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熊飞骏的博客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
    (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熊飞骏
    一个人的人生道路是由他的知识层面、价值取向和人生品味决定的。
    在校学生所能达到的知识层面、价值取向和人生品味在很大程度上受他所学的教科书的影响,对于多数学生来说这种影响是终生的和决定性的。

    健康理性的人生品味、价值取向和较高的知识层面能使一个人拥有幸福、富有魅力且有益社会的人生。
    在校学生要想拥有健康理性的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达到较高的知识层面,他所学的教科书就必须是内容真实且质量一流上乘的。
    令人痛心的是:我们的中小学甚至大学教科书却充斥着大量的谎言和次品。
    充斥谎言和次品的教科书绝不可能使学生达到较高的知识层面;更不可能培养出健康理性的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
    我们在教科书里掺杂谎言和次品的作法由来已久,在上世纪文革期间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但掺进谎言和次品,而且在教科书里注入毒害学生灵魂的毒汁。无处不在的“阶级斗争”教育就造就了一代冷血残忍的红卫兵,给中国社会造成了亘古未有的深重灾难。
    我的启蒙教育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记得二年级上语文课时老师布置的作业是用成语“心黑手辣”造句。当我们造不出来时老师就在黑板上造了一个“范句”供我们依样画葫芦:
    “我们对待阶级敌人决不能心慈手软,要心黑手辣!”
    那样的异化教育自然造就了我们的幼小心灵特别适合制造“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之类的社会悲剧!童年时期的我特别嗜好攻击性暴力和虐待小动物就是当时“斗争教育”的可悲成果。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教育事业上做出了大量“拔乱反正”和“实事求是”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和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事业比起来还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远远不能适应“与时俱进”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
    我们的教科书依旧存在大量的次品和谎言!
    谎言和次品主要存在于历史和语文教科书;尤其是历史教科书里的谎言更是连篇累牍。
    我们的教科书把整部中国历史改编成了国民“自我意淫”和“自我膨胀”的“英雄史诗”。在各朝代历史课程中,下面的一些历史观“命题”是不容怀疑的: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光辉灿烂。
    中华民族是勤劳勇敢,不畏强暴,自强不息的。
    中国各朝代虽然也有黑暗的时候,但错误罪恶都是极少数帝王将相犯下的,广大人民群众是永远不会犯错误的。
    中国历史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前进的;
    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最发达先进的国家,只是在鸦片战争后的近代才落伍了。
    中国近代的落后是由西方列强的野蛮侵略造成的;西方列强才是中国近现代全部悲剧的罪魁祸首。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农民起义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
    西方列强亡我之心不死,他们永远不会对中国安什么好心。
    …………
    这些年我在工余时间系统阅读过教科书之外的原版中国史,从《二十四史》到《剑桥中国史》以及黄仁宇等“独立历史学者”的研究成果无不涉猎,结果发现上述那些“命题”不但不是不容怀疑的“真理”;相反有些还是自欺欺人的“伪历史”式“假命题”。
    第一个“命题”中的“源远流长”勿庸置疑;但“光辉灿烂”实在有点牵强。周而复始自毁文明成果、为敌复仇式自相残杀的民族内战显然与“光辉灿烂”无缘。
    第二个“命题”中的“勤劳”说中了;但“勇敢、不畏强暴、自强不息”则不敢当。中华民族在唐帝国以前确然如此;可在以后的近千年时间则患了不可救药的“软骨病”,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做着被征服的恶梦,且征服我们的民族多是人口和资源比我们少十倍甚至百倍以上的草昧民族。我们“窝里斗”时象“英雄”对外则象“狗熊”。满族入主中原时才一百万人;那时的中国则有近一亿的庞大人口!如果历史上的我们真个“勇敢、不畏强暴、自强不息”,那些成功的外族入侵就不可得趁。想想“扬州大屠杀”时,一个满人逮住几百号中国人,然后挨个挥刀砍杀,中国人挨个走出来引颈受戮的镜头,怎么看都无法把这群人和“勇敢、不畏强暴”联系起来。如果这几百号人的群体奋起反抗,那个满人别说手里拿着一把普通的大刀,就是拿着“原子弹”也不一定管用!
    第三个“命题”一样站不住脚,尽管达官显贵是各王朝由盛转衰由光明走向黑暗的根源,错误和罪恶主要是这帮人犯下的;但广大人民也并非永远不会犯错误,甚至有时会犯下比达官显贵更严重的错误,对国家民族的没落一样难辞其咎。每当国家走向没落或崩溃时的社会景象常常是“官不象官民不象民”。如果广大人民不犯错误,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切实负起对国家民族的责任,不充当腐败官僚自觉或不自觉的帮凶,达官显贵以权谋私倒行逆施时就会有所顾忌,就不致酿成全社会崩溃的灾难。
    第四个命题也许适合全人类文明史;但不适合中国历史。中华文明在两千二百年专制集权历史长河中是每况愈下的。中华文明最灿烂的时期是春秋战国时期;汉唐文明则光芒万丈气吞山河;以后的宋、元、明、清文明要么弱不禁风,要么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后被成功的外族入侵拦腰斩断。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也由汉唐时期无与伦比的超级强国坠落成清朝末年近乎白痴般令人宰割的“东亚病夫”,在鸦片战争时期四亿五千万国民被两千五百个入侵的红胡子洋人击败,连昔日进贡都不见得够格的弹丸小国比利时也可强迫它签订“不平等条约”。
    第五个“命题”中的“发达”尚可;但“先进”则未必。因为一个国家“先进”与否不仅包括“生产力硬件”而且包括“制度软件”。中国的“生产力硬件”在鸦片战争以前的相当长时间确然是世界上相对“发达”的(撇开科技水准);但“制度软件”自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制起则一直滞后。欧洲在两千三百年前的古希腊罗马时期创立的“制度文明水准”我们甚至直到今天仍无法超越。我们千万不能小看“制度软件”,它和“生产力硬件”同等重要。打个简单的比方:发达的“生产力硬件”好比你拥有一颗威力极强的“原子弹”;“制度软件”则相当于这颗“原子弹”交给谁来操纵控制,用于什么目的和什么时机使用的问题。如果“制度软件”落后,这颗原子弹就极有可能落至流氓黑社会手里,作为恐吓甚至屠杀人民的有力工具;或者盲目向外投放,招来各国毁灭性的报复,就象慈禧太后当年一个晚上向世界各国宣战引来“八国联军”一样。西洋文明在十七世纪以前的“生产力硬件水准”一直远远落后中国;可因为拥有“自我纠错”机能相对先进的“制度软件”,较少重复历史上同样的错误,结果在近现代后来居上,把“硬件发达软件落后”的大中华帝国远远抛在后面。
    第六个命题也一样站不住脚。日本在十九世纪中期一样经受了西方的强制性入侵,可日本民族却因此走上了崛起自强之路,从一个国民连“姓”都没有的“中国学生”跃升为这个星球上“世界第二亚洲第一”仅次于美国远超老师的科技文明强国。我们能否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没有西洋文明的强制性介入,今天的中国人极有可能仍跪在皇帝和县太爷面前三跪九叩?
    第七个“命题”你只要看看袁崇焕的悲剧和农民领袖黄巢、洪秀全的所作所为就会忍不住哑然失笑。抗金民族英雄袁崇焕被崇祯皇帝宣布为“汉奸卖国贼”后,首都广大民众的眼睛并没有“雪亮”起来,而是充当崇祯皇帝的“帮凶”,争先恐后在刑场上争吃袁崇焕的肉?其实“民意”是最容易操纵的,伟大领袖就是“操控民意”的超级大师。你千万别把坚守“真相”和“真理”的希望寄托在普通民众身上,只有极少数仁人志士才会拒绝被“愚弄”;也不要相信“得天下者就一定得民心”之类的一厢情愿。黄巢和洪秀全两人得势后一个开“人肉工厂”;一个坐“六十四人抬大轿”,残暴和腐败程度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封建帝王,你能说农民起义是历史前进的动力吗?
    第八个“命题”我就不说了,汶川大地震已经给出了答案。当部分国民在不久前为美国的“911”事件弹冠相庆时,多数美国人这次并没有投桃报李看我们的笑话,不但官方给予多种形式的援助;民间也自发举办各种形式的“烛光晚会”悼念祭奠地震中我们的死难同胞。
    …………
    为了支撑上述那些“假命题”,我们在历史教科书里掺杂了太多与历史事实不符的“谎言课程”,尤其是中国近现代史被删改得面目全非。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曾经想报考武汉大学的历史系研究生。导师推荐给我的“权威教材”是武汉大学自编的《中国近代史八十年》,里面居然有大量篇幅讴歌义和团和“爱国政府军”围攻各国大使馆和北京西什库教堂的课程。因为这个缘故,我永远放弃了报考历史研究生的愿望。
    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曾激发出了全体国民的满腔怒火,如果有能力也一样会组织“国际联军”杀上美国本土。那时我们的国民是否在内心深层反省过我们在百年前也曾干出过远远超过美军的暴行?是否认识到继续讴歌那样的暴行会在毒害我们心灵的同时极大损害中国人的国际形象?
    至于世界历史课程,我们虽然没有在历史事件和人物上随意编排,只是在选用史料方面缺少必要的“公平原则”,只选用对自己的“历史观”有益的史料;但却习惯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来“曲解”外国历史。如把连多数美国人自己都不认同的“美国内战”讴歌为“美国第二次资产阶级革命”;为“巴黎公社”和欧洲一八四八年的动乱欢欣鼓舞;为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屠杀机器”“雅各宾党人”和前苏联时期的斯大林大唱颂歌……
    因为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充斥着“伪历史”式“假命题”,我们的学生就很容易陷入眼花缭乱的“错觉”和自我欣赏的“意淫”;同时失去“自我反省”“反思历史”的品质和直面错误的智慧和勇气;因而永远无法在历史知识中汲取经验教训;结果类似的历史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在中华大地重演。我们近来犯下的错误和近期即将犯下的错误在中国历史上都可找到先例。
    于是我们不但丧失了学习历史这门功课借鉴经验汲取教训的功能;相反历史功课成为国民灵魂的毒汁,鼓动激励他们继续重犯历史错误。
    勇于反省和直面错误是一个人的最大智慧;也是一个民族的最大智慧!
   
    我们的语文教科书和历史教科书一样为了并不见得有效的“功利目的”掺杂了不少谎言。尤其是小学的语文教科书,有不少篇幅把有很大名望的老一辈革命家描写成“道德楷模”。老革命家的“能力”是不容怀疑的;但要求他们都是“道德楷模”则有点强人所难。因为在乱世那种丛林法则下,“胜利”多半属于“强人能人”而不属“有德之人”。德高望重的君子往往离胜利成功之路最遥远。自然界谦恭诚实的鹿是不可能成为“胜利者”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