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胡锦涛发动的「媒体战」 ]
新中华
·控告李鹏诉状及补充材料(1999年)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贼家族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大国空巢》全面否定邓贼计划生育
·胡VS温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打错门」反映胡锦涛以黑治国
·1983年邓小平在犯罪!
·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的人间百态
·大跃进邓小平罪责难逃!
·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邓小平彭真的反右角色
·说温家宝是影帝的人是在糟践影帝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发动的「媒体战」

   
   
    中国大陆的新闻管制正在发生一些不同以往的实质性变化。
   
     在国家经济实力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宣传部门得到了大量的金钱投入,不再是以往那种「清水衙门」,宣传领域「上项目」、「搞建设」的规模,一点也不比其他领域小。与此同时,宣传部门对媒体的管制和对舆论的操控,越来越呈现出「职业化」和「技术化」的特点。如吴国光博士所言,就是越来越「精细化」。

   

  「党管舆论」的「精细化」

   
     二○○三年SARS流行期间,大陆媒体似乎有了一个大于以往的报道空间。然而,六月底,SARS风声犹在,胡锦涛就告诫主管意识形态宣传的李长春:「你不能等舆论失控了再去管!」同时着重重复了他的前任李瑞环在中央党校「反和平演变」学习班上,总结六四经验教训时的讲话:「舆论导向正确是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人民之祸。」至此,前一句话成了李的「尚方宝剑」,后一句话就是如何挥剑的行动指南。
   
     有了这两句话垫底,李长春在规范、整肃媒体上没有掣肘,毫无顾忌,挥剑威慑不敛杀气,持剑砍杀不遗馀力,尽弃以往「惩毖」「救人」一说。当然,「职业化」、「技术化」的特点,不是大砍大杀,而是需要威慑时,猛砍一通,大多情况下则是通过私底下捅刀子来达到目的。在操控媒体上,除了强调「党管舆论」以外,还提出了「用新闻规律管新闻(界)」。
   
     在○八年「三一四」事件中,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经过精心剪切的五十几秒的「打砸抢烧」片断,不想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事后,中宣部主管新闻的副部长李东生兴奋地说:「五十秒的电视胜过了十万大军!」稍后,宣传部门一反以往不敢播划面的做法,迅速剪辑播出了北京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时的划面,在各个媒体上反复渲染,制造了一浪高过一浪、波及世界的「爱国热潮」。奥运火炬传递的铺张、愚蠢和颟顸,都被淹没在一片爱国的歇斯底里中了。
   
     及至汶川地震,中宣部在「只准三家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到现场」的命令失效后,及时地调整了策略,「因势利导」,迅速掌控了局面。震后,中宣部把一百多家都市报的一把手召至北京,总结「抗震救灾」的宣传经验,李东生亲历一个星期始终,扬言李长春「极其重视这次会议,每天都看会议简报」。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宣部总结出了「《都市报》分布广、读者多,影响力大」的特点,因此「要管《都市报》」。此外,还提出了「要在第一时间发消息,要和西方媒体抢新闻,要争取『第一印象』,不跟在西方媒体后面『更正新闻』」、「用新闻规律管新闻(界)」等说法。
   
     与「抢新闻」的做法不同,对待《零八宪章》,则是开动强大的搜索引擎,用技术手段,搜遍所有国内网站,清除这四个字。据此得到的经验则是,这四个字「除了在个别博客停留了短时间外,所有国内网站、网页都没有出现」。这件事,被宣传部门总结为「一次控制有害信息扩散的成功经验」。
   

  中国宣传部门和世界潮流掰腕子

   
     从SARS事件起,胡锦涛就一再督促宣传部门要掌控住互联网。最近两年,胡锦涛在互联网管控问题上的言论越来越紧迫,越来越严厉。○九年,在湖北石首事件中小试部分地区断网的效果后,接下来在新疆全面采取断网措施。直至年底的全国规模的取缔网站行动,职能部门正在全面落实胡锦涛关于互联网的系列指示。中宣部主管新闻的副部长也由原国务院新闻办主管网络的副主任接替。除了围剿自办视频网站外,中央电视台的网络电视也藉机强力推出。此外,新华社的中国电视台也正式获得批准,人员、设备正陆续到位,做开播前的最后准备。在钜资支撑下,新华社要打造成「世界级通讯社」,其下的财讯中心要与路透(REUTER)、蓬博(BLOOMBERG)一较高低,等等,不一而足。宣传部门摆出了架势,要「打赢开放条件下的媒体战」。
   
     二○○九年,与西方媒介的不景气相反,中国大陆在宣传上的投入达到了空前高的规模。环球时报创办了英文版,高薪招聘了三分之一的外籍编辑。《中国日报》创办了北美版,在媒体市场萧条的北美逆风面世。二○一○年,宣传部门更打算在演出、娱乐市场做文章,更加全面地掌控人们的精神活动。从某种意义上讲,许多毛时代没有做到的事,胡锦涛时代做到了。
   
     问题在于,在脸谱(FACEBOOK)、推特(TWITTER)纵横世界的情况下,中国宣传部门和世界潮流掰腕子的比赛,能最终胜出吗?也许,待不了很久,答案就会得出。
(2010/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