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文雅的骂人话]
小龙女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雅的骂人话

   文雅的骂人话
   
   来源:一宁网 历史走廊 > 文史 时间:2010-04-20 23:37 作者:丁启阵
   
   有一个老段子,专门嘲笑读书人话语的苍白孱弱不切实用,大致是这样讲的:

   
   某日,一读书人跟一粗人发生龃龉。粗人撸袖拔拳虚张声势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国骂粗话,滔滔不绝,精彩纷呈,淋漓酣畅。读书人于“是可忍孰不可忍”之际,嗫嚅着郑重声明:“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以为我们读、读、读书人不会骂、骂、骂人,你、你、你母亲的!”
   
   其实,古往今来,并非所有读书人全都是如此不谙咒骂语言艺术的。倘若搞一个世界杯、奥运会、世博会级别的国际对骂大赛,读书人的成绩未必会比文盲、半文盲差到哪里去,没准,最后胜出者多数是读书人呢。君不见,一生皆以继承、宣扬斯文为己任的孔圣人,都有“老而不死是为贼”、“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等诸多精彩骂人话语流传后世。
   
   我无意胪列古往今来读书人苍劲有力的骂人话,怪力乱神,子所不语,诅咒谩骂,余所不喜——和谐社会,当以和颜悦色为贵。这里,我只准备说一说一句斯文而不见得苍白孱弱的骂人话。
   
   众所周知,市井百姓,骂一个人傲慢无知、缺乏自知之明,有这么一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其实,这样的骂人话,古代读书人嘴里(笔下)早就有了,那便是:“汝何不以溺自照!”一时之间,哪一种骂法更能令人理性顿失、怒火中烧、眼冒金星、口吐白沫,恐怕是不容易定夺的。
   
   那么,是古代哪位读书人如此有才,为什么事情这样骂人呢?以情理推断,如彼有才、因某事那样骂人的事情,我华夏几千年之文明史上,应该是发生过多次乃至无数次的,载诸文献史册的,也应该有多次乃至无数次的。但是,由于本人读书不多,见闻不广,只见到一处。这便是,明代“后七子”之一王世贞,因为另一位“后七子”谢榛(茂秦)自称所作长篇诗歌兼有李白杜甫之优点,而出此咒詈之语:
   
   谢茂秦年来益老悖,尝寄示拟李杜长歌,丑俗稚钝,一字不通,而自为序,高自称许,其略云:“客居禅宇,假佛书以开悟。暨观太白、少陵长篇,气充格胜,然飘逸、沉郁不同,遂合之为一,入乎浑沦,各塑其像,神存两妙,此亦摄精夺髓之法也。”此等语何不以溺自照!(见其《艺苑卮言》卷七)
   
   读过一点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同在明代“后七子”之列的王世贞、谢榛,有着相近的文学主张,都推崇盛唐诗歌;而且,王世贞跟李攀龙等人一道,一度尊奉谢榛为诗社大佬;王世贞本人,也曾在著作里对谢榛的诗作赞不绝口。之所以有此一骂,固然跟谢榛本人晚年昏聩、妄自尊大不无关系,但是,据行家研究,这跟王世贞、李攀龙后来羽毛丰满、不再需要谢榛这块招牌,也有相当的关系。谢榛虽然是诗坛前辈,名声不小,但是他不同于王世贞、李攀龙的头上有“进士出身”这圈光环,他是一介白丁。
   
   先是肃为上宾,以礼相待,觥筹交错、诗赋酬唱之际,号称志同道合;后来又翻脸不相认,甚至写绝交书(李攀龙有《戏为绝谢茂秦书》),王世贞等人又都站在李攀龙一边,极口诋毁谢榛;难怪谢榛有“奈何君子交,中途相弃置”的感慨(《杂感寄都门旧知》)。
   
   文人相轻,自古以来都是一句贬义的话,一杆子打翻整船人。对此,我向来不敢苟同。文学史上,文人并非都是相轻的,相互推重的也有不少;再者,适当的相轻未必就是坏事。文人之间,一味地相互吹捧,或许更加糟糕。有了这种认识,再来看文人之间的谩骂,就不会千人一面、万人一腔地只有鄙夷之色、挞伐之声,你或许会觉得,那其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2010-4-17
   
   丁启阵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授
(2010/07/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