,单纯的体育竞技成了宣扬国威的政治宣传运动,这次展示各国经济科技文化的世博会,也成了渲染夸耀大上海的道具,我不想赶热闹为这种张扬捧场。
   
    一切为了世博会的上海
   
      我不为世博会捧场,但此时此刻,只要走进上海,世博会就来为你「捧场」。从浦东机场到浦西的市区家中,一路尽是「欢迎」我的各种宣传世博会的标语横幅。开上高速公路,但见沿途两边所有楼房的屋顶和外墙都粉刷一新,有些老式房子破旧不堪,但外墙上腐烂的青砖都涂上了靛青色,砖与砖之间还画上了醒目的黑色(砖缝)线,看上去犹如舞台上的布景。我熟悉政府这套面子工程,并不感到惊讶,同行的女儿不解了,好奇地问,为什么做这种毫无实用价值的事?接我回家的亲戚说为了上海的形象,特别是世博会外国来宾多,要让他们对上海留下好印象。读高中的女儿不以为然,她说上海根本没必要这么介意外国人,有兴趣来看世博会的外国人,也不会那么在意与世博会无关的民居好坏。
   
      这次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然而市民们在感受「美好」前先得忍受各种折磨。我住在虹口区,按上海的俗话,离浦东世博会场馆「远开八只脚」,但住宅小区前马路的路面有点凹凸,有关部门派人赶在世博会前铲平修复。这下好,我本来就受困于时差难以入眠,掘路机打机关枪似地不停地开挖,「嘟、嘟、嘟」,「嘣、嘣、嘣」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让你根本没法安睡,持续了一个礼拜。我问家人,居民们为何不提意见,家人说政府号召「一切为了世博会」!得,我也只能为世博会牺牲应有的安宁。
   
      更有甚者,小区内的甬道上铺着花砖,有些路段质量不过关,几年后砖面起翘。本来请人修葺整平即可,但政府的小区管理部门(过去称里委会)却花钱换另一种花砖。原来管理部门有盈余资金,通过搞工程就有名目从中渔利了,这也是中国的GDP永远能够「保八」的秘诀。
   
      不过,小区管理部门还算小打小闹,上海政府为举办世博会的花费那才叫大手笔。在中央支持下上海掀起新一轮建设热潮,大举兴建或扩建地铁、隧道、公路,那劲头是另一种模式的大跃进,许多项目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过度开发建设。有学者指出,为举办世博会,上海寅吃卯粮花费了两千亿人民币,把以后几年的钱都用光了。
   
    陷于疯狂的房价中不自知
   
      为建造世博会场馆,上海少不了大拆大建,住宅大楼也随之一片又一片拔地而起,在全国高企的房价中上海借势拔得头筹。
   
      亲友中的不少人不是买房就是换了新居,他们得知我回国,免不了请我去见识参观。一位晚辈半年前花四百万买下一套房子,现在出手可以卖到四百五十万,转眼间可获暴利令他陶醉。他开车带我去看房子。他的房子在最新款式的一幢高楼里,他向我展示房间装潢时更加自得:「这房子怎么样?」他在等我的夸奖。是的,非常好!毫不夸张的说,里面的装修都是五星级的。我说:「不是不错,而是超豪华,与你的房子相比,我在国外住的房子只能算『茅屋』。」晚辈惋惜地说:「你在外二十多年不是白辛苦了?要是你不出国,也可以住上这样的房子了!」我说:「也许是的,但我一点也不后悔,何况,我虽然住那样的『茅屋』,但我的软件比你这五星级好!」晚辈:「房子的软件?」我说:「是的,比如说自来水,我『茅屋』里的水龙头打开就可以喝,而且水还带点甜味,你『五星级』房子里的水可以喝么?」他这才语塞了。我补充说:「还有更软的看不见的软件──空气,你看窗外,罩在你们高楼上的是什么,那迷迷蒙蒙非云非雾浓厚的废气,你们每天在污染的大气中呼吸而不知?房子再漂亮不过是个空壳子,水和空气才是人生命的源泉!」
   
      晚辈被我说懵了。
   
    遮天蔽日的污染
   
      每次下飞机,我首先感到的异样是上海的天空。
   
      为净化世博会环境上海已迁走了不少工厂企业,但污染程度没见多大改善。即使大晴天,你也不能看清一个囫囵光亮的太阳,白昼如此,夜晚更加不堪。因为倒不过时差,我在上海期间几乎每天半夜醒来,又久久难以入眠,那时,我就撩开窗帘仰望夜空,但见重重氤氲湿气蒙住夜幕,二十多天里,即使晴天,也没见过月亮和星星。蓦然想起,几年前温总理写过一首诗《仰望星空》,后来还被谱成了歌曲。其中写到:「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无论这首诗是在边陲荒野看着星月写下,还是在污染不亚于上海的北京中南海里闭门造车,都属于浪漫主义的,作为现实主义的一国总理应该想一想,怎样才能让全国绝大多数城市市民看到「寥廓而深邃的星空」,而不是纸上谈兵矫情抒怀。
   
      至于上海空气污染的严重程度?从海外回国的人大凡可以检测,我女儿期待回国尽兴唱「卡拉OK」,不料到上海的第二天就犯咽喉炎,嗓子哑了,别说唱歌,说话都不行,可见上海污浊的空气带着高浓度的病菌和化学杂质。
   
    哪里得到安全食品?
      
    保证食品安全也是世博会的一个誓言,我在上海期间并没这样的感受。
   
    小时候,咬着大饼油条去上学是何等美味惬意,出于怀旧和习惯,每次回国,最想吃的早餐就是大饼油条加咸豆浆,但家人说,因为摊主用地沟油炸油条,上海人很少吃油条了,做大饼油条的摊位也愈来愈少,现在要吃得去正宗的点心店饭店。
   
      一天早上,我和家人一起去菜场,亲眼见识了地沟油。果然,偌大的菜市场只有一个大饼油条摊位,买的人寥寥无几,都是卖菜的农民。我走近油锅看,那油深黑沉沉的,恰如像铺马路的柏油,这样的油炸出来的油条只能赶跑上海人。
   
      事实上,地沟油是看得见的恶心,更多的食品危害是看不见,也让你难以判断。比如,好几个肉摊,只有一家的品牌是经过国家鉴定的,质量有保证,价格高出三分之一甚至一倍。
   
      肉类还还能分出优劣,蔬菜就难以识别了。虽然政府规定蔬菜施农药后三天才能上市,但无人监管个体菜贩子,违规现象极为普遍,茭白之类用漂白粉浸泡已是常规,买回来的蔬菜都要反复浸泡冲洗才能入锅。
   
      蔬菜肉类如此,油盐酱醋也无法让人放心,人们一般选择比较可靠的品牌。近来食盐尤其成为问题,市场上出现的不是工业盐就是过量加碘的盐。一次,我去医药公司买药,竟然见人排队抢购什么,奇怪,难道药也有紧俏的需要排队买?上去一打听,才知原来是买健康盐。
   
      尽管上海人对食品毫无信心充满警觉,但长期吃防不胜防的伪劣食品度日,感觉也难免迟钝。一次,全家一起吃一种「优质」长寿面,咀嚼到最后我和女儿都吃出带药性的苦味。面粉里加滑石粉早已曝光,面中的怪味是否来之于此不敢断言,奇怪的是其它人没有这样的味觉。
      
    毫无治安保障的生活
   
      食品问题再多还是隐性的,市民一边发牢骚一边忍气吞声地吃下去,社会治安的恶化才是更紧迫的大患,它时刻威胁着人们的正常生活。
   
      如今家家户户装有铁门,一楼、二楼的居民还在窗外安上监牢样的铁栅栏,但这些防护并不能减少各种恶性犯罪。前不久,我家楼下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一时大意,让送米上门的人进门酿成大祸,来人把她捆绑住,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逃之夭夭。老太身子没受伤害,却吓掉半条命,从此瘫倒了。
   
      一次我和亲戚在饭店聚餐,表弟迟到了近一小时,他抱歉说因为停在楼下的助动车被人偷窃了!过后他又戏剧性地找回了车子,讲起这次经过简直就是一部惊险片。
   
      表弟的助动车失窃后,本来想去报案,但一位有过类似经历的同事赶紧劝阻他说,一旦报案,你的车就完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因为公安把失窃的车号公布在网上,偷窃者知道无法再倒卖,就会拆毁车子卖零件。同事熟稔地告诉表弟如此这般赎回车子。
   
      表弟按同事的指点去找某摆摊的老妇,他告诉老妇想寻找失窃的车子,老妇唤来一个小伙子,小伙子问了表弟的车号,然后用手机和人联系,确定仓库里有表弟的车子。小伙子说,想赎回车子就得支付三千人民币,也就是原价的四分之一,表弟权衡了一下只得答应下来。
   
      次日,表弟带上现金按约去另一个地点,他在那里上了一辆小车,为防他记住地址,车子带着他大马路小通道绕好几个圈子,最后进入一个仓库样的地方,里面放满了偷窃来的车子。表弟付了钱拿了车子再由他们绕圈子送出来,那经历跟电影里的黑社会故事一模一样。
   
      我问表弟,这样的「敲诈游戏」近乎半公开,难道警察不知道?表弟说,连警察失窃车子都是按这个路子赎回来,不过价格比我们便宜!
   
      要不是表弟亲历的事,我不会相信事件的真实性。呜呼!霓虹灯下歌舞升平的大上海,又是全国治安最好的大城市,黑道竟然如此横行!老百姓到哪里去找安全感!
   
    警察的另一种威力
   
      治理黑道无能的警察,管治正道却十分得力,监控良知人士更是无微不至。这次,我本想借回国之际学一点气功。早年,上海各大小公园天一亮就有人练各种气功。这次,去复兴公园、人民公园、虹口公园,竟然找不到一个练功处。仔细探问才知,自从镇压法轮功后,连带着所有的练功团体都列入禁忌,公园等公共场所已不允许集体练功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