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小龙女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
   
   隋唐时期,长江流域的经济文化迅速崛起,吴越故地(今天江浙沪一带)成为人人向往的游览胜地。其中扬州、苏州、杭州,更是人们趋之若鹜的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关于杭州,唐代诗人白居易已经有多首诗词描写其景物之胜、风情之美;到宋代,苏轼也写过不少歌咏西湖美景的诗词。在众多赞美杭州及西湖的诗词中,柳永的这一首词,跟白居易的诗《钱塘湖春行》和词【忆江南】(江南好)、韦庄的词【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苏轼的诗《饮湖上初晴后雨》等等,同为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名篇佳作。因为它是长调词,字数比一般作品多,因而在摹写景物、刻画风情时,比其他诗词作品更加生动,更加细致,更加丰富。
   
   检测美女之美,我们有一个祖传的方法,那便是:看她们所能坑害的对象。最高级别的美女,是能坑害一个国家或一座城池,即所谓的“倾国倾城”。借用一下这个方法,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结论:柳永的这一首【望海潮】词,堪称顶级的美词。因为,它曾经“倾国倾城”了。
   
   柳永死后约150年出生的罗大经,在其名著《鹤林玉露》丙编卷之一“十里荷花”条记载:柳永的布衣之交孙何做杭州刺史的时候,柳永去拜访他。会面之时,作了这首【望海潮】词相赠(陈元靓《岁时广记》引杨湜《古今词话》说,因为孙何衙门门禁太严,柳永根本无法见老朋友一面,只好请名妓楚楚在中秋节的堂会上演唱这首词。孙何得知是柳永所作,这才延请他进府会面。这大约是一种演义。众所周知,把柳永跟妓女捆绑在一起,是我国民间传说的一种定势思维)。这首词很快便传入市井,传遍大街小巷,“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自然,也就传到了金主完颜亮那里。完颜亮读到词中“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两句,陶醉之余,竟然产生了据为己有的野心,“遂起投鞭渡江之志”。也就是说,柳永的【望海潮】直接导致了金国对宋朝的大举军事进攻,给孱弱的大宋王朝廷惹出了天大的灾祸。
   
   公元1125年10月,金国开始了其建国以后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兵分东西两路,攻打宋国,拉开了宋金大战的帷幕。东路军由完颜宗望率领,攻打燕京;西路军由完颜宗翰率领,攻打太原。东路军攻破燕京之后,渡过黄河,一路南下,直逼北宋国都汴京(今河南开封)。见势不妙,宋徽宗禅位于太子赵桓,是为宋钦宗。次年一月,金国西路军进至汴京城下,逼宋朝廷同意割地赔款后撤军。同年八月,金军又两路攻宋,闰十一月,两军会师进攻汴京,宋钦宗亲自至金营议和,被金人拘禁。次年一月,汴京被金军攻破,徽、钦二帝被俘,北宋王朝宣告灭亡。公元1158年,金海陵王完颜亮于营建南京(开封)宫室的同时,征调各路军队,准备南侵灭宋。1161年二月,完颜亮从中都出发,六月,抵南京,亲自督大军渡过淮河,出庐州(今安徽合肥),命工部尚书苏保衡率水师由海道直趋临安(今浙江杭州)。若不是完颜亮后院失火,死于内乱,南宋朝廷很可能就提前遭受了灭顶之灾。
   
   宋人谢处厚有一首诗专门写这个事情:“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宋代之后,有不少人都把柳永的这首【望海潮】词看做金人南侵的直接诱因。当今的文学史著作,也不乏津津乐道此事的。只是是否唯一诱因,有不同说法,谢处厚、罗大经似乎是认柳词为唯一原因的。但是,《金史•梁珫传》的记载不太一样。元人所修《金史》言,完颜亮之所以“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除了柳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完颜亮宠臣梁珫曾向他“极言宋刘贵妃绝色倾国”。
   
   我相信,金人侵宋,一定有着比杭州西湖景色和宋朝某个绝色妃子更重要、复杂的原因。但是,既然古往今来都有不少人愿意相信柳永词是一个祸因,至少可以证明:柳永这首【望海潮】词的艺术魅力是非同寻常的。
(2010/07/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