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小龙女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作者:缪一轮,KARAX-ED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发布时间:2010-7-16 14:51:32

   
   KARAX-ED:我认为,设计新的改革路线图,首先是要明确改革的目标是什么,这是一个理念的问题,必须首先确立这个理念,还有达成这个目标理念的要件,又是什么。只有在这个问题上取得了全国上下的共识,具体的技术性的问题相对就好解决,至少是公众可以承受和磋商的。
   
   改革不等于是发展,现在应该有这样一致的认识,改革,是有它的具体含义的,不是任何层次上的调整和变动都是我们所孜孜以求的改革,改革的客体是国家的公共制度,政治制度,国家制度;而发展是另外方向上探讨的问题,比如说实现四化,实现共产主义,实现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等。显然它们的目标是不同的。
   
   我们的改革就是把现在的制度调整转型到一个保障国民人权,保障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国家制度上,这个制度,具体是什么,很清楚。是民主制度,宪政的制度。
   
   至与实现小康,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有在这个稳定的公共制度上,才是有可能,也才有探讨的现实性。 这个理念是不是已经取得了上下---最高层到基层民众---的共识呢(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最高层)?可以探讨,但是没有这个确定的目标,清晰的号角,改革注定是艰难的,盲目的,失败的。“若吹无定的号角,又怎能打仗呢?”它将为权力阶层把持和操纵,正如现实所呈现的,民怨沸腾,社会分化,最终导向国家和社会的溃败。
   
   现在中国的国家制度,从结构上,不是一个民主制度,因为它不是人民自我的治理--民治国家,而是他治国家。
   
   中国,甚至不是一个民族国家,因为,作为一个国家,缺乏真正的凝聚理念和统一意志。我们没有国家认同,从历史上来看,基本上都没有,我们有皇帝认同,君主认同,朝廷认同,现在是党的认同,忠诚和爱戴国家,曾经是忠诚和爱戴皇帝,朝廷;现在是忠诚和爱戴党,以及党的形象代言人---党的领袖。当我们冷静下来,认真思考一下,在我们说应该爱国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爱的对象究竟是什么呢,我想,许多人会很茫然的。
   
   国家在哪里呢?国家是什么,不是说国家是我们的家园,或者祖国(HOMELAND),这个朴素的,生活性简单认识。国家(NATION),是我们这些人共同组织起来的政治共同体和民族共同体。是一种共同认可的政治原则和制度,以及自然属性的种族血缘(民族是一个政治概念,刻画的是政治属性;而种族是一个自然概念)。国家更不是党,因为,党是少数人的团体,而且它缺乏稳定性以及和全国民众的一致性。当某个人说,我们不应该爱国,因为这个国家是蒋**,KMT的国家的时候,这令闻者非常痛苦,因为,他完全在错误的方向上界定国家和党的关系,在他的认识中,全然没有国家,只有党,甚至只有党的主席,这样的人,怎么能建立一个人民为大,天下为公的国家制度呢?
   
   事实上,不但他是这样的,而且他所“缔造”的国家制度,也正是这样的。
   
   国家就是国民自身,而不是党,党也不是人民,它没有资格用人民这个宏大的政治正确的名词来指自身,否则就是挟人民以自重,以人民为人质的政治诡计。 所以,实施政治改革理念的一个基本要件是,确立国家认同,废除政党认同。否则这个政党认同会成为所有的政治改革的巨大障碍。
   
   因为从一定的意义上,政治改革和瓦解政党认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现在以发展代替改革,用发展的效果来淡化改革的必要性,甚至否定改革的必要性。用政党认同来代替国家认同,使国民只知道有政党,而不知道有国家,事实上,这是对于国家真正的侵蚀和瓦解。不仅如此,还制造威胁舆论,似乎离开了坚持了党的全面领导 ,国家就会分崩离析,会瓦解,陷入巨大的动乱和倒退。呵呵,难道离开了民主党的领导美国就会瓦解?美国反复在瓦解,那么还有这个美利坚合众国的存在吗?
   
   缪:由于几天没有上网也没有打开短信箱,所以迟至今天才拜读到您的短信。您的见解总是那么深刻中肯,令我茅塞顿开,认识到您所说的才是问题的根本。然而,我又觉得您的论述始终还没有充分展开,其中所涉及的要害问题,几乎都还有必要作进一步的阐述,否则人们会有一连串的问题等着您的进一步回答,或者就会有许多进一步解读中的误读。
   
   比如,在美国,没有了民主党还有共和党,可是,在中国,没有了共产党就没有任何政党能够够取代它,这至少是目前的现实(当然是指目前的大陆)。
   
   一方面人们感觉到我们已经达到了总崩溃的边缘,另一方面,又感觉到专制实力强大得难以撬动。一方面人们觉得我们这个党已经僵化到没有了一丝生机,另一方面人们又感到党国体制如此完备强大,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打破,然后引导我们国家走上一条健康发展的道路。甚至连这样的现实转机都找不到。
   
   这些问题的的确确是盘绕在许多人们脑子里的、反反复复被思量的问题。我非常希望君能够就这些问题做一个深入浅出的系统的论述来驱开这重重迷雾。
   
   K:缪先生,您的回复,我看了,但是没有立刻回复。原谅。 您说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取代中共,而美国则不然。的确如此,因为中国共产党和美国的政党,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政党,所以才能出现这个问题,我曾经说过的执政党/在野党和统治党的区分,您也许还有印象。
   
   有政府系统,有全国人大,那么这个政党国家职能究竟是什么?政党政治的国家,党是为了中央政府换届而作为候选的政策团体。中国没有这样的选举,只有任命和指定,而且,政府官员可以由人大来选举和任命嘛。中国的人大和党,总有一个是多余的,因为,人大,就该机构的政治功能而言,就是民意机构,从而是全体公民的主权机构;而党也是人民意志的总代表(先锋队,三个代表),也就是说,它也是主权机构,这里出现了两个不同的组织,来行使同样的功能,如果不是叠床架屋,又是什么?
   
   中国共产党是什么,就是一个独立的社会团体,政治团体,它声称是忠诚代表全体国民的意志,但是它们又有自己的一个完整的政治,经济纲领和发展模式。 它领导全国,使全国人民服从它的政治意志、经济秩序和社会管制模式。它能占据这个至高无上的国家政权地位的依据,或者说政治合法性。 第一,就是党的学说理论的真理性---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已经成为一个高度抽象的符号,它的价值不是它的具体学说内容,因为,内容已经抽空了,而是作为一个神圣的真理冠冕。所以党的领袖的学说,都要给予神圣加冕,从而誉为“中国化的、当代的马克思主义”。但是究其实际,无非是党中央的现实政策而已,政策没有真理与否意义,而只是有效与否; 第二,它的历史实践的正确性,或者说绩优性。所以,党的历史,必须被制造成一个真理的,伟大的,光荣的历史,能作为“代”的党的领导人,必须也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党的政策也是一贯如此,“始终是做到了三个代表”的,这个历史,正如,袁腾飞所说,整个就是一部秽史。这一切,就是要维护着一个“神圣家族”永远的真理光辉,只不过,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阴谋,历史阴谋。历史的绩效,是历史,但是,正如一个白俄学者德.阿宁说的:每个独揽大权的领袖人物,实际上自己就是历史学家。第三,它确立的社会目标至上性,比如民族解放,实现共产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确立这样宏大的目标 以作为凝聚全民族意志和核心,因为没有另外的集团有资格确立这个目标,有能力动员社会和组织社会。这种唯一性,也成为它的唯一性,合法性的根据。但是党的社会目标可能是和全体国民的利益一致的,但是也可能不一致,这个目标也未必是它唯一可以负责的。比如民族解放,当然符合全体国民的最高利益,但是共产主义冲动呢?是不是一场灾难?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具体的道路和方向是什么呢?什么又是民族的伟大复兴呢?总之,这样的一个党,已经成为人民,成为国家本身,也就是我说的国家认同,已经被政党认同所取代。党和人民只能成为相对的关系,如果不是说对立的关系的话,当然,在中性的意义上理解,也就是对立关系。然而,正因为,党已经僭越为国家和国民的地位,那么国家的发展确实不能没有这个党,否则,国家就不能凝聚为一个统一的国家了。现在确实如您说的,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取代中共,但是,这不是理论上不能,而是现实力量的不能。如果不能取缔党在国家如此特殊的地位,那么民主政治,就不可能落地。 中国的问题,不是贫富与否,落后与否,而是国家政治没有民主化。它并非不能使国家作为整体而繁荣,但是只能造成一种畸形的繁荣,一种缺乏凝聚和稳定的社会状态与国民心理。
   
   即便是控制一个地盘的黑社会组织,也力求保持该区域的繁荣和秩序。所以,中共能保持国家实力的增长,无法证明它是一种合理的政治。畸形的繁荣,涣散的社会,注定是不能持久的,只能使问题更加深层次和严重固着化。
   
   苏联是如何解体的?当时,苏联的国民生产和生活依然是世界前列的,科技,工业,经济,军事基础是非常强大的。但是依然解体了,发生了严重的倒退。苏联共产党遭到了苏联人民的抛弃。无论有多少的因素,但是说归根结底,苏共正是自己的掘墓人,不失为确论。这未必不是中共命运的一次预演。 现在的问题,确实没有一个清晰的方向,都是不确定的,这只能取决与中共对于社会的判断,毕竟中共就是国家,拥有国家能持有的所有力量。
   
   如果认识到国家和政党的关系,那么中共走下神坛,又算什么呢?废除政党神圣性,废除改头换面的政教合一,废除国家政治生活中的政党认同,实现党和政府的分离,党和军队的分离,党和人大的分离,落实宪法精神,从而许可公民组织政党团体,实现政党政治,使得国家政治生活民主化,自由化,用宪法精神和民主理念作为凝聚国家和人民的核心价值观,那么中共也就卸下了它不应该负担的重担,中国是可以避免苏联的命运的。或者,一意孤行,反正不是祖产,不过一权力舞台的过客而已,也没有因为辜负列祖列宗重托的精神审判,相反,可以任意游走在权力和财富之间,大肆攫取超额资本,乃至以海外为根据地,那么中国真的会重蹈覆辙,我说的不是党国制度的崩溃,这是值得期待的,而是国家的严重倒退。所以,中国的未来,就是一场光荣革命能不能发生。是英国那样的,而不是法国那样的。这取决全体中国人,也取决中共的高层,尤其如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