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熊飞骏
   
          今年的两会一反“该举手时就举手”和“你有我有全都有”的传统模式,提出了不少有很强针对性和揭露性的社会提案,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新生的曙光。最著名的要数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关于“大多数领导干部混文凭”的提案。此公怀着对党、国家、民族巨大的责任心,指出了一个带普遍性且危害极大的社会问题:
   “相当数量已经获得和正在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党政干部,大都是利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职权,动用公款,在职混取研究生文凭(和学位)。他们在入学考试中,或者名义上报考统招生,实际上参加校外班单独考试,然后又在校内生中滥竽充数;或者考试舞弊,甚至根本未经考试,就取得了入学资格。在课程学习中,他们或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者由秘书“代”他上课。在学期考试中,又往往由秘书代考,或者根本不考,反正总有办法得到高分。至于毕业学位论文,天晓得有多少是领导干部独立完成的。

     上述现象,造成种种弊端。其一是败坏学术风气,有损学校尊严;其二是劣币驱逐良币,导致学位贬值;其三是抢占教育资源,排斥真正的求学者;其四是为平庸的才能披上学术的盛装,借以压抑有真才实学的下属晋升;其五是左右逢源,在学者面前摆官架子,在同僚面前又充当学者。
     建议教育部和中组部做出规定,严格限制党政干部在职攻读研究生学位。对于个人要求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必须首先辞去现任职务,并由个人支付全部费用。”
     众所周知,“领导干部混文凭”早就不是什么需要考证的新闻了,可以说大多数中国公民对此都心照不宣,就象当今的贪污腐败现象无庸置疑一样。所以蔡教授提出的问题应该没有质疑或反驳的可能,可偏偏有人站出来和蔡教授叫板。一位“身份待确认”的先生针对蔡教授的提案居然提出什么“不要压制学习风气”,“感觉不存在文凭腐败这个事”,公开为腐败开脱,对腐败分子摇尾乞怜。此公的高论如下:
     “终身学习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党政干部被排斥在学习的范围之外是不公平的。有学习的意识,比没有要强得多。大家还记得文革期间以及随后一些日子,不少工农干部以没文化为荣,以手上有老茧为荣的情况吧。难得把学习摆到台面位置,千万不要压制下去。
     个别干部单纯为了文凭,不好好学习,也有人凭借权力换文凭,这个现象确实存在。但这种占多大比例,您认真调查过吗?根据我身边的情况,不少党政干部确实珍惜学习机会,还恨工作太忙,抽不出更多时间学习。如果说这些人在学习过程中,有偷懒或者抄袭等投机取巧现象,不应该因为他们是党政干部就另眼看待。那是需要严格学习制度,加强管理的问题。
     不少干部都是自费学习的,通过对自己的智力投资,学到更多知识,然后想在职务升迁、职称评定方面得到回报,这是完全应该得到理解的人之常情。”
    我想就此公的高论问几个问题:
    一、“个别干部单纯为了文凭,不好好学习,也有人凭借权力换文凭,这个现象确实存在。但这种占多大比例,您认真调查过吗?”
    请问当今凭借权力混文凭是个别现象吗?若问占多大比例,保守点估计,百分之五十应该不为过吧?百分之五十属“个别现象”吗?你质问蔡教授“认真调查过吗?”那么我问你所说的“个别”“认真调查”过吗?我敢说你一定没有,因为你和蔡教授一样没条件“认真调查”。有些显而易见的社会现象是不需要象人口普查那样进行拉网式“认真调查”的,就象长江以南的人以稻米为主食的说法不需要挨家挨户“认真调查”就能得到公认一样。
    二、“不少党政干部确实珍惜学习机会,还恨工作太忙,抽不出更多时间学习……不少干部都是自费学习的……”
    请问你的“不少”占多大比例?“一千”应该属于“不少”,但相对于“一万”以上用公款混文凭的党政干部来说却是绝对的“少数”。就算“认真学习”的比例达到百分之百,但利用公款“带薪学习”,谋自己的文凭公平吗?现在大学生都是自费,干吗党政干部可以“公费”挣文凭呢?
    三、“如果说这些人在学习过程中,有偷懒或者抄袭等投机取巧现象,不应该因为他们是党政干部就另眼看待。”
    诚然“偷懒”和“抄袭”等投机取巧现象并非党政干部所独有,普通大学生也一样有之。但普通大学生“偷懒”和“抄袭”是糟蹋自家的钱;公款就读的党政干部则是糟蹋纳税人的钱,所以肯定要“另眼相看”。如果党政干部在读研读博时“辞去现任职务,并由个人支付全部费用”,他们就算“偷懒”或“抄袭”,我相信普通中国公民绝不会对他们“另眼相看”。
    四、“终身学习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党政干部被排斥在学习的范围之外是不公平的。”
    请问谁把党政干部排斥在学习的范围之外了?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党政干部花纳税人的钱为自己“读文凭”就“公平”了?难道非得用纳税人的钱发工资、交学费和边当官边脱产读书才算是“学习”了?我国的在校大学生有几个在用纳税人的钱发工资?有几个在用纳税人的钱交学费?我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终身学习”,可从未在学习上花过纳税人一分钱,也没有不上班读书还领工资的怪事。
     我不知道这位先生为何会得出那样的“怪论”,如果他真个这样认为到还罢了,但我怀疑连他自己也未必相信上面那些话,就象某些领导干部根本不相信自己在台上讲的那些话一样。如果他的怪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说上面那样话的动机就有点污浊了,最直接的动机可能是“对腐败分子讨好卖乖,以谋求自己的提拔和重用”,或者此人自身就是一个混文凭的腐败分子?如果此推测属实,说此话的先生就近乎“无耻”了。
    先前到是常常看到腐败分子和他们的御用笔杆否认有腐败行为或把腐败问题“轻描谈写”,还从未看到为腐败行为“开脱正名”的,就象没有人敢公开跳出来说领导干部收受“工程回扣”有利于经济发展一样。现在居然有人公开跳出来为腐败行为鸣锣开道,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我们国家的腐败已严重到了何种地步!连为腐败开脱也堂而皇之且振振有辞了。
    为腐败开脱在今天的中国差不多蔚然成风:去年的“两会”把“高校乱收费”问题推出水面,某名牌大学校长居然公开站出来否认高校存在乱收费现象,且言之凿凿地声称中国高校收费偏低,按他的意思还要继续大幅度提高大学学费?众所周知我国的高校掏空了大多数城市家庭的钱袋,令绝大多数农民大学生的家庭变成赤贫,并且高学费的背后是大学教育质量的普遍下降……这些都是无庸置疑也无需考证的共识。此大学校长的脸皮也真够厚的,敲诈学生的钱还振振有辞?向社会公开宣称他们的学校“乱收费合理且必要”?这样的人还能当大学校长,中国人的廉耻之心哪去了?
    为腐败开脱的“学者”除了此大学校长外,还有某些“经济学家”,呆在权威岗位上昧着良心说昏话:什么“中国不存在贫富悬殊问题?”“资本积累阶段贫富悬珠是必要的?”“富豪中的绝大多数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腐败致富的人物是极少数?”“中国的社会不公被人为夸大了?”等等怪论不一而足,甚至于有人公开宣称“公款大吃大喝有利于刺激经济的发展?”当这些有地位有名望的人物公然站出来为腐败现象涂脂抹粉时,我真的佩服他们的“勇气”,真的奇怪他们说那些昏话时为何不脸红?
    今天为腐败开脱的“笔杆”们早就过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阶段,而是公开亮出自己的大名,深怕他们为之辩护的腐败分子没有注意到,没有体会到他们的一片“耿耿忠心”?
    这种为腐败辩护的风气真的不可长,否则此风一长,今天“混文凭”有理;明天就要上升为“受贿”有理了;到了后天说不准权力人物“杀人放火、强抢民女”也情有可愿……
   
   
   二00七年三月二十日
(2010/07/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