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徐水良文集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中国人的怨气从哪儿来》一文的一个意见


   

徐水良


   

2010-7-26


   
   
   茅老在邮件组重新发来他的《中国人的怨气从哪儿来》一文。我认真拜读了。谈一个意见。
   
   茅老写这篇文章,花了心血。有的道理讲得也很不错。但回避了关键问题,即社会制度的问题,即一党专制的制度问题。而且把制度问题,说成了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和道德说教问题。这样,不仅文章的意义大打折扣,而且产生相当的负面作用,让读者以为蛮不讲理的一党专制,可以用“政府首先要讲理”等道德说教来解决。以为一党专制的极权专制制度,能够讲道理。实际上,也回避了一个问题,即解决专制制度的问题,一般情况下(除台湾等极少数特殊情况之外的极大多数情况下),能不能回避革命道路的问题。
   
   事实上,对不讲理的专制制度,靠道德说教没有用。讲理和道德说教能够起作用,是在民主社会,人民有决定权的社会,统治者才必须讲道理。所以茅老的说教,在中共一党专制下说,对中共说,要一党专制讲道理,完全不可能。茅老的说教,是误解了中国的现实条件,茅老要政府,要有武力的一方首先讲道理,基本上不可能。
   
   改变专制制度,必须靠斗争。即使台湾等等改良,也是靠斗争来实现的。日本明治维新和美国废除黑奴的改良,还靠战争来实现,成为暴力改良或武力改良的典型。
   
   一般情况,在民众的压力下,明智的统治者在不太专制的开明专制条件下,才会妥协,才会同意并支持改良,改良才得以产生。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统治者不大可能接受妥协,不愿意讲道理。这时,民众没有办法,只能革命。通过革命,建立起自由民主制度,才能使全社会进入必须讲道理的境地。
   
   当然,茅老在国内,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直白,这可以理解。但到现在,仍然不直接点明这是中共制度问题,专制问题,不点明“不讲理”是这种专制制度固有的特点,即使在国内,也难以理解。因为这些话国内大家都在讲,这样的文章反而不讲,就不太好理解了。
   
   再说一遍,我的意思是,中国的问题,不是如茅老说得那样,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和道德说教问题,而是制度问题,一党专制的问题。
   
   上面这些话,不是否定茅老这篇文章。这篇文章还是很不错的。我讲的只是与此文相关的一个重要问题。对于这篇文章的一些其他问题,我这里就不说了。等以后有时间,再认真拜读后,再谈。
(2010/07/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