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熊飞骏
   改革开放释放出的经济活力在旧体制的框架下已经走到了尽头,各种迹象都表明2008年是中国经济的拐点年。如果不尽快解除制约经济活力的制度枷锁,中国经济将进入高风险期。为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的平稳运转,防止出现中国历史上周而复始的破坏性动乱和社会解体,政治体制改革已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
   传统旧体制确然存在很多与现代化中国不协调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地阻碍着中华文明前进的步伐。
   现行人事体制又成为传统旧体制最落后的环节。

   空军上将刘亚洲将军曾说过:中国现行人事体制是“奖恶惩善”和“劣胜优汰”。
   可科学文明的人事体制应该是“抑恶扬善”和“优胜劣汰”。
   我国基层人事体制的最大弊端是政务官“单向负责制”和“任命随意性”。
   西方文明国家的人事体制是“双向负责制”,在对上负责的同时也必须对下负责,其中主要是对下负责。对上负责主要受宪法的约束,对下负责则是民意的反映。西方文明国家的各行政区域“一把手”都是本地公民公正公平选举出来的,其升降任免权也掌握在代表民意的本地议会手中。如果他在任期内不违背宪法,忠实履行对国家的义务,不超越宪法规定的地方职权,行政上司就升不了他的官也降不了他的官。这种体制的最大优越性是杜绝了“买官卖官”、“跑官要官”“行贿送礼”和“跑关系”现象。因为政务官的任免升降由当地民众说了算,行政上司没有任何权力,所以根本没有“行贿送礼”和“跑关系”的必要。跑了也等于白跑,送了也等于白送。在村以上的行政区域,贿赂数量庞大的选民因为在技术上不易操作,也根本不可能达到贿赂的效果,所以人事体制上的“行贿送礼”和“跑关系”也就成为不可思议的罕见现象。因为不用为“跑关系”耗费精力,政务官就可把全部身心放在本职工作上,确保行政效率能够满足民众的需要。
   我国现行的基层人事体制则是“单向负责制”,也就是只对行政上司负责而不对辖区内的民众负责。因为各级政务官的升降任免权掌握在行政上司手中,辖地民众升不了他的官也降不了他的官,政务官只要“摆平”自己的行政上司就可官运亨通,“民意”则是可有可无根本不值得尊重的东西。为了摆平自己的行政上司,政务官就得想千方设百计在上司心中留下“好印象”。最经常的方式就是行贿送礼表忠心;营造劳民伤财的虚假政绩来表现自己的“行政能力”。为了筹集一笔足以能够给上司留下深刻印象的“礼金”,政务官就得不择手段“向下索贿”,具体手段就是收受人事任命升迁调动“贿赂”,大兴土木索取“工程回扣”,“做假帐虚报费用”……就算因此搞得辖地天怒人怨甚至于激起民变,但只要行政上司仍然欣赏他,他就可以照样升官不误,或象弹棉花一样越弹越升。
   除了“摆平”上司外,政务官还得清除仕途上可能的竞争对手,于是“拉帮结派”、“搞小动作”和“陷害暗算”等政客手段就成为必然。
   因为基层政务官平时把相当一部分精力放在“摆平上司”和“搞关系拉帮结派”上,他就没有多少动力去“做实事”,于是政务混乱行政效率低下就成为不治之症。
   
   除了“单向负责制”这一弊端外,基层人事体制的另一重大弊端是“任命随意性”。基层政务官的任命升迁没有一套必须遵从且有很强可操作性的“职位标准”,一个人的任命全凭某个行政上司根据自己的“意向”制定“临时标准”。如他看中的那人刚好是“大学文凭,中级职称和三年副科级职务”,而其他竞争者都不同时具备这三个条件,那么这三个条件就成为这次选拔正科级干部必须遵从的“准入门槛”。
   因为基层政务官任命的高度随意性,我国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被扫进历史垃圾推的“封建科举制”。
   封建王朝的是“科举制基础上的单向负责制”,科举制是必须严格遵从的做官门槛。县官以上的各级官员必须是“进士及弟”出身,三年科考期间出缺的少数低级候补官员和“吃财政饭”的县官高级幕僚也必须是“举人出身”。宋明两朝只有进士出身的人才能担任部长级高官。无论你出身多么贫寒,也无论你多么耿直捐介不识时务,但只要你“进士及第”就必须给你官做,并且最低就是能够“造福”或“为害”一方的“县委书记”。同样无论多么圆滑世故,多么精于投机钻营,多么慷慨行贿送礼,但如果你不是进士或举人,你就不可能进入官场,就算你舍得把漂亮老婆和女儿孝敬上去也是白搭……
   所以封建王朝一个人在初次进入官场时根本不用“送礼”和“跑关系”,只要把全部分精力放在科举考试上考出一个好成绩就能“乌纱头上戴,官袍穿上身”;进入官场后为了升迁调动才开始“跑官要官”。但进入官场后的“跑关系”也是有限度的。在宋明两朝,部长级高官必须是进士出身,举人出身的官员就算是擅长搞关系的“人精”,也不可能进入中央政府。县级以下的行政区域实行“地方精英自治”,基层有很强的民主氛围,“行贿跑官”的现象也不多见。
   而我们现行的基层人事体制,对于一个没有过硬背景的官场外人士来说,如果要想进入官场不但要“送礼”和“跑关系”;而且要“送得重”,“跑得勤”!至于县级以下的基层行政机关“行贿跑官”的现象则司空见惯。
   …………
   我国现行基层人事体制的局限性一目了然,甚至于落后过时到连封建科举制都不如的地步,因此变革我国基层人事体制也成为政治改革的当务之急。
   基层人事体制变革的核心是放还民权,“县官直选”势在必行。
   
   
   二OO八年九月四日
(2010/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