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式思维]
熊飞骏的博客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式思维

中国式思维
   ——熊飞骏
   
   1999年12月31日上午12时, 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通过俄罗斯最大的“俄罗斯公共电视台”向俄罗斯人民发表新年讲话,决定辞去总统职务,今后三个月由普京总理暂时行使总统职权,三个月后举行总统选举。
   叶利钦说,今天我最后一次作为俄罗斯总统向你们发表讲话,我已经作出决定,在即将过去的一个世纪的最后一天辞去总统职务。

   叶利钦在解释作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时说:我决定提前辞职。我知道,我必须这样做。俄罗斯应该由有智慧、有魄力、精力充沛的新的政治家带领进入新世纪,而我已经执政多年,应该引退。当我看到,人们怀着极大的希望和信念在杜马选举中投新一代政治家的票时,我明白了,我已经完成了我一生中主要的事业。现在俄罗斯永远也不会回到过去,将永远向前进,而我不应妨碍这一自然的历史进程。
   叶利钦请求俄罗斯人原谅他,因为他们这几年的希望没有实现。“今天,在这个对我不同寻常的日子,我想稍微多谈一点与平时不同的心里话,我想请求你们原谅,我们许多理想都没有实现。”
   叶利钦声明,“我辞职不是由于健康原因,而是出于对所有问题的综合考虑而辞职的。接替我的人是新一代人,是能够做得更多、更好的一代人。”
   叶利钦已把俄罗斯联邦总统的职权交给普京总理。他说:“根据宪法,我在决定辞职时签署了把俄罗斯总统职权交给政府总理普京的命令。根据俄宪法,在未来三个月时间里他将是国家元首,三个月之后将举行总统选举。”
   叶利钦最后说:“我始终坚信俄罗斯人惊人的智慧,因此我不怀疑你们在2000年3月底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在离开总统职位的时候,我想对你们每一个人说:祝你们幸福!你们应该得到幸福,你们应该得到幸福与安宁。我亲爱的同胞们,祝你们新年愉快!新世纪愉快!”
   …………
   叶利钦总统辞职的消息传到中国时,千禧之年的钟声已经敲响。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叶利钦的辞职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没有几个人相信他是真的辞职。按中国人的逻辑,叶利钦的“辞职”不过是虚晃一枪,借此转移俄罗斯人对他日益增长的不满。其实他依旧在幕后牢牢把握着俄罗斯的最高权力,象一个皮影戏演员一样提着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普京的影子在幕布上晃动;普京则是百分百的傀儡和橡皮图章……
   中国人之所以不相信叶利钦的辞职,是因为他们深信没有人会主动放弃好不容易争到手的最高权力,只有傻子才会那么干!
   叶利钦的辞职其实是两个世纪前华盛顿总统辞职的翻版。华盛顿总统辞职后回到了维农山庄园,过上了百分百的退隐生活,不再过问美国的任何政事。可中国人好象忘记了华盛顿这个先例,只记得和华盛顿同时代的乾隆皇帝,他老兄退位太上皇后仍牢牢地把皇帝儿子控制在自己的手心,稍微大一点的事都是太上皇说了算。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愿意放权,就更不用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接班人”了。
   直到几年过去后,普京替代叶利钦成为俄罗斯的风云人物,中国人才极不情愿地相信叶利钦是真的辞了职。令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曾经英雄一世的叶利钦总统,为何在世纪之交的那一天作出“傻到家”事呢?
   叶利钦真的“傻”吗?
   在此我只想问几个问题:如果叶利钦当初没有辞去总统职务,他能在三个月后连任第三届总统吗?俄罗斯人会原谅他执政后期的诸多行政失误吗?他会成为现代俄罗斯的民主之父吗?他会有一个宁静平和的晚年吗?叶利钦家族会在安定宽容的政治环境中长久地淋浴他的光辉吗?
   当我们客观地回答这几个问题时,就会发现叶利钦不但不“傻”,相反于公于私都是绝顶地“精明”!国家、叶利钦家族和他本人都会长久地享受他的辞职果实。
   中国人常常醉心于权力带来的荣光,而忽视了无限权力加诸于人身心的沉重负荷,以及权力对掌权者的“反噬”作用。几乎没有人想到主动和无限权力告别,在作出一连串伤害家、国的傻事时,还自鸣得意地把“傻”想象成“英明伟大”。
   人类世界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常常是傻子嘲笑聪明人;而不是聪明人嘲笑傻子。错误的一方往往站在批评者的位子上;正确的一方则成为被批评者。
   中国人在“权力”面前:千百次地重复傻子嘲笑聪明人的角色,因此上下五千年也未能走出权力的怪圈。
   中国式思维除了在“权力误区”方面表现得淋漓尽致外,下面几件事例也很能说明中国式思维与人类文明进步的不一致性。
   中国官场的腐败浪潮经历五千年仍没有任何消退的迹象,除了李世民当政的“贞观王朝”外,贪污一直是官场的不治之症,在新世纪已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因为历代王朝都无法解决贪污的问题,所以中国人认定“为人不当官,当官是一般,世上没有不贪的官”。当人们为愈演愈烈的贪污腐败痛心疾首时,总有那么一些人发出这样的怪论:哪个国家没有贪污?难道外国的月亮就圆些吗?美国就没有贪污吗?有几次我试图向身边的人解释说贪污并不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世界上文明程度较高的英、美、日、德和同属华人的新加坡就基本上消灭了贪污。美国的政务官未经纳税人同意不能擅自动用哪怕是一分钱的公款,一分一厘的公务支出都得向纳税人交待清楚明白,甚至连“招待费”这项开支也没有。可听者根本拒绝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官场桃园”,按他们的逻辑,当官若不能以权谋私捞点好处,当官还有啥意思?不知道人类除了“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驱动外,部分人还拥有自我实现和推进人类文明进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一直是中国人深信美国也一样腐败的见证,相当一部分国人心目中的“水门事件”是贪污了天文数字的公款。当国人终于明白“水门事件”不过是涉嫌窃听、几盘录音带和总统没有说实话等在中国根本不成其为问题的鸡毛蒜皮小事时,中国人无论如何也拒绝相信那是导致总统下台的“罪证”,连一向光荣正确的伟大领袖也抱怨“不就是几盘磁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总统没有说实话更不是过错,敬爱的林副主席还公开宣称“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哩,于是顺理成章地推断那是尼克松的政敌民主党的“阴谋”,尼克松是被“阴谋”赶下台的……
   众所周知的伊拉克战争,绝大多数国人都认定美国是为了石油才打这一仗。石油确然是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原因之一,但绝不是根本原因。中国人很难理解部分美国人血统中涌动的“天定使命”感和追求全人类普遍幸福和公平正义的“理想主义”。我们的利益观是建立在重视国家而忽视人类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是建立在最大限度牺牲他国利益的基础上。美国人自然把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了美国的局部利益可以不顾全人类的共同利益。所以美国出兵伊拉克只能是为了波斯湾的石油,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是发动肮脏战争的借口和遮羞布。
   美国是借两次世界大战的契机赢得世界霸权的,我们因此认定美国是最善于发“战争财”的国家。美国的历次对外战争都是在“发财”的驱动下发动或卷入的,且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趁火打劫。两次世界大战美国都是在战争双方两败俱伤时冲上去踢进决定性的一球,然后在战争分赃时分得最大的一块蛋糕……尽管两次世界大战把美国推上了超级强国的地位,但美国当初卷入两战并非出于发“战争财”的动机,更多是出于“预警自卫”和维护人类民主事业的考虑。美国的崛起并非靠掠夺战败国和分赃发财致富,而是美国人民在关键时刻的“英雄主义”被两战最大限度地调动出来,把危机转化为机遇和挑战,大幅度地提升自己的科技和文明。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朝鲜爆发战争,联合国为了检验这个新成立的国际和平发展组织制止全球战争的能力,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国联”在制止战争蔓延方面的软弱无能,决定出兵朝鲜“维和”,防止局部战争扩大蔓延成国际战争。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坚定地认为组成联合国军的主体美军之所以卷入朝鲜战争,是企图借朝鲜为“跳板”侵略中国,企图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为了防止美帝国主义的阴谋得逞,百万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我们也因此丧失了收复台湾的最佳时机。那时的中国人国际知识贫乏,出现上述思维误区还有情有可愿的一面;今天的中国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很方便地获取外来信息,我们依旧坚持那样的思维误区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中国是一个“政府权力无限”国家,外交政策更是百分百由政府说了算;于是我们推己及人地认定世界各国的政府在外交方面一样有百分百的决断权。当西方世界出现“反华浪潮”时,我们就坚定地认为是那些国家的“政府”敌视中国,从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政府要员身上。当文明国家都在搞“分层外交”,认为功夫“不在院内而在院外”时,我们依旧围着对方的政府转单圈。结果经常出现某国政府要员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决定和我国“友好”,但被代表该国民意的议员从中作梗而无法和我们靠近的悲剧。我们认真分析一下美国自尼克松以来的7位总统就会发现,几乎没有一位总统真正敌视中国,但敌视中国的议员却有不少。美国总统在外交方面没有完全决断权,因此尽管总统对我们没有恶意,但一样会“屈从民意”作出伤害中国感情的事。在民主国家里,政府经常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但制定政策的议员则容易被关注人类公平正义的“理想主义”所困扰。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总统坚决反对制裁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因为制裁南非损害了美国的根本利益。但绝大多数议员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坚持“制裁”,最终把美国推向了南非白人政府的对立面。如果我们的外交注意力从政府要员移出一部分到代表民意的议员身上,类似的悲剧应该会少一些。
   因为近代中国倍受西方列强欺凌的那段屈辱历史,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西方强国把中国看成一块“肥肉”,谁都想吞食这块肉。为了能顺利主宰中国,英美等列强都希望中国一直贫穷落后下去,并且不择手段地阻止中华民族的崛起。这种思维方式一样有与事实相悖的地方,西方文明国家虽然不愿意我们超越他们;但也一样不乐意看到我们贫穷落后,因为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妨碍了富国享受文明成果。中国的贫穷落后一旦超过一定限度,就会出现失控和骚乱,从而有利于极端民族主义者执掌政权,一个世纪以前“义和团”不分青红皂白屠杀外国人的惨剧西方依旧记忆犹新。象中国这样的一个人口大国,一旦因贫穷骚乱出现“难民潮”,西方富国就会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所以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不符合西方强国的根本利益。今天是全球非殖民化时代,西方强国就是想吞食中国也不符合世界文明的主流。除了日本、俄罗斯、印度和忘恩负义的北朝鲜等周边国家对我们有领土要求外,英美等西方民主国家侵略中国的动机和一个世纪前相比几乎可以小到忽略不计。再说经过百年“折腾”和人口膨胀的中国早已不是一块“肥肉”了,已不再是一个理想的吞食目标。一百年前的“戊戌变法”有望使中国走上文明富强之路,按我们的逻辑西方列强应该极力反对才是,可事实是绝大多数西方国家都站在领导变法的光绪皇帝那一边,因为一个贫穷愚昧的中国不利于拓展他们的商业利益。一个世纪前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二十一世纪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