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徐水良文集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与韩一村关于痞子无赖的“大讨论”


   

   
   目录:
   张三一言:小评韩一村的“痞子、无赖”大讨论
   (附韩一村:《权利在变化》等文)
   高耀洁谈妇女正当防卫
   韩一村回答
   徐水良: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
   
   
   

小评韩一村的“痞子、无赖”大讨论


   

小评者 张三一言


   
   
   在方圆括号内【张三小评:】是我对韩一村痞子、无赖大讨论的小评。
   
   

韩一村:《大讨论》


   
   
   何谓痞子、无赖?
   
   【张三小评:何谓下跪派、保皇派?】
   
   
   两类特征:
   
   一、
   
   鼓吹暴力,搬弄200多年的革命说。殊不知早时过境迁,硬把恐怖言论当正义说。党国杀人不对,你杀人就对了?无赖逻辑。最笨的方法,你可在海外、国外问一问华人,该走什么路线,他们会告诉你答案。
   
   【张三小评:鼓吹非暴力,搬弄数千年的下跪说。殊不知早已经时过境迁。
   
   党国杀国人当然绝对错误,国人回杀党国就不能说不对!先杀人者,尤其是先杀无辜平民百姓者绝对有罪,但是国人回杀党国有甚么罪?若是有罪,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正义可言?──尤其是原始正义。
   
   投降外国、“将内政拱手让洋人‘帮忙’”固然不对,你投降极权把权力让给中国人中的专制独裁极权者‘帮忙’就对了?你自己愿意下跪对了?别人也得非跟着你下跪不可?下跪、投降逻辑,是人世间最笨的脑袋才能出现的道理。你可在海外、国外问一问华人,该走什么路线,他们会告诉你答案。若你在国内,你问一下被掠夺拆迁的维权民众,他更会给出让你气结的答案。】
   
   
   二、
   
   持“凡是”言行者。他们奉行凡是党国肯定的,他们就否定;凡是党国否定的他们就肯定。这类人对事不做甄别区分,极端行事,不是推动社会进步,纯属捣乱分子。党国做事要区别两对待,该肯定的要肯定,该否定的才否定,不应耍赖。
   
   【张三小评:持“凡是”言行者。他们奉行凡是党国肯定的,他们就肯定:凡是党国肯定它代表人民,凡是者就肯定把反党国的都视作痞子、无赖、愤老、愤青。凡是党国否定的他们就否定:凡是党国说反抗他们的都是痞子、无赖,他们就反对痞子、无赖。这类人对事不做甄别区分,行事貎似持平,实则极端──向极权恶行偏极。凡是者不是推动社会进步,纯属保皇分子,是社会进步的阻派。保皇表现在哪里?就在这里:“党国做事要区别两对待,该肯定的要肯定,该否定的才否定,不应耍赖。”──例如,党国要肯定六四学生该杀,就大开杀戒(因为该肯定的要肯定,所以就得拥护党国杀学生),党国否定人类普适价值,就禁绝(因为该否定的才否定,所以必须否定人类普世价值)。】
   
   
   
   何为民主?
   
   【张三小评:何谓极权?】
   
   民主是从政治层面而言的,是指人民自己做主决定国家的政治事务,而不是靠某党、某国包办做主。当然我们应当引进并吸收世界上先进的文化和思想,这并不矛盾。
   
   民运人士非艺人,艺人可以自娱自乐,讲究个性、另类,不顾及民众,胡说八道。民运人士则不同,他要自身干净、过硬,要充分知道民众的所思所想,要尊重民意,引导民意,才可能赢得道义,而不是离背他们,看看海外冷清的民运情况,值得三思。
   
   【张三小评:甚么是政治?政治就是众人的事,由众人决定众人的事。政治大事,既不应该“靠某党、某国包办做主”,更不应该靠“某一人(例如韩一村或张三一言)包办做主”。中国的政治就应该由中国国内人民决定。最能代表国内人民权利和政治诉求的就是广大的维权民众。中国国内民众何时要求非暴力?杨佳、邓玉娇、石首、翁安…的暴力反暴政,赢得了一面倒的支持和赞扬,这是民众支持暴力还是非暴力?中国的政治就应该让这些一面倒的民众和声音决定。请不要空口说白话,请拿出事实来,你能举出类似的“人民”或民众一面倒地支持非暴力的事件给我们看看?
   
   明显的政治现实说明,鼔吹非暴力、鼔吹下跪、鼔吹投降,就是鼔吹是一条违背中国民众的路线。这条路线是不顾及正在被掠夺和维权的中国大陆民众、是不尊重民意,是一心操纵(所谓引导)民意,是背弃道义,是胡说八道。看看国内民运对海外非暴力、下跪、投降鼔吹者自吹自擂的精英反应冷清情况,就值得这些人反思。】
   
   
   我把知识分子分为三类:
   
   【张三小评:知识分子只有一类】
   
   一是御用的知识分子,他们吃官饭,说官话,为当权者服务。
   【张三小评:把御用文人归入“知识分子”是毛泽东共产党文化和思想的典型表现;把只有一种的知识分子分成为三类,是把非知识分子的文人划入知识分子类,是毛泽东和共产党对知识分子的侮辱。到今天还把知识分子分成三类,真让人有今世何年的感觉。凡是御用的(不管是有偿御用或义务御用的)文人都不是知识分子。只能称为读书人→士大夫→识字分子,绝不能称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只有一种:独立自由、没有依附,对社会,特别是对政权只持批判态度,绝不歌颂(当然,若能基于民意,基于公共利益而发言、呐喊,那就更上一层楼了)。说出“党国做事要区别两对待,该肯定的要肯定…”的话的文人绝不可能是知识分子!人人都“捞名捞利” 知识分子也不能例外。知识分子不是甚么神仙圣人,不可能不为自己利益着想,只是要守一条界限:不得损人利己;最佳选择是利己利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虚构的)雷锋式知识分子。若把“捞名捞利”作为划分知识分子的标准,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知识分子了。】
   
   二是利己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他自己,捞名捞利,尽管嘴上高调。
   
   三是公共的知识分子,他们才是出于民意,出于公共利益而发言、呐喊。
   
   
   

韩一村:《权利在变化》


   
   国际和国内都在奉行和平,这是潮流,不可逆潮流而动。
   
   【张三小评:国际奉行和平主义,有事实根据;国内奉行和平,“当今的中国,人民要的是和平,不是暴力革命,这点不容置疑。”是信口开河糊说八道。写时政评论不是写诗,写诗可以只要有丰富想象力和优美词论就足够了;写时政评论要讲究事实、要讲究知识(和常识)、要讲究道理(和常理)、要讲究理论、要讲究逻辑。你的这段评论,连最起码的事实关也过不了;正如我前面所说的,请你拿出能表现这个“潮流”的事实出来看看!我倒可以拿出反你所说的潮流的大量事来给你看。和平潮流在哪里?在共产党的宣传里、在共产党追求的“稳定”中可以找到。
   
   再讲一下道理、常识和逻辑:国际间禁止一国对另一国发动战争=禁止国内对暴力政权的暴力反抗。这是哪一家的道理?这是哪一家的法律?这是哪一家的逻辑?】
   
   从历史上看,战争曾经是国家的一项权利,即战争权。1928的《巴黎非战公约》开天辟地第一次废弃了该权利,1945年的《联合国宪章》再次重申并确定了会员国要用和平的手段解决国际争端。战争不再是权利,被人类遗弃,和平成为国际上奉行的基本准则,成为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追求。
   
   200多年前,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曾奉行革命说。为了夺取政权,实现人民主权,杀人成了权利,但革命权利是集体权利,代表了民意,不是个人权利;革命权不是天赋权利,是后天权利,需经人民确认才享有,由民意决定。当今的中国,人民要的是和平,不是暴力革命,这点不容置疑。
   
   【张三小评:既然是“革命权利是集体权利,代表了民意…需经人民确认才享有,由民意决定。”那么,通过杨佳邓玉娇石首翁安暴力反抗赢得全国一面倒的支持,这就是民意,表明了民众要革命。这就完合符合“需经人民确认才享有”的“革命权利是集体权利”的界定。偏偏是你韩一村为民作主否定民众的意志,由你个人强行代表人民决定:“要的是和平,不是暴力革命”,竟然还大言不惭地宣称:“不容置疑”。】
   
   现在没有革命者只有恐怖分子!
   
   生命权是天赋权利,不容非法剥夺。整个欧盟各国都废除了死刑,不许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国家都不杀人了,十恶不赦的魔鬼也饶他一命,中国的香港地区也如此。可见“不杀人”渐成潮流。革他人的命在国际上也行不通,反潮流。
   
   【张三小评:完全同意韩一村“生命权是天赋权利,不容非法剥夺。整个欧盟各国都废除了死刑,不许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国家都不杀人了,十恶不赦的魔鬼也饶他一命…”的说法。但是,关键是“国家不杀人”,可惜,中国现在的政治现实是国家抓人、国家杀人。你国家杀人不尊重和爱惜他人的生命,同时却要别人尊重和爱惜党国当权者的生命!天下有这么样的正义?】
   
   
   【附:韩一村,北京知名律师、宪政学者、诗人、《中国律师》杂志社特约评论员。其宣言是: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社会努力奋斗。
   
   张三一言,香港老木匠,写时政评论中的一个散兵游卒。做人的宗旨是:水泥匠做门,过得自己也过得别人。】
   
   张三一言 20100717
   
   
   

高耀洁谈妇女正当防卫


   
   受害的女士们:
   
   我告诉你们当遇到歹徒时用来自卫的四种好方法,这是60年以前我在大学读书时老师告诉我们的。前几年我在国内多所大学讲课,给女大学生讲“防止性骚扰”时也曾经讲过,有学生用啦,效果不错。这些方法虽古老,但也是对付歹徒的好方法。
   
   1.随身携带小刀,准备刺杀歹徒。邓玉姣已用过此方法。
   2.用手端掉歹徒的下颚,让其痛的自顾不暇。
   3.咬歹徒一块肉作为证据。
   4.用手捏或用脚踢歹徒的阴囊,使其马上会昏倒。
   
   如今歹徒太多,受害的女士们,请好好自卫。
   
   
   高耀洁
   
   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
   
   
   韩一村回答:
   
   在法律界是常识,但在这个圈内还需解释概念。
   暴民不等同于正当防卫。是两个不同性质的行为。
   
   
   

徐水良:高耀洁女士说的非常对


   
   
   高耀洁女士说的非常对。
   
   杀人,包括大规模的杀人——战争,有不同的性质。流氓无赖,包括成为专制暴君的流氓无赖,他们犯罪、杀人、实行屠杀和战争,像邓贵大、像64屠杀,我们要坚决反对。但公民为维护自己的权益,自由民主国家对流氓无赖和专制暴君正当防卫性质的杀人和战争,像邓玉娇杀流氓,像自由民主国家对塔利班和萨达姆的战争,我们要坚决支持。
   
   还有革命也一样,有不同性质的革命。反动的共产革命,我们要坚决反对,但进步的革命,像英国的清教革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也就是中国人一般称为的独立战争,菲律宾反马科斯的革命,不久前东欧的天鹅绒革命,还有刚刚在一些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我们要坚决支持。
   
   说“现在没有革命者只有恐怖分子!”闭着眼睛抹杀刚刚发生、还在发生的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还有正在进行的阿富汗伊拉克和其他反恐战争,硬要说“鼓吹暴力,搬弄200多年的革命说。殊不知早时过境迁”,完全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