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控告李鹏诉状及补充材料(1999年)]
新中华
·李瑞环情妇在加购豪宅
·绝不存在“人民文革”
·对胡锦涛犯罪集团故意纵瘟的控诉书
·十七大后胡锦涛怎样镇压新"四类分子"?
·从“胡锦涛新政”到“胡锦涛折腾”
·胡锦涛只想混到十八大,然后当太上皇
·宋秀岩祸害青海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从赵紫阳回忆录看李瑞环的丑恶嘴脸
·再谈凶杀-团派的恶劣治理
·胡锦涛的团派安徽帮
·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胡锦涛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从李克强升迁看“团派”的用人标准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长香港起诉恒天然
·大地震-缺乏称职最高领导
·世纪大旱揭露「科学发展」是谎言
·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胡锦涛“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党匪头目李鹏窃国罪行录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贼
·中国网络论坛公开批判邓贼思想
·邓贼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贼思想批判之二:《发展不是硬道理》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假若温家宝是总书记
·邓贼成了罪魁,邓家族后代要遭殃?
·借势“六四日记” “双血统”温家宝成为最有实权总理
·面对工潮,王兆国无动于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控告李鹏诉状及补充材料(199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们作为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害人,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1989年6月发生在北京的政府命令军队大规模屠杀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严重流血事件立案侦查,追究参与这场屠杀事件最高决策、并对屠杀事件负有主要责任的原国务院总理李鹏的法律责任。
   

   控告人:1989年“六·四”事件部分受害人(签署者名单附后)。
   
   被控告人: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李鹏。
   
   控告事由:
   
    1989年6月3日至4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发生了政府命令军队大规模屠杀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严重流血惨案,致使数以千计的民众丧生、数以万计的民众致伤、致残。这次流血惨案的主要责任者是原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已去世),原国务院总理李鹏(现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原中国国家主席、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已去世),原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原北京市市委书记李锡铭。李鹏参与了这场大屠杀的最高层决策,而且是此一决策的直接执行者。由李鹏以国务院总理名义签发的戒严令,直接导致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规模屠杀。
   
    1989年4、5月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有百万学生、民众参加的示威、请愿和抗议运动,是中国公民依据本国宪法和法律,依据联合国宪章及联合国有关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行使公民正当权利的行动。运动自始至终坚持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在整个运动过程中,首都学生和市民自觉维持了良好的社会秩序。示威民众的唯一诉求,只是要求政府按民主和法制的程序,通过协商、对话的方式使双方分歧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得到合理的解决。
   
    此次示威事件发生后,政府方面置本国宪法和国际人权约法于不顾,断然拒绝示威民众的合理要求。4月26日,政府在毫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通过《人民日报》指称学生、民众的和平示威为“动乱”,导致矛盾激化,学生被迫绝食抗议。5月19日,政府悍然调动数十万配备有坦克、装甲车和各种杀伤性武器的人民解放军分多路进入北京市区,紧接着李鹏于20日以国务院总理名义签发戒严令,宣布在首都部分地区实行戒严,致使事态急转直下,不安和恐惧笼罩全城。但是,即使在如此严重的情势下,首都居民仍然保持了镇静和克制,各界人士紧急呼吁人大常委会召开临时会议,以求通过法定程序解决分歧、平息事态。与此同时,首都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路口,耐心劝阻军队不要进城,不要向民众动用武力。以后的事态表明,在戒严部队奉命向学生、市民开枪之前,学生、市民没有采取任何暴力行动,更没有发生政府所指称的“反革命暴乱”。在戒严部队奉命向学生、市民开枪之后,军队的残忍和滥杀无辜激起了民众有限的反抗,这是民众在生命和自由遭到侵犯时行使正当防卫的权利。
   
    这次由政府一手制造的大规模屠杀事件是在首都居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生的。6月3日晚10时许,戒严部队以黑夜为掩护、以坦克和装甲车开路,从各个方向开赴天安门广场,沿途一路扫射、追杀;所经之处,学生和民众死伤惨重。当示威学生于4日凌晨列队撤离天安门广场时,军队又开动坦克从身后追赶碾压,致使十多名学生当场丧生或碾成重伤。直至6月6日,政府仍未停止军事行动,这一天仅在复兴门外大街一带就被打死三人、打伤三人,受伤者年龄最小的仅13岁。
   
    以上事实,人证、物证俱在。我们作为“六·四”大屠杀中的死难者亲属和致伤、致残的幸存者,作为那场暴行的见证人,在此向检察院陈述如下事实:
   
    据我们的不完全统计,在目前已找到的155位死难者之中,仅学生就有62名,包括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51名,中学生和小学生11名。在这些死难者之中,年龄最小的仅9岁,最大的61岁。
   
    又据我们对部分死难者死因的分类统计,其中:
   
    有11位是在抢救伤员和搬运死者尸体时被枪杀的;
   
    有9位是在居民区的胡同或街巷里被戒严部队追杀的;
   
    有6位是在居民楼的住家被戒严部队射杀的;
   
    有6位是在抗议军队的暴行时被打死的。
   
    有5位是在现场拍照时被射杀的;
   
    有3位是在撤离天安门广场时被从身后开过来的坦克碾死的(另有死伤者多人不知下落,未统计在内)。
   
    除上述情况之外,绝大多数死者是在戒严部队开赴天安门的途中被机枪和冲锋枪滥射致死的,或被坦克和装甲车冲撞、碾压致死的,其中有5名失踪者至今仍无下落。经我们反复查证、核实,在目前已知的155位死难者和65位伤残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
   
    根据以上事实,我们认为,在1989年5、6月间北京地区未发生任何武装叛乱或武装暴动的情况下,政府当局调动数十万军队对和平示威者实行武力镇压,对无辜的和平居民实行残暴的杀害,其行为属于政府权力和国家武装力量的非法滥用。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关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之规定;按《联合国宪章》重申之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按《世界人权宣言》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有关联合国人权公约所确认的国际人权准则,即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此项权利应受法律保护,不得任意剥夺,我们认为,政府当局在1989年6月大规模屠杀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行为,不仅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而且已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其行为已构成对公民人身权利尤其是生命权利的故意侵犯和剥夺,就其造成后果之严重足以认定为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章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四章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原国务院总理李鹏作为这场暴行的参与决策者和决策的直接执行者,应对这场大规模屠杀事件负主要责任,其行为应受到法律追究。
   
    为此,我们郑重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此次大规模屠杀事件立案侦查,并请求检察院对此次事件的被告人李鹏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控告人:
   
    丁子霖 张先玲 李雪文 周淑庄 徐 珏 苏冰娴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段宏炳 尹 敏 赵廷杰 钱普泰 吴定富 孙承康 杨世钰
   
    邝涤清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周淑珍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国先 张俊生
   
    袁长禄 王文华 金贞玉 孟金秀 要福荣 孙秀芝 孟淑珍 田淑珍 寇玉生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姚瑞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包玉田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林景培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琴 韩淑香 曹长仙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周治刚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倪禹勤 (105人)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五日
   
   
   
   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六四”事件中犯罪刑事责任的补充文件
   
   
   
    我们作为“六四”事件的受害者和受害家属,已于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七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请求对“六四”事件中犯罪刑事责任立案侦查、追究原国务院总理李鹏法律责任的控告书。现再递交有关此案的补充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在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至六日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以及公安武装人员在执行国务院颁发的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中,使用武力镇压和平示威的学生、市民,造成数百人甚至上千人死亡、上万人受伤。大量证据显示:在执行戒严令的过程中,中国的武装军人未经有效的警告,对平民进行滥射;故意袭击致伤致死市民和学生;不当使用武器,致使无辜平民伤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1979年的刑法和有关惩治军人犯罪的法规,及国务院有关人民警察使用器械的规定,这些武装人员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应当依法予以追究。我们作为在“六四”事件中的受害者及受害家属,在此特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有关犯罪事实,强烈要求检察院立案侦查或者责成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侦查有关犯罪行为,并向有关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追究犯罪人的刑事责任。
   
   
   

一,“六四”事件中的犯罪事实

   
   1,故意杀人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79年颁布,以下简称1979年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条和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97年颁布,以下简称1997年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杀人是一项极其严重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罪行,它是指犯罪人故意实施的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实施杀人行为人的犯罪故意可以是直接故意或间接故意两大种(见1979年刑法第十一条和1997年刑法第十四条),所谓直接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希望这种结果的发生”,而间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
   
   我们根据收集到的证据,在戒严过程中,部分武装人员荷枪实弹,在人群密集的地区,未加任何有效的警告,以实弹向平民扫射,造成大量伤亡,从事了与戒严任务不相符合的杀戮活动。这种杀戮活动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出:
   
   a、武装人员明知实弹扫射可能造成生命危险,但是,依然罔顾这一严重后果,持续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
   
   以下是部分目击者和遇难者家属的证词:
   
   “6月3日晚11时,戒严部队先遣步行方队自西向东行进,一跨过木樨地桥,就一声令下,士兵卧倒,中间一军官以单膝跪姿,用冲锋枪向马路中间及两侧盲目扫射,……”。(见袁可志证词)
   
   “6月3日晚10时多,我俩从我娘家回自己家,……当走到珠市口时就听到枪声,……听到有人喊‘打枪了!’我们匆忙从挤满人的路口通过,看到人们到处奔跑,军队已经过来了,是从南往北过来的,都是全副武装,头戴大壳帽的军人边跑边开枪……”。(见张艳秋的证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