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又驳韩一村]
徐水良文集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驳韩一村

   

徐水良


   

2010-7-22


   

   
   你们这批人,为维护中共利益,颠倒黑白,正是忠心耿耿呀?
   
   你说,“宁可维持现状,也不能让痞子掌握政权。”
   
   难道现状不是痞子掌权?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最腐败的痞子流氓,无赖恶霸掌权?
   
   根据这个现状,正确的观点是:
   
   人民应该推翻中共大流氓大恶霸,实现民主,由人民当家作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即使为了推翻中共,不得不让小流氓小痞子得逞于一时,也仍然宁可让小流氓小无赖掌权,而不能让中共大流氓大无赖大恶霸掌权的状况继续下去。中共大流氓,非常邪恶,人们很难改变它。而小流氓取代中共掌权,力量一定不会比中共强,统治一定不会比中共牢固,邪恶程度一般也不会比中共厉害,所以,改变它,比改变中共容易得多。
   
   比如,恕我直言,我觉得,让你这样的小痞掌权,改变你的统治,一定要比改变中共容易得多。
   
   你和杨光,还有你们这一类人的其他人,怎么都是一个德性?自己一窍不通,却总说人家比你们懂得多、懂得多的人们不懂,要给这些人“启蒙”。
   
   不过,这批人中,有人如扬光,毕竟还是低水平学者,而你,再恕我直言,你什么也不懂,我的感觉,是个小痞,却要拼老命攻击别人不懂,是流氓无赖。你是这批人中最突出的一个。
   
   说实在的,对民运中反对派中的流氓无赖,我比你们清楚得多。我有切身受害的经历,对这类人非常痛恨。有几个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就是流氓无赖,贪污腐败,把国际社会捐助民运的钱拿去嫖妓,吃喝嫖赌。或接受政庇党贿赂,还没有掌权就已经够腐败。这些人,本质上并不比中共好。
   
   但是,事情有个轻重缓急,这些人,对社会的危害,远远不到中共的百万分之一。还有暴民问题,即使现在有,其危害,也不到中共的十万、百万分之一。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中共极权专制,对这些人,这些问题,也要反对,但绝不能把这与反对中共极权专制等同起来。这些问题,现在是极权专制的副产物,等中共极权专制垮台以后,才有条件去解决。现在只能解决中共极权专制问题。不解决中共极权专制,却着重去解决这些问题,完全是本末倒置,而且也没有可能解决。
   
   再说一遍,只有解决拉中共极权专制问题,中共极权专制垮台以后,我们才真正具备条件,去解决这些问题。
   
   徐水良
   
   2010-7-22
   
   
   附:
   

韩一村:为真理呐喊


   
   
   底层民众的暴力事件,从路线层面上,我们不肯定,不支持,只作个案处理。律师们可介入,把他们引向和平抗争的道路上。
   
   律师以个案切入宣传公民权利。告诉他们公民享有集会、游行、示威抗议政府的权利;有权罢免不称职的官员,村民可联名要求召开人代会罢免不称职的乡长、县长或者市长;公民有权请求国家修改《选举法》,实行直选乡、县领导;有权要求改革新闻制度,让私人办报、办电视和广播事业,监督政府,做国家主人。
   
   要为权利而斗争,争取政治权利,做自己的主人。用和平的方式开展斗争,渐进而行,实践公民权利。声讨并谴责打、砸、抢、烧、杀等暴力活动,告知民众这些行为都是文明所不许、法治社会所禁止,也是人民所不容的。
   
   民主与法治大业,应当由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引领完成,不能靠底层百姓。底层多痞子,他们禀性粗野,崇尚暴力,不明大是大非。若他们得势,国家会倒退,人民遭殃,又多一次封建轮回,不如现在。
   
   宁可维持现状,也不能让痞子掌握政权。
   
   民运只有在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的引领下,才会取得成功,实现人民主权。
   
   韩一村
   
   2010—07---22 北京
   
   
   
   杨光:
   
   赞成韩一村先生最近几个贴子反对痞子运动、反对“凡是”(即逢共必反)、反对打砸抢烧杀的观点。虽然他的有些表述我并不完全同意。
   
   在群体性维权、官民冲突、或民族冲突场合,低度暴力也许很难避免,有时是迫不得已,但这不成其为支持暴力、放纵暴力的理由。超过合理限度(比如正当防卫)的暴力是不可接受的,不管这暴力是谁针对谁。警察随便打老百姓不行,老百姓滥杀警察也不行。王震杀维族平民有罪,维族暴徒杀汉人也有罪。
   
   暴政与暴民都是坏东西。其实二者互为因果。我们反对暴政,却不宜以暴政来为暴民开脱,更不宜为了反对暴政,转而赞美暴民。在理论上,在道德上,这都是讲不通的。如果有朝一日,中国满大街都是杨佳,天天都有一两场75事件发生,先生们,别说中国的自由民主彻底无望,只怕我们这个国家也就真的没救了。
   
   “你不仁,休怪我不义”,或者“你坏,我比你还坏”,这是黑社会的竞争法则,绝不应成为维权与民主运动的法则。“党和政府”的确经常耍无赖、不讲理、无操守、不道德,但是我们不要向它看齐,不要与它比狠、比坏、比烂、比恶、比臭,我们仍要坚持做一个讲原则、守规矩、有善念的建设性的反对者。
   
   维权、民运需要反对(或反抗)党国的某些人、某些事、某些政策和法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凡是反对党国的,不论以什么形式和手段,全都是有利于维权与民运的。有些反对党国的言行还不如党国,或者说比党国还党国。
   
   一个不顾惜他人——包括恶人、坏人和“敌人”——的生命、自由与合法财产的人,他也许够格做一个反共人士,但他不可能是一个优秀的维权人士,也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自由民主人士。
   
   杨光
   
   2010/7/22

此文于2010年07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