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熊飞骏的博客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熊飞骏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国民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以世界上最快的速度制造了一个超级富豪群体。2003年,我国产生了23万多名千万富翁,在亚洲仅次于日本,其中资产超过亿万的超级富豪则有3000多名。近两年国有企业改制,公共资产也因为体制的漏洞潮水般地流入了特权人物的帐户,超级富豪在两年内增长了近二十倍,从3000名猛增到50000多名!!!
    近期中外各种媒体纷纷报道中国富豪在世界各地一掷万金购买世界顶级消费品等不该发生的故事:
   《神秘中国人1.3亿美元欲买‘世界第一豪宅’》(《国际先驱导报》);

   《上海最贵豪宅被动捂盘,每平米定价十万超过纽约》(《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富人在美国:挥金如土美国邻居看傻了眼》(《时代财经》);
   800多万元一辆的宾利豪华轿车在中国市场上供不应求;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的顶级旗舰车——迈巴赫在德国起价10万欧元,至今未卖出一部,而北京街上却有了6部;
   法国生产的高档酒“人头马”的主要销售市场是中国;
   缅甸的赌场为该国提供大宗税收,这些赌场大多集中在中泰边境,在里面一掷万金的都是中国富豪,缅甸人则不准入内。
   …………
   中国富豪怎么了?
   钱是富人们自己的,他们想怎么花是他们自己的事,谁也无权干涉他们;但想想800多万一辆的宾利豪华轿车在中国市面上竟然供不应求的怪现象,就不能不令人大费猜疑了。比那些发达国家要穷得多的中国,竟然成了豪华轿车最大的销售市场,连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比中国高出几十倍的美国、日本都自愧不如?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富豪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的钱是怎样得来的?他们是否富得太快太容易了?
   三年来,我不断在网上撰文抨击中国人的“仇富心理”;可当看到中国富豪挥霍无度的派头时,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良知”了。我是一个不容易受新闻左右的人;不是亲眼所见的现象就不会轻易相信,但近几年耳闻目睹的诸多怪状,使我对富豪也不自主地滋生出诸多困惑,部分富豪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人叹气。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问题不是富人太多而是富人太少;认为当富人达到一定的数量时,就会在民间产生抵抗专制和暴政的力量。当越来越多的富人不再为生计发愁时,就会腾出精力去谋求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因为国家的进步关系到他资产的安全;就不会为一点小钱轻易被阴暗势力收买而牺牲人生准则……今天中国的富豪可以说够多了,他们的资产也远远超出了维持生计和人生尊严的水准,按理应该为国家民族做点有益的事情了。可中国富豪都干了些什么?他们在疯狂挥霍和变态斗富时可曾想到国家民族的利益?可曾想到他们家族的千秋大计?
   和文明国家的富人相比,中国式富豪有不少特别的地方,其特别之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缺乏安全感;有条件者多把财富转移到国外;
   2、热衷于挥霍享受和低档次斗富;
   3、没有远见和危机意识;
   4、对慈善事业要么冷漠;要么在乎回报;
   5、对子孙后代过于溺爱;
   6、缺少使命感,对国家民族的进步事业无动于衷。
   
   作为一个真正的平民,我身上不但没有丝毫的“仇富心理”;相反还希望中国的富人越来越多,因为富人多也是国家富强的标志之一。但基于部分富豪的反常表现:我认为有必要给他们提出几条不成熟的忠告:
   
    一、中国是你的家,不是旅馆。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去长城观光,下榻在莲花池东路京安旅社,早晨起来叠被子,服务员竟大感意外。她说象我这样的顾客一年也难得碰上一个,别的顾客别说叠被子,还把居室搞得乱七八糟,地上到处扔的烟蒂果皮,有的顾客还用床单擦脚和一些别的脏东西……
   令人痛心的是:有相当一部分国民,竟然把国家当成他临时下榻的旅馆,不遵守公共秩序,乱丢乱扔生活杂物,乱倒生活垃圾,从来不曾想到要保护好生存环境,为了一己私利把国土弄脏搞乱,对国家资源滥砍乱伐……
   这种现象在富豪阶层表现得尤为突出!
   我国有相当一部分富豪只知道一味巧取豪夺,从不曾想到为治理国家环境作任何努力,对有限的国家资源不但不知道保护,还想方设法进行掠夺式经营以谋取私人财富,等到积敛到足够的财富时就想着脚底抹油走人,把财富卷到国外去,对待生他养他的国家就象对待旅馆一样,对现有的设施破坏性利用,临走时还没忘记把桌上的茶杯和烟灰缸也塞进包里带走……
   
   我的家乡有一个因官发迹的富豪,他是在乡镇书记的位子上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他在那个乡镇担任一把手期间,就把视他为“父母官”的乡镇当成他临时下榻的旅馆。
   这个乡镇有一处泉水,用那里的泉水酿制的米酒“一眼泉”远近闻名,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人从四面八方前来这里买酒,当地几千居民也因为这眼泉水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这眼泉水流量有限,每天的流量只有两千多斤,因此生产的“一眼泉”总是供不应求,价格也一直呈上涨趋势。那位书记到任后,为了制造“政绩”,决定利用“一眼泉”的名声效应,在当地建造一个日产五千斤的大型酒厂。请来从事调研的专家说此地不适合建造大型酒厂,因为泉水的流量远远不能满足大型酒厂的需要,弄得不好不但酒厂会破产,还会把“一眼泉”这块几百年的硬招牌给砸了。这位书记知道专家说的是大实话,但他有自己的想法,依旧坚定不移地把酒厂办起来了。泉水流量不够,就用附近河道里的水冒充泉水,生产出的“一眼泉”每瓶都套上高档的外包装,每瓶酒的价格也比先前上涨了三倍。因为“一眼泉”的名声效应,酒厂在开业庆典上拿到了一笔可观的订单;但随后的订单越来越少,最后居然没有一个人上门买酒,生产的酒堆在仓库里卖不出去,门口站满了供应原料的债主……于是书记乞灵于行政手段,给乡镇每位工薪人员强行摊派几箱“一眼泉”。于是人们对“一眼泉”产生情绪上的敌视和反感,酒厂破产后再也没有人想起“一眼泉”,随后老师傅酿制的原汁原味“一眼泉”也无人前来问津,几百年的硬招牌就这样给砸了……
   大型酒厂只生存了一年就宣告停产了,“一眼泉”的百年招牌也砸了,当地丰衣足食的居民也因为得罪了“财神”逐渐陷入赤贫。只有书记一人成了大赢家,他在位做出了引人注目的“政绩”;得了一笔可观的工程回扣,在一年内连升几级,提升到外地任县长去了。
   …………
   尽管这个书记眼下的位置依旧炙手可热,正如“一眼泉”周边的村民抱怨的“坏人有好报”;但我坚信他一定会受到惩罚,就算在有生之年逃过了,他的后代也一定会加倍偿还他欠下的“国债”!
   
   二、外国不是你的避难所,资助民族进步是万世福荫。
   中国究竟有多少富豪把财富转移到国外?仅仅外逃的暴光贪官转移到国外的赃款就远远超过500个亿人民币!
   英美有多少富豪把财产转移到中国?没有!即使有也是极个别现象。
   中国富豪为什么热衷于把财富转移到国外去?
   1、中国有相当一部分富豪的财富是靠钻体制的漏洞,靠损害国家民族的利益积敛起来的;这部分财富没有安全感,一旦曝光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2、对中国的未来没有信心,担心中国会发生动荡,动荡的社会财富没有安全感;
   3、知道自己犯了罪,随时准备在罪行败露时能轻装上阵远逃国外;
   4、希望子孙能够移民外国。
   5、对国民“仇富心理”的恐惧。
   富人把财富转移到国外有多方面的原因,问题是富人把财富转移到国外后,就真的能够永远保持在国内那种级别的风光幸福吗?
   富人把财富转移到国外后,国家的落后进步与否就真的与他无关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南洋华人的血泪史:
   当我们为华人主宰了南洋各国的经济命脉深感自豪时,我们可曾记得“马尼拉大屠杀”?
   十七世纪早期生活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中国人有两万多人,那里大部分的富人也是中国人,这个国家的主人西班牙人从来也没有中国人那样多。可有那么一天,数量占绝对劣势的西班牙人嫉妒华人的财富,无端对华人亮起了血淋淋的屠刀。富得流油的华人除了引颈受戮之外居然别无他法,结果屠杀演变成种族灭绝式,连老人、妇女、儿童也不能幸免……
   这样的大屠杀前后一共进行了三次;每当中国人超过一定数量时就把屠杀重复一次。
   那时马尼拉的中国人身后也有一个国家,但那是一个腐败没落的国家,政府宣布海外的华人不受帝国保护,所以他们在遭受无端屠杀时痛哭无告,没有人为他们申冤出头,于是针对华人的大屠杀因为没有外力的制约连二连三,华人的噩梦也永远没有终止的那一天。一直到二十一世纪的前两年,印尼的暴徒在光天化日之下还在首都大肆抢劫华人财富,屠杀男人华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轮奸我们的女同胞……
   如果中国有美国那样强大,印尼人敢吗?就算他们在喝醉酒的情况下做出疯狂之事,事后会逃避惩罚吗?如果发生针对美国侨民的群体暴行,我敢说印尼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由此可见,即使是海外的华人,国家的文明富强与否一样和他们的命运休戚相关。没有强大的祖国作后盾,他们的财富一样不安全,弄不好还会把性命搭进去。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财富拿出一部分用于资助国家的文明进步?而非要把财富转移到国外去呢?中国一旦真个走向了文明富强,富人的财富就安全了。
   也许有人会说:我把财富转移到英、美等文明程度较高的国家去,印尼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诚然,英、美等文明程度较高的国家眼下不会发生印尼那样赤裸裸的排华兽行,但富人在英美能够象在国内一样风光快乐吗?
   中国富豪拥有的财富与他们的能力品格并不成正比;而文明国家是“以人为本”的,财富并不是社会价值的主要尺度。中国富豪在国内也许会得到普遍的认同和尊敬,但在文明国家说不准会得到不屑一顾的待遇,极有可能被主流社会所抛弃。习惯于前呼后拥的中国富豪一旦被周围的人冷眼相对,那份失落感不是他们能够忍受的。
   中国富豪在国内因为拥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可以明里暗里拥有很多漂亮女人。他一旦到了美国,把尊严看得比钞票更重要的美国姑娘会因为几个小钱和他上床吗?习惯于被美人包围奉承的阔佬 一旦成了孤家寡人,那份孤独他们能够忍受吗?
   文明国家现在不会象印尼那样疯狂排华,但你能保证这些国家永远不会排华吗?答案是不确定的,因为美国在上上世纪也曾发生过排华的惨剧。
   所以对于富人来说,中国才是他的最好归宿,中国的文明富强才是最可靠的。
   所以富人最明智的作法就用把财富拿出一部分用来资助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这样做可以收获万世福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