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
新中华
·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的人间百态
·大跃进邓小平罪责难逃!
·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邓小平彭真的反右角色
·说温家宝是影帝的人是在糟践影帝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叶挺长子至今把谋害其父的周恩来当恩人
·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韩寒是无法回收的垃圾!
·给日本关东大地震捐款700名温州人被杀
·毛泽东斯大林为什么要打朝鲜战争
·世界日报:韩国人是南京大屠杀主犯说法不智
·韩寒“在丑化我们中国人”
·韩寒连身高都造假 说不能自证
·再论质疑韩寒身高造假的意义
·袁世凯孙力图平反三罪:祖父没卖国
·方舟子量韩寒的身高,绝对的高招!
·围绕韩寒身高赌金20万 他敢出来量一下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作者:方觉
   
     中共处置“毒奶粉事件”一直回避核心问题:政府的过错是什么?谁应该承担领导责任?

   
     河北省生产“毒奶粉”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国有资金控股企业,公司内设有中共党委,党委书记由中共地方党委委派,党委书记兼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这个著名企业同政府的关系十分密切。
   
     两年前,一家新西兰公司购买了三鹿公司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近日新西兰总理已证实:早在今年8月,新西兰政府部门就告知河北地方政府,三鹿牌婴幼儿奶粉含大量有毒的化学物质三聚氰胺。河北地方政府未作任何回应。不得已,9月8日新西兰政府官员直接把“毒奶粉”情况通知中共中央政府。这是“毒奶粉事件”的关键环节。
   
     “毒奶粉”毒到什么程度?按照中共官方日前的“计算标准”:婴幼儿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的“安全阈值”应为每公斤15毫克,而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最高达到每公斤2563毫克,即相当于“安全阈值”的171倍!当然,所谓“安全阈值”本身就是一种粉饰灾难的幌子。任何奶粉中根本不需要、也不应该有三聚氰胺。三聚氰胺唯一的“用途”就是能够虚假地提高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指标。
   
     面对如此之毒的“奶粉”,河北地方政府的过错是严重的:对外国政府的“毒奶粉”通知置之不理;对“毒奶粉”的生产和销售不立即进行清查、封存、召回、停产;不对违法向原料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的人员及时采取制止措施,也不对其中涉嫌犯罪者及时采取强制措施;不立即向消费者公开通报“毒奶粉”问题,也不立即对食用“毒奶粉”的婴幼儿的致病形势展开调查并提供医疗救助。
   
     河北地方政府的过错造成的恶果是:迄今已有3名婴幼儿中毒死亡,六千多婴幼儿因中毒而接受治疗。
   
     河北地方政府的领导人是谁?前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胡春华。
   
     1989年春天,当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头戴军用钢盔指挥镇压藏民抗议时,胡春华是他身边的得力工作人员,从此得到胡锦涛的政治信任和快速提携。这个45岁的河北省长在“毒奶粉事件”中再次显露了对人民生命的冷漠无情。
   
     胡春华丝毫不准备为“毒奶粉事件”承担领导责任。
   
     三鹿公司的“毒奶粉”不仅为害河北省,而且销往很多省市,为害中国大陆。三鹿公司的“毒奶粉”还远销香港、台湾,引起那里人民的恐慌和愤慨。国际社会也高度关注此事。中共中央政府必须妥善处置这个特大食品安全事故。
   
     中共政府分管卫生工作和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是常务副总理李克强。他也是处置“毒奶粉事件”的主要负责人。
   
     新西兰政府9月8日(星期一)将“毒奶粉”情况直接通报中共政府,中共中央、国务院6天以后,即9月13日(星期六)才启动“国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I级响应机制”。9月13日不但是常规休息日,而且是中国的中秋节:中央和地方的政府机关均不办公,官员都回家吃月饼去了。谁来响应这个“响应机制”?滞后启动“国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I级响应机制”同主管人李克强有直接关系:他一直力图淡化“毒奶粉事件”,一拖再拖,在国内外的强烈压力下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姗姗来迟地启动“响应机制”。这是李克强的严重失职过错。
   
     李克强在主持处置“毒奶粉事件”中,不去医院看望中毒患病的婴幼儿,不去慰问中毒死亡的婴幼儿的父母,不去实地检查三鹿公司的整顿情况,甚至不就处置问题公开发表言论,其目的都是力图淡化“毒奶粉事件”。
   
     李克强为什么千方百计淡化“毒奶粉事件”?
   
     早在1983年,时任北京大学团委书记的李克强,就对响应“党的号召”自愿赴西藏工作的北大应届毕业生胡春华大有好感。1997年,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李克强与胡锦涛共同策划,把当时的中共西藏山南地委副书记胡春华调升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从而为推进胡春华的“政治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2007年秋天的中共“十七大”,否决了胡锦涛试图推出李克强做“接班人”的计划,为此整个共青团帮派极其沮丧也极为紧张。胡锦涛又把目光放在了未来的“第六代领导人选”。“十七大”后,他匆忙将仅仅担任了一年零四个月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胡春华调任河北省长,意图是“捷足先登”地让胡春华有“政治资历”在2012年的“十八大”进入中共领导层,进而使胡春华成为“第六代首领”,实现共青团帮派在第五代领导人之后的“跨代接班”,以挽回李克强无法在第四代领导人之后“接班”的失败。
   
     这就是李克强千方百计淡化“毒奶粉事件”以便“保护”胡春华的真实原因,这就是胡锦涛回避让胡春华承担“毒奶粉事件”的领导责任的真实原因。
   
     9月8日一天内发生了两个特大安全事件:山西省的尾矿库溃坝造成至少259人死亡;新西兰政府通知中国政府河北省生产“毒奶粉”。9月14日共青团帮派分子、山西省长孟学农被迫辞职的目的之一,是为了避免另一个共青团帮派分子、河北省长胡春华被追究“毒奶粉事件”的领导责任。因为对共青团帮派来说,45岁的胡春华比59岁的孟学农更重要、更有“前途”。这就是胡锦涛、李克强的帮派政治“技巧”。他们的帮派政治是以人民的生命为代价,是以婴幼儿的健康为代价,是以丑化中国形象为代价。
   
     然而,我确信胡春华无法成为“第六代首领”。随着李克强失去“第五代首领”的梦幻,随着胡锦涛政治影响力的不断衰退,共青团帮派面临的是清扫“帮派毒奶粉”的未来前景。
   
   
   2008年9月16日
   
   (作者是在美国的中国政治活动人士)
(2010/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