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謝田文集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图:中国资本原始积累的血腥是否应该受到苛责,是很好的命题。图为今年四月北京 首都机场展出的豪华法拉利跑车。

   博友郑先生致函,说某网站征集答案,因为五毛们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经历过资本积累的阶段,发展了三百年,为什么要苛责今天中国资本积累过程中出现的负面现象呢?网站征集反驳意见,希望能汇总回答。看来,连五毛也同意,中共权贵的资本积累过于血腥,所以有人试图给它蒙上一袭历史的轻纱,使之看起来 不那么残忍。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许多不自觉的维护中共的人们,也认为资本积累过程不免带血。资本主义当年做了,有今天的繁荣,中国今天也做一做,换来明天的繁荣,为什么该受到苛责呢?

   *资本的原始积累

   资本的原始积累 (Primitive accumulation of capital) ,是指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以前,通过暴力等非正当手段使生产者与生产资料分离,使生产资料聚集在少数人手里。其典型例子,有英国的圈地运动和16世纪的奴隶贸易。“资本积累”与“资本原始积累” 不同,前者是“通过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而积累的过程”。原始积累的手段是掠夺,积累的手段则是剥削。

   资本和财富的聚集,从来都在进行,哪里都有。只不过在英国,当时的巨富与资产阶级工业革命结合了起来,也被马克思研究了一番,如此而已。中国历朝历代也有财富高度的集中,所以有“富可敌国” 一说。以前,中国的商人可以借钱给国王去打仗,赠送牛羊给敌国以阻止敌军入侵,借钱给皇帝修都城的城墙;近代更有晋商、盐商、和浙商。

   *原始积累的解释

   当年欧洲的确有少数人拥有大量生产资料、大量雇佣他人的事。但原始积累出现的原因,中国百姓只听到一家之言,就是马克思的说法,而没有听到专家的解释。那么,其他各家的见解如何?

   经济学家亚当‧史密(Adam Smith)认为,原始积累是平和的过程,工作努力、特别用心的人,慢慢聚起了越来越多的财富,而不那么努力和用心的,就慢慢的把自己的劳动力当作商品, 替人工作来换取薪水。中国人对此真正能耳熟能详,因为中国农村到处是这样的例子。如果没有中共的暴力革命,中国地主也会逐渐发达,而发达了的地主在工业革命时代,一定会买机器、建厂房,成为资产阶级。

   欧尼斯特‧曼德尔(Ernest Mandel)是托派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是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马克思研究者之一。虽然他是“革命者” ,但他向世人揭示了斯大林、毛泽东的假社会主义。曼德尔认为,资本的原始积累是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不均衡并联合发展的结果。在曼德尔的晚年,柏林墙的倒塌、社会主义国家陆续走资本主义道路,令他非常失望。如果曼德尔能看到他的官僚、工人与资产阶级之间斗争的三角理论,在中国是如何变成官僚和资产者联手欺压工人,会更加失望。

   笔者很欣赏的,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 ,他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有毁灭性的批判。熊彼特后来移居美国,任教哈佛。他不同意马克思资本来源的理论,也不认同 “剥削” 的概念。熊彼特说,人们常犯的错误,是相信“大多数人之所以贫穷,是因为少数人富裕。”他认为资本主义不是零和游戏,资本主义经济增加了每个人的财富。

   熊的自由经济理论认为,市场会给每个投入其中的人以同等的回报,资本家只不过是特别能节省、所以能投入更多,但也只拿到他投入部份的回报,而没有从别人那里或环境之中多拿任何东西。熊彼特认为,马克思的血腥原始积累理论根本就在煽风点火。还真是这样的,这把共产主义的邪火在东土一烧,中国人民就遭了殃了。

   *中共权贵的资本积累

   中国目前的资本积累,从土改开始,比英国资产阶级血腥、残暴得多。英人圈地用了300年,中共只用了不到三年。马克思说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今天的人们发现,这恰恰是共产党权贵集团资本累积的真实写照。《中国青年报》的文章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当代的资本原始积累伴随着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和私人资本的膨胀;中国富人富得流金流油,富得荒淫糜烂。

   中国资本原始积累的实现,最开始是使用进口商品许可证,用批件卖钱;然后是利用价格双轨制,比如钢材、资金、外汇的差价,来获取财富;再后来,权力换来的贷款使他们从股市、房市中得到巨额财富,远远超过前几种获利方法。最后,国有资产重组,如广为诟病的MBO,都是他们攫取国有资产的飨宴。他们甚至把攫利与迫害结合起来,活体摘取器官贩卖,中饱军队医院的金库和私囊。

   *中共的积累值得谴责

   中国的原始积累没有公义、没有道理、也没有资格,沾满了血腥。血腥从地主、农民的土地被剥夺开始,从民族资本家财产被抄、被迫跳楼开始,一直进行到今天。今天的积累还加入了权力的贡献。因为权力资本的注入,公有资产直接私有化,使得私人资本迅速膨胀。

   问题的关键是,中共权贵没有告诉人们要实行资本主义了,他们告诉人们的,是要坚定不移的走社会主义的路;他们没有告诉人们可以同时起跑、去致富发财,他们只说会“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中共没说这“一部份人”是谁,按善良百姓的理解,当然是人民大众,因为中共是“为人民服务” 的、是人民的“公仆” 。

   人们事先也并不知道原始积累已经开始。有人鸣过发令枪,让大家起跑了吗?美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俄克拉何马的原野开放圈地,所有的人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先跑的人和马,会被立刻枪毙。发令枪响了,只有中南海知道;他们开始圈地、瓜分时,百姓还蒙在鼓里。

   中共一边反对“私有化”,一面在“反对私有化”的口号下,将国有企业暗箱操作、低价贱卖。当共产党人诅咒资本主义时,他们说资本的原始积累是丑恶、血腥的;而当共产党人摇身一变,打着“股份制” 和“市场化” 的旗号侵吞掠夺,迅速积累比早期资本家多千倍、万倍的财富时,他们又通过五毛放出风声,说积累是“原罪”,是必须的“恶”。

   经济中国的血腥,前无古人、无以复加。如今又开始“严打” ,增添新的血腥。共产党人自己说,“血债要用血来还”。人们不禁纳闷儿,他们相信因果报应律、相信“以血还血”也许会在自己头上兑现吗?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79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56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25/n2948507.htm

(2010/07/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