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熊飞骏的博客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十)
·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民主不能当饭吃但没民主你迟早没饭吃!
·国民党败选标志台湾民主直追美国
·2015年新年献词
·从美国黑奴解放说伊拉克利比亚乱局
·毛中国的毒食品!!!
·中国缺常识更缺逻辑!
·中国不即时还原毛泽东真相必有大灾难!
·有一种“素质”叫“奴性”
·前苏联民主化是“亡党”吗?
·站在体制内对话庆案枪击案
·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地球民主国家有哪几种类型?
·民主国家要“自由”但守“规则”
·“公民持枪权”能“除暴安良”
· “依法治国”不等于“法治”
·“国家财富”与“私有财产”
·集中力量办的“大事”多数是“坏事”
·公民的基本权利有哪些?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一)
   ——熊飞骏
   1776年7月2日,一群成年人神情坚毅地聚焦在费城州议会大楼里。他们是13个英属北美殖民地的代表。从如此众多的不同地区聚集而来,他们中有的来自枝繁叶茂的英格兰高地;有的来自潮湿的南卡罗来纳沼泽地;还有的来自弗吉尼亚峻峭崎岖的阿勒格尼山脉和东部沿海积木似的城市。他们出现在费城的原因是在为他们羽翼未丰的殖民地召开“大陆会议”。他们将在此做出一个最重要最危险并将决定性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一个伟大决定——所有北美殖民地将脱离他们的宗主国大英帝国宣告独立,从而结束由横跨大西洋5000公里外的英王和其议会对他们一个半世纪的统治。
   1776年7月4日,所有代表在一份阐述他们与英王分裂原因的文件上签上了他们的名字。这份文件就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政治文献——《独立宣言》。

   《独立宣言》是这样开头的: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我们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英国是当时已知世界最为文明富强的国家,也是一个日臻成熟的民主法治国家(君主立宪制)。人民享受的自由幸福指数在当时世界首屈一指。13个英属北美殖民地并非武力征服弱小国家的产物,而是英国移民的拓荒成果,就象香港回归前的深圳与北京的关系一样。所以北美13殖民地的“独立”按中文字面意义理解不是“民族独立”而是“分离”,因为北美13殖民地当时并不是一个曾经存在过的“国家”,主体民族也是英国人。
   北美殖民地与英国的关系按中国政治逻辑的理解应该接近“母亲”与“孩子”的关系;不是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关系,与英国和印度殖民地的关系有着本质的区别。
   北美殖民地宣布独立等于是未成年的“孩子”宣布脱离“母亲”,且不再对母亲尽反哺义务。
   是什么原因导致“孩子”坚持要脱离“母亲”呢?
   是“母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没有尽自己的应尽义务吗?
   非也!大英帝国为北美殖民地的安全和发展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且不惜与任何对北美殖民地怀有敌意的势力进行战争。为了保佑自己的“孩子”,“母亲”前不久就和法国进行了代价高昂的“七年战争”,把北美殖民地的敌对势力——法国殖民者限制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遥远边界。
   是“母亲”把“孩子”当“后娘仔”虐待歧视吗?
   非也!
   我国的历史教科书一直把美国的独立归因于英国对殖民地人民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显然与历史的真相有很大的距离。
   北美殖民地人民自由幸福指数并不在英伦三岛的英国人之下,虽然经济和对外贸易受到《航海条例》等一系列保护民族经济法规的限制;但这些限制也同样针对英国本土人,不存在太多的歧视成分。相比之下,让英国本土多数居民付出代价的《谷物法》比加在北美殖民地人民身上的地区法律更难忍受。更何况英国任命的各殖民总督对执行限制殖民地经济自由的法规并不积极,因为那些总督的“开饭权”掌握在殖民地议会手里,对大面积的走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英国“要求所有进出北美殖民地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运载”之类的规定通常总是被绕过,多数北美海员和商人都是老练的走私犯。所以殖民地经济实质上享有的自由度一点也不在英伦三岛之下。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羽翼未丰的“少年孩子”决心要脱离自己的“母亲祖国”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代表权”!
   “代表权”才是最终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线!
   英法“七年战争”(1756-1763)之前,北美各殖民地的征税权掌握在各殖民地的民选议会手中,连大英帝国政府任命的各殖民总督也由各地议会“发工资”,发多少工资和什么时候发由殖民地人民说了算,宗主国政府没有权力。这也是多数殖民总督“胳膊肘往外拐”更多站在殖民地人民那一边的主要原因。宗主国议会并没有直接委派税官去北美各殖民地征税,也就是说宗主国并没有利用北美殖民地来丰富政府的“财政收入”。这点很象英国治理香港,来自香港的税收基本都是“自用”,没有移送到英国国库,否则香港也不可能发展得那么富庶繁华。
   英法“七年战争”的胜利改变了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态度。
   “七年战争”榨干了宗主国政府的国库。战争一结束,英政府就开始遣散海军,并消减海军的军费开支。尽管法国进攻的紧迫威胁已经消除,但北美仍必须驻有英军来守卫新获得的领土和保护现存殖民地。“巴黎和约”签订的同年,在法国皮货商怂恿下,西北印第安人揭竿而起,沿加拿大边界烧杀抢掠,攻击每一座堡垒要塞。殖民地民兵无法征服他们,最后还是依靠英国正规军扑灭了起义。
   对于宗主国政府来说,要求殖民地来为这样的“保护”花钱应该合情合理。为了筹措保护北美殖民地的驻军军费,1764年英国议会颁布《糖税法》,规定每进口一加仑糖浆强行征收三美分关税。为了有效征收这笔关税,英政府决定以皇家海军力量来加强缉私。一年后英国政府又颁布《印花税法》,对所有合法文件乃至报纸纸牌进行征税。所有这类物件要求必须贴有税票……
   英国政府开始直接向北美殖民地征税了。
   英国政府要求北美殖民地为保护自己的驻军“买单”从情理上看合情合理;但从法理上看却站不住脚。
   在北美殖民地人民看来,英国议会没有与北美殖民地的实力和人数相配的民选代表,所以没有权力向北美殖民地征税。
   “无代表不纳税”是北美殖民地人民的基本政治常识!
   无论是宗主国政府还是殖民地人民的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但两者如何达成共识却遇到了现实的困境。
   1、 保护北美殖民地的驻军军费应该由殖民地“买单”不但英政府认为天经地义;相信多数殖民地人民也认为合情合理。
   2、 “无代表不纳税”一样合理合法。
   3、 如果宗主国政府做出妥协,由殖民地议会来征收保护北美驻军的军费又遇上了难以逾越的困难。因为当时北美各殖民地并不是一个统一的行政实体,而驻军保护的又是殖民地整体,在13个殖民地之间分摊军费必然会遇到更大更频繁的争吵。
   4、 如果北美殖民地驻军军费由宗主国政府买单,宗主国人民无疑就成了冤大头,对英国本土人民显然是不公平的。
   …………
   所以这是一个双方无法解开的结。
   十七世纪中期的英国革命内战就是英国国王为了筹集镇压苏格兰起义的军费向人民征收“吨税”和“磅税”引发的。尽管国王征收的税率很低,但英国议会坚持认为国王没有征税权,可国王又急需钱来打仗,双方都坚持自己的合理要求,于是诉诸战争。越权征税的国王被英国人民俘虏后砍头示众。
   现在英国议会也遇上了当年的对手国王那样的困局。
   对于英国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不祥之兆。
   北美殖民地人民坚持自己的理念不动摇:
   1、“无代表不纳税”。
   2、“不能开危险的先例”。宗主国政府直接向殖民地征税等于是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如果今天能成功征收糖税和印花税;明天就会食髓之味征收苛捐杂税。尽管今天的税率低得连最贫穷的人都能承受,但此例一开,明天的税率也许就能高得连富人都难以承受了。
   …………
   在上述政治理念的支配下,北美殖民地人民积极行动起来抗议《糖税法》和《印花税法》也就顺理成章了。
   “两税法”颁布后,麻萨诸塞州率先提出抗议。弗吉尼亚州也紧跟其后行动起来,并通过了5个谴责法令的决议案。暴动的人群在纽约、新港、费城的街道上闹事,掠夺财物。在波士顿,暴动者将一个负责实施印花税法,分发税票的官员的肖像挂在一颗树上。此树后来被称做“自由之树”。9个殖民地代表在纽约反印花税法的大会上碰头,并起草致英王和两个议会的请愿书,请求废除这一侵犯他们利益的法令。沿海城镇以抵制其店铺作为威胁,阻止当地商人进口英国货物……
   我理解且支持殖民地人民在原则问题上的执着和较真;但同时也感到英国政府其实很无辜。
   面对北美人民风起云涌的反抗斗争,英国议会在不得己的情况下做出了让步,撤消了两税法令。当消息传到北美时,殖民者拉响了铃铛,掷响了爆竹,鸣响了步枪,甚至砸碎玻璃以示庆祝。
   但殖民地人民高兴的太早了。也许是出于维护“面子”的原因,十天后英议会通过了一个公告令,坚持维护其在任何情况下向殖民地征税的权力。随后英议会颁布一系列法令,对玻璃、铅、印刷品、纸张和茶叶征收进口税,用以支付殖民地驻军的开销,剩余部分作为殖民地总督的薪金,以便使其能独立于殖民地议会,防患自己人“胳膊肘往外拐”的滑稽剧。
   新的征税法令再一次激怒了北美人,北美各城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抗议和骚乱。两个海关官员在波士顿遭到了不满者的袭击。弗吉尼亚议会通过一项提案,宣称只有弗吉尼亚议会才有权向弗吉尼亚人征税,并决定停止进口所有英国货物。其余殖民地不久就争相仿效。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出口额因此下降了三分之一。
   抗议骚乱持续时间一长,流血事件就不可避免。1770年3月5日,一群暴动者对波士顿议会大楼外的一名哨兵进行挑衅,当其余士兵赶来助阵时暴动者就向他们投掷石头和块冰。一个士兵倒下了,其余士兵据称出于自卫向人群开火,当场打死3人伤8人。
   这就是著名的“波士顿惨案”!按中国的标准,这一流血事件称为“惨案”确然有点夸张,不但死伤的人数很少,且开枪的一方显然属“自卫还击”性质。
   可北美人却不这么理解,只要是掌权的一方伤了人他们就会本能地群情激奋,各地因此发起了声势更为浩大的抗议活动。
   在持续性大规模抗议的压力下,英议会再次被迫取消了大多数关税法令,只保留象征性的茶税一项,象征英议会有权向北美殖民地征税。
   可北美殖民地人民依旧不依不饶,对纯属象征性的茶税也拒绝接受。他们坚持英议会不能“代表”北美殖民地,没权利在殖民地征收哪怕总量只有一分钱的关锐。
    为了抗议象征性的茶税,1773年爆发了“波士顿倾茶案”。一群麻萨诸塞州议会组织的示威群众强行登上停泊在波士顿港口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茶船,将船上的茶叶全部倒入大海。
   大英帝国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两院议会针锋相对,通过了一系列针对北美的高压政策法令,殖民地人民称其为“不可容忍法令”。法令规定封锁波士顿海港和取消麻萨诸塞州自治,作为其对参与“波士顿茶党”的报复。
   “不可容忍法令”不但没有使北美人民屈服,相反使分散独立的13个殖民地人民在反抗“高压法令”的共同使命中团结起来。
   1774年9月5日,第一届大陆会议在费城卡本特厅召开,13州除佐治亚外均派代表参加。佐治亚没有派代表是因为他们正要求英政府在其与印第安人的战争中给予军事援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