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徐水良文集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答茅老、驳扬光
   
            徐水良

   
            2010-7-26
   
   
            1、答茅老
   
   茅老:
   
   我也谈几点原则看法,不一定对,供参考:
   
   1、共产党的问题,不是一般错误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2、摆出国际上事实和数字,进行分析,绝不是走极端。不摆出国际事实和数字,只是一味赞扬中共进步世界无双,了不起,才是走极端美化中共。
   
   3、苏联东欧共产党垮台前,除波兰以外,都没有看到什么“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但共产党统治照样垮台,共产党统治一垮台,“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立刻出现。
   
   4、不同的立场,对事情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中国政治势力三个阵营,站在自由主义伪精英和太子党权贵阵营的立场,改革当成就当然是“了不起”。但站在其他两个阵营,看法完全不同。在毛左阵营,是资本主义复辟。站在广大民众、人本主义和民主民权运动的立场,民众自发进行的,如分田单干,个体经济等等,是好的改革;但官方进行的,却是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是犯罪,根本不是“了不起”。
   
   5、三个阵营的这种争论,如果是在纯学术领域,当然可以互相尊重,可以表现得很温和。尽管我与你茅老阵营不同,立场不同,但我仍然对你很尊重,争论的同时仍然可以互相尊重。我们的争论,仍然属于学术范围。但问题是,这种争论一旦变成政治争论,尤其是某党地下势力介入,就很难表现得温和。争论还没开始,流氓无赖痞子坏蛋暴民的帽子,就已经满天飞。而且他们套别人帽子是天经地义,别人一旦根据客观事实把帽子交还给他们自己,那别人就是人身攻击。
   
   6、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反暴政反专制反中共,还是反暴民“不反中共”,其实是个政治问题,没有多少学术意义。政治问题政治解决,学术问题学术解决。因此,这个问题,恐怕难以用学术讨论来解决。
   
   
   徐水良
   
   2010-7-27
   
   
   
   附:茅于轼意见:
   
   我想简单再多说几句。很简单,很原则性。不一定对,供参考。
   
   政治必须是中庸的。共产党犯的错误就是走极端。成功的政治一定是调和各方意见,求妥协,彼此尊重,让步迁就。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坚持原则虽然好,但各有各的原则。
   
   实事求是地讲,改革三十年的成就是了不起的。是共产党在领导。但是代价也极大,而且前途不乐观,快进入死胡同了。不改不行了。怎么改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还要靠共产党内部起变化。因为现在没有可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里面有真正为国为民的人。要靠他们。我们在外面的人不要帮倒忙。要承认现政权的任何进步,并给予鼓励。同时坚决反对任何倒退,与其斗争。
   
   关于我们之间的讨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中有所进步,而不是以说服别人为目的。是自己长进为目的。所以要学习别人观点中合理的部分,纠正自己逻辑上的漏洞,过分的偏激。这样的讨论不但大家有进步,其实也是能帮助我们找到真理。
   
   茅于轼上
   
   
   
            2、驳扬光:
   
   
   反对一党专制和反对中共,是密不可分的两个问题。反对一党专制,却不反对中共,简直是天方夜谭!
   
   尤其目前中国的现实,根本不可能反对一党专制却不反中共。
   
   因此你们不反中共却要装出反对一党专制,根本没有任何可信度。
   
   你们“不反中共”,但我们和老百姓反对中共,立场不同,观点完全不同。
   
   所以你们反暴民,我们反暴政反中共。有人各打二十大板,其实是要否定中国目前的问题是一党专制问题,因此用反暴民来转移反暴政反专制。
   
   把一党专制的制度问题说成讲不讲理的道德问题,很容易混淆是非。不讲理的人永远会有,官方民间都永远会有,这样就很容易官方民间各打二十大板。任何社会都会有讲不讲理的道德问题,但中国目前的问题却是一党专制的制度问题。
   
   三十年中国“崛起”年经济增长9.9%的数字,速度当然不低,我明明白白地写着,从来没有否定。我批驳的只是:
   
   1、它不是最高的,它低于日本韩国等崛起时的速度,低于满清末年的速度,更低于希特勒德国那些年的速度。把它说成世界第一,举世无双,让人瞠目结舌,等等,不符事实。
   
   2、这个9.9%的数字,是对原先经济大倒退的一种补偿;
   
   3、为了这个数字这种速度,付出了不该付出的巨大代价。
   
   …………
   
   如此等等。
   
   因此,对我们来说,无视这些事实,去赞扬中共的进步世界无双、了不起,是蔑视自己的良知和良心。对不反中共的,却是赞扬美化中共的难得机会。
   
   什么叫“忠于事实”?明明白白地列出各方面的数字,加以对比,倒不是忠于事实?不列出数字作对比,违反客观数字表明的事实,一味赞扬美化中共的进步举世无双,倒是忠于事实?
   
   徐水良
   
   2010-7-27
   
   
   
   附:杨光意见
   
   
   茅老师讲三十年经济成就有人不高兴,认为不该讲,却忽视了茅文主旨是“政府不讲理”。有鉴于此,我也有两个问题想在此提一提,并自问自答。欢迎各方炮火,予我迎头痛击。但前提是必须“讲理”。
   
   1、支持维权、民运的人们,是否不应该肯定当今中国的任何成就,更不应该表扬中共所做出的任何正确决定、或表扬中共个别高官的正确言行?
   
   我的回答是:(1)、忠于事实比忠于立场更加重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永远好过有一说二,有二说一,即使后者有更好的动机。
   
   (2)、偶尔表扬一下中共也是很重要的,假如它真的值得表扬的话。有人说,中宣部、人民日报天天自我表扬,何需我们再凑热闹?但是,中宣部总是表扬不到点子上,甚至会把意思说反了,往往需要我们有所纠正、有所补充。(比如讲改革开放的“功绩”,中宣部自我表扬“党的好领导”,这就没有表扬到点子上。应该纠正为:“党的好领导”从农村有所撤退,农村改革值得表扬;后来从企业也有所撤退,又很值得表扬;将来从教育、医疗、房地产多多撤退,同样该表扬;若从政府、人大、政协也有所撤退,那就应该大大的、狠狠的表扬。老赖着当“领导”,咱们就得批。)
   
   (3)、假如中共有个别高官说了很顺耳的话、做了很顺眼的事,我们不妨大方一点,给人家喝个彩、叫声好。茅老师说得好,大家都双赢,社会才进步。如果中共高官说对了你也要说人家错,那又何苦呢?所以,我实在是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当中有些人竟然认为中共里面那些说了好话、做了好事的高官比说坏话做坏事的“更有危害”?这是不是中了毛泽东和“辩证法”的毒了?
   
   2、肯定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表扬中共的某些人和事,是否意味着我们就不应该再反对一党专政、追求宪政民主?
   
   我的回答是:(1)、这都哪跟哪呀!肯定中国有一些经济成就,与赞成中国的政治制度、拥护中共一党专政,是完全不搭界、不沾边的两码事。
   
   (2)、难道说只有中国经济一团糟、中国人民穷完蛋,才有利于自由民主?难道说只有共产党一无是处、从来不做一件好事,我们才有资格反对一党专政?否则,就只能由着它永霸权位、永远当“领导”了?
   
   (3)、严格地说,我们并不是反中共,而是反对一党专制。反对一党专制是无条件的,别说是一个坏党不许它一党专制,即便是一个好党,也不能允许它一党专制(那迟早会把它惯坏的)。
   
   打个不雅的比方,专政就好比强奸,你总不能说,他经济搞得不好,所以咱们不允许他强奸;如果他经济搞得很好,就由着他强奸去吧。
   
   杨光
   
   ―――――――
   
   茅老师所说三十年经济成就,并非“谀美赞颂之词”,是恰如其分的评价。这跟茅老师是不是生活在国内恐怕也没有什么关系。国内的政治气候或有可能让茅老少说几句想说的真话,却不大可能让他说哪怕一句昧心的假话。德比高山、义薄云天如茅老师者,若非内心真正认同,岂肯随意“谀美赞颂”?
   
   中国的发展速度确实很快,最近三十年里属世界最快,这是经济学界和各国舆论一致公认的事实。你可以说中国发展的代价很大,或者说质量不高、隐患很多,或者说分配不公、矛盾重重,但没有理由否认发展速度与成就本身。日本、亚洲四小也曾经有过类似的超高速发展,可茅老师并没有说中国是史无前例、独一无二的呀(何况,相对于日本、四小,中国的块头是巨无霸级,不大好比的)?这有什么不对呢?
   
   徐老先生:您老对中共的愤恨不幸蒙蔽了您的“圣聪”。大概是有些恨乌及乌了吧?凡说中共、中国一句好话的,您老都受不了?别那么脆弱好不好?正视现实才能创造未来。
   
   杨光
(2010/07/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