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地老天荒弹新曲:贺杨翁------激荡新时代思想文化运动的前奏曲
·从东莞伟盈集团的劳工罢工抗争侧面反映珠三角的劳工运动
·哀民生之多难,泣!---由印度穷人医疗免费附送中国社会所谓精英每人一粒猪脑丸
·传统文化的根需要用心浇灌才能开枝散叶
·李登辉在中国现代的历史长河中掀起朵朵浪花
·谈伊斯兰圣战的终极目的
·涮涮富士康洗涮涮郭台铭,喝了劳工的血要你吐出来!欠了劳工的要你还回来!
·现在学施琅,请问下一个是不是要我们学习汪精卫
·新时代流传的诗经里一定传唱着打工人的人生
·国台办陈云林给台湾人派利是,却忘了台湾大陆新娘是你的女儿姐妹
·从内地乡镇财政危机透视吏治
·珠三角在叫嚷民工荒的同时却没有反省自已对民工的歧视
·欣慰,农业税废除引来的民工荒让我的规划泡汤
·《打工文学选集》:双赢
·《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打工文学选集》:下海
·深究台湾之子陈水扁连任总统深厚的民意支持基础
·最后胜利一定属于工农兵
·期许马英九:尊敬阿扁,便是敬重台湾百姓;关心民主,便是关怀大陆乡亲。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一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一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摘录)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
·面对矿难,送一句小马哥的话给李毅中:做得好继续做,做得不好换人做.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三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四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五
·中国劳工贴出第二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强烈要求改变对中国劳工的歧视政策(摘录)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三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致深圳市龙岗区坪地劳动管理站站长黄志鹏的一封公开批评信(摘录)
·中国劳工贴出第四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蛇口社保致市长的公开信(摘录)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五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招商局鲸吞蛇口工业区职工社会保险金(摘录)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六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蛇口工业区职工诉求陈情书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六
·港人向中央吵着08普选:反省你在中国做了什么而不是要什么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七
·试析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对现在中国新左翼劳工运动的影响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九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一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二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三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四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五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六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七
·从2005年中国掀起的抗日爱国示威游行东莞发动和动员劳工的情况分析对中国劳工运动的深远影响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九
·2006年东莞外来劳工暴动纪实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七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深圳繁华的背后是穷人的血泪
· 《打工文学选集》:可怜天下父母心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一
·从民工王斌佘讨工钱杀人到东莞香港伟盈集团非法悬赏通辑工人运动罢工领袖分析中国阶级斗争之激化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二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三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四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五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六
·沃尔玛,在中国撒播着美国人文关怀的种子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七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九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三十
·与牧师的对话(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一》)
·玉钵大悲咒(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二》)
·“邪教”之花凋零在铁窗下《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三》
·是中国的宪法出了问题还是中国人民出了问题?《劳工宪政杂弹之一》
·呼吁取消外来工子女中小学业务教育学杂费百万人公开签名信(摘录)
·在咖啡馆里基督教青年的聚会 《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五》
·大风起兮云飞扬《隔岸观火之一评清廉出名的马英九以贪污罪被起诉》
·海外记者对珠三角劳工问题的采访(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四)
·深圳疯狂镇压殴打罢工的沙彼高仪器厂(意大利独资)外来打工妹(摘录)
·劳工维权律师唐荆陵持续受到政治迫害,处境维艰(摘录)
·强烈呼吁深圳/珠三角改变目前对外来工子女业务教育的歧视政策(摘录)
·从东莞宇航手工艺品厂透视珠三角外来工压迫
·呼吁印尼警方要按照国际公约秉公执法,立即释放贾甲先生并保护他的人身自由和安全
·珠三角血汗工厂何时休:东莞钜旺鞋业有限公司调查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一)
·中国血汗工厂(深圳)系列:嘉豪鞋业有限公司调查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的各阶级阶层(二)
·外来劳工将高举捍卫民生的联合统一战线旗帜推动中国劳工运动的发展
·2007年东莞劳动暴动7.25事件调查:美尔敦塑胶电子厂(亨利模具有限公司)
·苛政猛如虎的总理 ----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一
·尘封的老照片衬现不知忠孝仁义为何物的总理----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二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总理----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三
·翻江倒海的红孩儿----评说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之一
·深圳的法院不能这样来损害外来劳工的权益----外来劳工贴出的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第八张大字报
·“英雄”不问“出身”----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评说之二
·深圳血汗工厂系列报道:新益厂再调查报告
·念胡温之不仁,以天下劳工为刍狗----论胡温和谐社会之一
·巧言令色,鲜有仁的胡温----论胡温和谐社会之二
·向温家宝举报深圳劳动部门并致深圳外来劳务工同胞们的公开信
·东莞东城钜旺鞋厂工人忍无可忍奋起罢工抗争
·中国民主化的策略-- 郑酋午
·宝吉厂八千工人罢工女工因目睹深圳警方暴力精神崩裂住院厂方拒不治病
·致中共十七大及中国公民的一封信---唐荆陵
·东莞工伤女工艰辛维权路透析外来劳工困境(一)
·沁园春 网(劳工朋友发给我的广告贴,朋友们捧场)
·外来劳工站出来掀起一场反对血汗工厂的民间劳工运动
·司法独立与制衡浅议(摘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树欲静而风不止”。伴随“胡温新政”相始终的是官商任志强的章鱼哥现象。胡温新政宏观调控政策的失败在任志强一次又一次的准确预言下得到验证,中国老百姓越来越多灾多难的日子在任志强冷嘲热讽下降临,在新闻媒体的推波助澜下颇有一股子不听强哥言吃亏在眼前的味道。
   青年白领在任志强的商务活动中掷给他愤怒的皮鞋。任志强自嘲唯温总理与他能享此殊荣耳。真是世间事“落一叶而知秋”。
   中国的大官僚大地产商资本吸取了江泽民朱容基时代强硬经济政策的教训。当时朱容基为了推行其世界血汗工厂及国企破产工人下岗政策大力遏制官僚资本炒地皮炒房,造成官僚资本损失惨重,当时中国随处可见的烂尾楼是现在这些官商黑金政治勾结直今仍挥之难忘的噩梦。而且当局推动下主流媒体给官僚资本与地产商贴上官倒的标签弄得他们是成了在社会上让老百姓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朱容基在推行其经济政策同时与当时的社会知识精英达成了共识。这也是为什么朱容基让上亿的下岗工人失业流离失所,退休工人生活悲惨而他声威不坠的原因。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民意与发声的渠道始终是由中国社会的知识精英来掌握的。

   吃一堑长一智。官僚资本吸取了历史的教训。在当下的中国黑金政治大潮中结成了官商黑与知识精英的利益共享机制。在胡温新政不断掀起的宏观调控经济大潮中乘风破浪炒地皮炒房是不亦乐乎。
   首先他们取得新闻主导权。借任志强之口指责共产党胡锦涛才是真正的地产党领导人。炒地皮完全是当局在主导的。借任志强埋怨拿不到地王指出央企在炒地炒房中的主导地位。同时说明房价高涨是因胡温的不计后果的信贷政策造成了严重的通货膨胀才导致房价的飞涨。把事实摆在老百姓面前,把道理给老百姓讲清楚,把民怨留给胡温,官僚资本与任志强才好脱身。
   而且现在这样的因特网时代,主流的知识精英很难完全垄断民意诉求平台。民间的知识清流也在代表老百姓诘问政策的成败。官僚资本在地产开发中的强诉暴力让胡温新政民怨沸腾。
   只是任志强扮演的章鱼哥让他的官商身份很错位。本来他拿的是纳税人的钱,是国企的老总,身份应是推动执行胡温新政宏观调控政策的人,却整天是一屁股坐在大官僚大地产资本一边指东道西。
   另外就是怎么还有这么多多如牛毛的象任志强一样的官商在炒地皮炒房。
   
   不可思议的官商任志强是仍在预测着胡温新政的章鱼哥,让老百姓左看右瞅:信强哥,还是信胡哥?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
(2010/07/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