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徐水良文集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中国人的怨气从哪儿来》一文的一个意见


   

徐水良


   

2010-7-26


   
   
   茅老在邮件组重新发来他的《中国人的怨气从哪儿来》一文。我认真拜读了。谈一个意见。
   
   茅老写这篇文章,花了心血。有的道理讲得也很不错。但回避了关键问题,即社会制度的问题,即一党专制的制度问题。而且把制度问题,说成了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和道德说教问题。这样,不仅文章的意义大打折扣,而且产生相当的负面作用,让读者以为蛮不讲理的一党专制,可以用“政府首先要讲理”等道德说教来解决。以为一党专制的极权专制制度,能够讲道理。实际上,也回避了一个问题,即解决专制制度的问题,一般情况下(除台湾等极少数特殊情况之外的极大多数情况下),能不能回避革命道路的问题。
   
   事实上,对不讲理的专制制度,靠道德说教没有用。讲理和道德说教能够起作用,是在民主社会,人民有决定权的社会,统治者才必须讲道理。所以茅老的说教,在中共一党专制下说,对中共说,要一党专制讲道理,完全不可能。茅老的说教,是误解了中国的现实条件,茅老要政府,要有武力的一方首先讲道理,基本上不可能。
   
   改变专制制度,必须靠斗争。即使台湾等等改良,也是靠斗争来实现的。日本明治维新和美国废除黑奴的改良,还靠战争来实现,成为暴力改良或武力改良的典型。
   
   一般情况,在民众的压力下,明智的统治者在不太专制的开明专制条件下,才会妥协,才会同意并支持改良,改良才得以产生。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统治者不大可能接受妥协,不愿意讲道理。这时,民众没有办法,只能革命。通过革命,建立起自由民主制度,才能使全社会进入必须讲道理的境地。
   
   当然,茅老在国内,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直白,这可以理解。但到现在,仍然不直接点明这是中共制度问题,专制问题,不点明“不讲理”是这种专制制度固有的特点,即使在国内,也难以理解。因为这些话国内大家都在讲,这样的文章反而不讲,就不太好理解了。
   
   再说一遍,我的意思是,中国的问题,不是如茅老说得那样,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和道德说教问题,而是制度问题,一党专制的问题。
   
   上面这些话,不是否定茅老这篇文章。这篇文章还是很不错的。我讲的只是与此文相关的一个重要问题。对于这篇文章的一些其他问题,我这里就不说了。等以后有时间,再认真拜读后,再谈。
(2010/07/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