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文雅的骂人话]
小龙女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
·史上最牛的淘宝实物雷人语录
·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哈哈 总结2008年度语文
·百年诺贝尔正当花季
·向始终如一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致敬[原创]
·八项事件反映中国当局重大政治转向信号
·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年启示录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朝鲜半岛炮声隆[原创]
·陈致中高票当选,说明了什么?[原创]
·信马由缰,胡思乱想[原创]
·易中天:中国禅宗的境界
·中国汉字禅机(组图)
·十句经典话写尽中国史
·民国四大美男子之―――汪精卫
·雷颐: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杜君立:枪与玫瑰
·刘自立:日本无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雅的骂人话

   文雅的骂人话
   
   来源:一宁网 历史走廊 > 文史 时间:2010-04-20 23:37 作者:丁启阵
   
   有一个老段子,专门嘲笑读书人话语的苍白孱弱不切实用,大致是这样讲的:

   
   某日,一读书人跟一粗人发生龃龉。粗人撸袖拔拳虚张声势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国骂粗话,滔滔不绝,精彩纷呈,淋漓酣畅。读书人于“是可忍孰不可忍”之际,嗫嚅着郑重声明:“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以为我们读、读、读书人不会骂、骂、骂人,你、你、你母亲的!”
   
   其实,古往今来,并非所有读书人全都是如此不谙咒骂语言艺术的。倘若搞一个世界杯、奥运会、世博会级别的国际对骂大赛,读书人的成绩未必会比文盲、半文盲差到哪里去,没准,最后胜出者多数是读书人呢。君不见,一生皆以继承、宣扬斯文为己任的孔圣人,都有“老而不死是为贼”、“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等诸多精彩骂人话语流传后世。
   
   我无意胪列古往今来读书人苍劲有力的骂人话,怪力乱神,子所不语,诅咒谩骂,余所不喜——和谐社会,当以和颜悦色为贵。这里,我只准备说一说一句斯文而不见得苍白孱弱的骂人话。
   
   众所周知,市井百姓,骂一个人傲慢无知、缺乏自知之明,有这么一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其实,这样的骂人话,古代读书人嘴里(笔下)早就有了,那便是:“汝何不以溺自照!”一时之间,哪一种骂法更能令人理性顿失、怒火中烧、眼冒金星、口吐白沫,恐怕是不容易定夺的。
   
   那么,是古代哪位读书人如此有才,为什么事情这样骂人呢?以情理推断,如彼有才、因某事那样骂人的事情,我华夏几千年之文明史上,应该是发生过多次乃至无数次的,载诸文献史册的,也应该有多次乃至无数次的。但是,由于本人读书不多,见闻不广,只见到一处。这便是,明代“后七子”之一王世贞,因为另一位“后七子”谢榛(茂秦)自称所作长篇诗歌兼有李白杜甫之优点,而出此咒詈之语:
   
   谢茂秦年来益老悖,尝寄示拟李杜长歌,丑俗稚钝,一字不通,而自为序,高自称许,其略云:“客居禅宇,假佛书以开悟。暨观太白、少陵长篇,气充格胜,然飘逸、沉郁不同,遂合之为一,入乎浑沦,各塑其像,神存两妙,此亦摄精夺髓之法也。”此等语何不以溺自照!(见其《艺苑卮言》卷七)
   
   读过一点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同在明代“后七子”之列的王世贞、谢榛,有着相近的文学主张,都推崇盛唐诗歌;而且,王世贞跟李攀龙等人一道,一度尊奉谢榛为诗社大佬;王世贞本人,也曾在著作里对谢榛的诗作赞不绝口。之所以有此一骂,固然跟谢榛本人晚年昏聩、妄自尊大不无关系,但是,据行家研究,这跟王世贞、李攀龙后来羽毛丰满、不再需要谢榛这块招牌,也有相当的关系。谢榛虽然是诗坛前辈,名声不小,但是他不同于王世贞、李攀龙的头上有“进士出身”这圈光环,他是一介白丁。
   
   先是肃为上宾,以礼相待,觥筹交错、诗赋酬唱之际,号称志同道合;后来又翻脸不相认,甚至写绝交书(李攀龙有《戏为绝谢茂秦书》),王世贞等人又都站在李攀龙一边,极口诋毁谢榛;难怪谢榛有“奈何君子交,中途相弃置”的感慨(《杂感寄都门旧知》)。
   
   文人相轻,自古以来都是一句贬义的话,一杆子打翻整船人。对此,我向来不敢苟同。文学史上,文人并非都是相轻的,相互推重的也有不少;再者,适当的相轻未必就是坏事。文人之间,一味地相互吹捧,或许更加糟糕。有了这种认识,再来看文人之间的谩骂,就不会千人一面、万人一腔地只有鄙夷之色、挞伐之声,你或许会觉得,那其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2010-4-17
   
   丁启阵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授
(2010/07/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