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熊飞骏的博客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熊飞骏
    贵州瓮安县6.28事件在一夜间成为举国上下注目的焦点。尽管在事件发生后的头几天,关于报道此事的贴子在绝大多数网站都遭到了删除的命运;可消息还是从各种渠道向四面八方传递,三天不到全国的绝大多数公民都知道了瓮安发生的惨剧。因为主流消息渠道被堵死,来自小道的消息经过若干传递者的“情感修饰”,传递到公民那里的消息对翁安县政府极为不利。我第一次听到此消息得出的第一印象是:那里的人民豢养的政府简止成了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
    瓮安事件再次证明,在互联网和手机普及的信息社会里,试图剥夺公民“知情权”的行为不但事与愿违,而且效果会适得其反。
    昨天,瓮安县政府终于在国内有影响的大众网站发表了关于瓮安6.28事件的初步调查“真相”,但民众对瓮安县政府单方面宣布的“真相”依旧疑虑重重。民众之所以不容易相信县政府的声音,除了县政府公布的“真相”与民众得到的第一消息存在巨大反差外,我国基层政权存在严重的信任缺失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国部分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究竟到了何种地步?前不久发生在中部某市的一件事最能说明问题。
    今年某县早年下海的一位学子回了一趟老家,发现家乡的大片原生林砍得精光,一问才得知本市引进了一家外资纸浆厂,外资和某市政府合作开发该市的林业资源。该市把本地区几百万亩林地上的所有林木出卖给外资林业,任其在10年左右分期砍伐完毕。外资公司砍伐行动已经开始,许多地方被“剃头”式砍伐一空。为此市政府和各县乡村政府签订了砍树协议,要求各村在今年10月前完成对本地原生林的砍伐和改种计划,到期完不成任务的责任领导要受点名批评……该下海学子喝过一点墨水,拥有一腔“位卑不敢亡忧国”的赤子之心,逐级向上反应了本市的毁林计划并分析了危害和恶果,得不到反应后就在中华网公布了家乡市的毁林计划,并呼吁各方力量给予制止。此举很快发生了效力,毁林市政府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空前责难,被迫于今年六月在当地大众网站发布针对毁林事件的调查公告。公告采取了否定一切的态度,对下海学子在网上公布的消息概予否认,否认某市与外资企业的合作计划;否认该市林地遭到了砍划,更否认市政府对下级政府下达的砍树和改种任务……并信誓旦旦地宣称此下海学子是“造谣惑众”!
    我曾在网上认真阅读过此下海学子的文章,对文章公布的那些“细节”纯属“造谣惑众”难以置信。好在我对此学子的家乡市较为熟悉,就怀着和学子同样的赤子之心自费去该学子的家乡县采访了一圈,得出的结果是此学子文中所言基本属实;该市政府的调查公告则是无视众目睽睽的事实睁着眼睛说瞎话……
    令人震惊的是:下海学子在文中揭露的事实在此市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该市绝大多数民众几乎都知道此事,被调查的村、乡地方官也都对询问的问题供认不讳。部分村委会还出示了外资企业与本市合作开发林地的宣传材料及合同文本……
    令我无法理解的是:如此“众目睽睽的事实”,某市政府居然能在当地大众网站公开发文全盘予以否认?这个网站当地的多数人都能看到,当地人不比外地人,对本地发生的事实多半耳熟能详。当该市民众发现本市政府居然否认众所周知的事实睁着眼睛说瞎话时,你还能指望民众以后会相信市政府的声音吗?该市政府还能得到民众最基本的信任吗?
    现在我们的部分地方政权在面临民众质疑的事情时,只习惯一手遮天隐瞒真相或伪造“事实”,愚弄甚至剥夺民众的“知情权”,因此极大的损害了自身形象,造成地方政权空前的信任危机。其实此市在回答下海学子的质疑时完全可以采取另外一种作法:那就是勇于承认家喻户晓的既成事实,为造成这一事实的理由寻找一个多数民众可以接受的“说法”。普通民众大多有不爱思考的毛病,你只要尊重众所周知的事实,不硬往民众眼睛里塞石头,民众就很容易相信你陈述的“砍树理由”。
    除了习惯一手遮天隐瞒最基本的事实真相外,我们的部分地方政权还习惯搞造假式的“小动作”。如下海学子家乡村的一位砍树者,本来是从村委会手里买过那片山林然后实施砍伐的,可砍树消息被学子从网上捅出去后,砍树居然成了无政府无关的“个人违法行为”,林业部门事后还补办了“处罚手续”……
    现在我们回到瓮安6.28事件。瓮安县政府公布的“真相”我目前无法怀疑,因为我也不了解当地发生的“真相”,我从不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说三道四。但我对瓮安县政府宣称当地“黑恶势力”卷入了“打、砸、抢”行为的说法不敢苟同。据我近几年了解到的情况,地方黑恶势力与民众抗暴行为结合的事件我还没听说过;但部分地方政府利用黑恶势力扰民事件到时有耳闻。黑恶势力都是没有任何理想信念的急功近利之徒,卷入民众抗暴行为他们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与腐败地方政府合作则大为有利可图,所以地方黑恶势力在利益驱动下更倾向于与腐败地方政府合作而不是与没有任何权力的民众合作。尤其是县级基层政权,涉及黄、赌的特殊行业和大众娱乐行业多为地方黑恶势力把持,而开办特殊行业都得当地公安机关的默许或暗中保护,所以县级司法机关与黑恶势力合流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近几年地方黑恶势力的市场进一步扩大,不仅与司法机关保持传统的利益关系,还深深地卷入政府其他部门的利益空间。因为近几年上面一再强调依法行政,地方权力部门不能再象先前那样粗暴侵害民众利益,于是就让黑恶势力代行权力部门先前行使的那部分侵民职权,然后进行利益分赃。尤其是市政工程涉及到强搬强拆时,黑恶势力就成了腐败地方政府最得力的打手。因此很多县市的市政工程都被黑恶势力承包,民众也因此深受其害。民众在遭受黑恶势力“打、砸、抢”时痛哭无告,腐败的父母官暗中为黑恶势力撑腰,受害者没有地方申诉。民众豢养的地方政府有保护他们不受黑恶势力侵害的义务,否则政府就是渎职,就得受到责任追究。可实际情况时,地方黑恶势力残害民众的暴行愈演愈烈;可没听说哪个渎职的地方政权因此受到责任追究。
    湖北黄梅县在六年前就发生了一起比瓮安县还要严重十倍的民众围攻政府的突发事件。政府办公大楼和公安局办公大楼被民众砸得面目全非,没剩下一个好窗户和一张好桌椅。事件起因就是公安机关与黑恶势力合流害民造成一名回乡奔丧的大学教授至死的惨剧。由此可见地方政府与黑恶势力合流已成为民众突发事件的火药桶引线,民众对黑白合流现象的不满已达到一触即发的地步。
    一个与黑恶势力存在密切利益关系的地方政权,你还能指望民众信任它吗?
    …………
    今天的中国给我的印象是:国家好比一座大房子,总书记总理等中央首长们为了民族大业在兢兢业业地维修房子;可部分基层官员为了以权谋私却不顾一切在房子上挖洞?!中央首长就那么几个人,可以权谋私的基层官员少则上万多则十万百万?县官的数量绝对比中央首长多,拆房者比建房者在数量上拥有绝对的优势?这种情势如果在短期内不发生根本的改变,就算中央首长们夜以继日躹躬尽瘁,建房的速度也永远跟不上拆房的速度,国家这座大厦最终会沿着与中央首长们的期望值相反的方向,由千疮百孔走向芨芨可危。
    拆房者的疯狂究竟到了何种地步?晏大彬就是最好的说明:
    “今年初,重庆主城区某高档楼盘小区内,有户刚买房的业主搞装修,水管漏水渗透至楼下房屋,因担心漏水破坏邻居家具,该业主遂下楼敲门,因无人应答而找来物管强行打开门,发现四个已被水泡湿的纸箱,搬动时跌出大量钞票,金额达七百多万元。遂报警,市纪委查实房主为巫山县交通局长晏大彬,于是立刻赶赴巫山将晏大彬控制……”
    巫山县属国家级贫困县,一个贫困县的交通局长,连最低级的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可在任期内居然利用职权聚敛了三千多万非法资产!包养了多名情人,奸污了绝大多数公路收费员,因为和他上床睡觉是招收公路收费员的必备条件?!
    三千万还不包括他挥霍掉和向上行贿的巨额款项。
    …………
    我国的部分基层政权在多大程度上在扮演了拆房子的角色,我在《县官文化忧思录》系列里有较为详尽的描述。差不多可以这样说,在现行体制框架内,部分基层政权的“拆房子情结”是不治之症。为此我在第六章节里呼吁在基层政权实行“县官直选”,作为从根子上铲除“拆房子情结”的政改措施。民众直选的县官最差劲也就是配合总书记总理建房子不得力;绝不会阳奉阴违和总书记总理对着干拆房子;个别人想那么干也干不了,因为民众组成的监督制约机构不会给他那样干的权力。
   
    综上所述,我国部分基层政权的腐败渎职和胡作非为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由此造成的信任缺失极大的损害了政府的威信,破坏了政府的形象,中央政府的努力成果绝大部分被腐败的基层政权吞噬掉,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忧心的悲剧景观!此悲剧景观若在短期内得不到根本的改变,我们政府的民意基础就极有可能毁在腐败的基层政权手里。我们不能小看基层政权对民意的决定作用,基层政权是直接接触民众的政府机构,基层政权在民众中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执政府的形象,因此整治基层政权应该成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为了从根子上治理基层腐败,使基层政权获得新生,“县官直选”势在必行!
   
   
    二OO八年七月三日
(2010/07/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