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千古女子悼夫诗]
小龙女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女子悼夫诗

   千古女子悼夫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唐•杜牧《清明》
   
   中国文学史上有这么一种现象:男性诗人留下了许多优秀的悼念妻妾的作品,而女性诗人却极少留下悼念夫君的作品。

   
   前一种情况,《诗经•邶风》中的《绿衣》(毛诗序说是“卫庄姜伤己”之作,但是从内容看,更像是男子悼念亡妻之作),西晋的潘岳(《悼亡诗》),唐朝的元稹(《遣悲怀》等)、李商隐(《李夫人三首》、《正月崇让宅》、《房中曲》等),宋朝的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贺铸(【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清代的纳兰性德(【青衫湿•悼亡】、【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等),等等,我们随手就可以举出一长串名单。
   
   而后一种情况,即女性悼念夫君,可以大致跟男性悼亡诗词相提并论的作品,虽然不能说一首也没有,却也可以肯定是寥寥无几。就连善于抒发伤感之情、诗词成就跟多数一流男性诗人相比毫不逊色的李清照,也没有像样的悼亡之作,至少没有可以跟苏轼的【江城子】、贺铸的【鹧鸪天】旗鼓相当的悼亡诗。李清照的诗《偶成》和词【好事近】(风定落花深)虽然也是悼亡之作,但是因为语言过于含蓄,缺少了感人的力量。可能会有人举出【声声慢】(寻寻觅觅)一词作为证据,反驳我的观点。对此,我的回答是:这首词是李氏早年青州时期的闲愁之作,不是赵明诚死后的悲痛之作。这个问题本人已经有专文谈论,此处不赘。
   
   在寥寥无几的女性悼亡夫君的作品中,我认为汉乐府中的《公无渡河》和清人商景兰的《悼亡诗》堪称双璧。清明时节,我来谈一下这两首女性悼亡诗,多少有点替天下女性对亡故的夫君表示一下哀悼怀想之情的意思。
   
   先来看《公无渡河》。诗如下: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公无渡河》是《相和歌词》之一,即《箜篌引》,据此可知,它属于以箜篌(类似今天的竖琴)为主要乐器伴奏的诗歌。据《乐府诗集》卷二十六引晋崔豹《古今注》,这首诗歌源于一个真实的悲情故事:朝鲜津卒(在一处渡口摆渡的兵卒)霍里子高一天早晨去划船,一个白发老人,披头散发,提着酒壶,冲进激流中就想过河。他的妻子紧随其后,但劝阻不及,老人溺死在河里。于是,她就弹起箜篌,唱起了忧伤的歌:“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歌声凄怆。弹唱完毕,她也投河自尽了。霍里子高回到家里,把这事说给妻子丽玉听。丽玉听后,十分难过,也拿箜篌弹唱起这首《公无渡河》,听到的人“莫不堕泪饮泣”。丽玉又把这首诗歌传给邻居女子丽容,丽容给它取名《箜篌引》。
   
   短短四句,十六个字,由于情真意切,在中国得到广泛传播,深受历代诗人们的喜爱甚至追捧。南朝梁刘孝威,唐朝李白、李贺、温庭筠、王建、王睿、陈标、李咸用等人都不避重复,以此为题目,为素材,进行再创作。请看其中两首: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吼万里触龙门。
   波滔天,尧咨嗟,大禹理百川,儿啼不窥家。
   杀湍湮洪水,九州始蚕麻,其害乃去。
   茫然风沙,被发之叟狂而痴。
   清晨径流欲奚为,旁人不惜妻止之,公无渡河苦渡之。
   虎可搏,河难凭,公果溺死流海湄,有长鲸白齿若雪山。
   公乎公乎,挂骨于其间,箜篌所悲竟不还。
   (李白《公无渡河》)
   
   有叟有叟何清狂,行搔短发提壶浆。
   乱流直涉神洋洋,妻止不听追沈湘。
   偕老不偕死,箜篌遗凄凉。
   刳松轻稳琅玕长,连呼急榜庸何妨。
   见溺不援能语狼,忍听丽玉传悲伤。
   (李咸用《公无渡河》)
   
   感慨唏嘘,痛惜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间。
   
   再来看商景兰的《悼亡诗》。诗如下:
   
   君自垂千古,吾犹恋一生。
   君臣原大节,儿女亦人情。
   折槛生前事,遗碑死后名。
   存亡虽异路,贞白本相成。
   
   商景兰,字媚生,浙江山阴(今绍兴市)人,祁彪佳之妻。祁彪佳,字弘吉,跟商景兰同乡,明崇祯朝为御史,后在南明福王朝做苏州巡抚。清军攻陷南京,祁彪佳绝食自沉池中而死。商景兰在这首诗里,对丈夫的以死保忠臣全气节表示敬重,但同时也说明了自己活着是为了抚育子女。一死一生,一个忠贞不二,一个清白无暇。尽管生死路殊,但是情爱相通,相配。可见,诗人是一位理性与情感兼备的女性,这在理学大行、讲究“生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明朝,实在是难能可贵。就是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像这样感情与理性合理兼容的诗词,也是不多见的。
   
   两首作品,两个女人,都值得我们于清明时节,在祭奠先祖、追怀亲人之余,沉吟一番,敬献心香一瓣。
(2010/07/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