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吴仁华六四文集
·吴仁华个人简历
·北京戒严的缘起和决策过程
·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出版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前言
·独自挡坦克的王维林身在何处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
·关于六四北京戒严的军事部署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前言
·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二○一○年七月五日
   
   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的前夕,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
   

   程》(英文版名为《国家的囚徒》)出版,一年过后,《李鹏六四日
   
   记》现身,两本书以不同角度揭露了六四事件的始末。曾在赵紫阳领
   
   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的严家祺,也在《李鹏六四日记》中被点
   
   名,严家祺认为,两部作品在四个关键问题的事实描述上大体相同,
   
   但在天安门广场的镇压上,李鹏做了极大的掩盖,李鹏日记也充分暴
   
   露出李鹏一开始就要利用“学潮”搞垮赵紫阳的用心。
   
   
   严家祺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前所长,一九八九年六四后被中共
   
   列为“知识分子的头号通缉犯”,与妻子流亡海外,曾任总部设在巴
   
   黎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现居美国,着有
   
   《首脑论》、《霸权论》、《普遍进化论》等著作。
   
    严家祺日前就《改革历程》与《李鹏六四日记》两部作品的内容接受
   
   明镜网专访,以下为采访内容。
   
   明镜记者:您如何评价《李鹏六四日记》?
   
   
   严家祺:李鹏日记有“黑体字”与“非黑体字”两部分,“非黑体
   
   字”占了大部分。李鹏日记说,“黑体字”是当时记的,“非黑体
   
   字”是后来写的。“非黑体字部分”有许多内容引自港台和海外出版
   
   物,有些引证是“流亡人士”的“回忆录”,李鹏日记四月十九日
   
   说,王丹的“七条要求”有“各种版本”,这说明李鹏日记的作者是
   
   在一九八九年后看了“各种版本”后写的。我认为“学运”从总体上
   
   说是“自发而不受学生以外力量操纵的运动”,个别没有参与广场活
   
   动的人的“回忆录”为了说明自己对“学运”的影响,变成了李鹏日
   
   记编者证明“学运受操纵”的“根据”。李鹏日记的“非黑体字部
   
   分”是后来写的,五月二十七日的李鹏日记的“四条线索”是编造
   
   的,竟然把索罗斯作为一条“线索”,与赵紫阳、鲍彤联系起来。李
   
   鹏在五月二十七日日记中把香港记者张洁凤也作为“线索”,不知
   
   道李鹏是怎样在五月二十七日就注意到香港记者张洁凤的。李鹏日记
   
   不加核实就照抄下来,目的是为了证明“学运受操纵”。从李鹏日记
   
   大量引用港台和海外出版物来看,有理由怀疑占李鹏日记大部分的
   
   “非黑体字部分”是后来为了出版刻意加上去和编写的。至于是不是
   
   李鹏本人编写的,还是别人编写的,现在还不知道。
   
   
   明镜记者:《李鹏六四日记》与《改革历程》对一些历史事件的描
   
   述,是否有不同之处呢?
   
   
   严家祺:在六四前的四个关键问题上,李鹏日记的“黑体字”部分与
   
   赵紫阳回忆录的叙述,事实大体相同,但没有提到一九八九年时的北
   
   京市长陈希同和戒严部队总指挥杨白冰,陈希同、杨白冰在当时起了
   
   很坏的作用。如果“黑体字”部分是李鹏当时记录,那么,陈希同、
   
   杨白冰的名字就是后来删去了。
   
   
   这四个关键问题分别是(一)四二六社论的产生过程;(二)赵紫阳
   
   五月四日的讲话;(三)五月十六日赵紫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后召开
   
   的政治局常委会;(四)五月十七日在邓小平家中的会议。
   
   
   另外,五月十九日上午在邓小平处的会议,邓小平提出戒严,“要准
   
   备流点血”。这次会议赵紫阳没有参加,李鹏日记作了记录。
   
   
   明镜记者:六月三日至四日当天发生的事情,比起赵紫阳回忆录,
   
   《李鹏六四日记》做了较详细的描述,您作为六四的亲历者,看了
   
   《李鹏六四日记》后是否有不一样的想法?
   
   
   严家祺:对六四屠杀,因赵紫阳已被软禁,回忆录只提到“听到密集
   
   枪声”,而李鹏日记则竭力掩盖。李鹏日记说:“六月三日至四日凌
   
   晨,戒严部队执行任务,从首都市区各方向向天安门进发过程中,被
   
   有组织的暴徒拦阻攻击,是持枪暴徒首先向军队开火,火烧军车,恶
   
   毒地打、烧、杀伤战士,解放军被迫自卫还击时,双方都发生了伤
   
   亡。在戒严部队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流一
   
   滴血。”
   
   
   这里我要指出的是“解放军被迫自卫还击”,完全是一派谎言。数万
   
   全副武装的军人,在装甲车、坦克的掩护下,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
   
   开枪射击,分明是一场大屠杀。李鹏日记至今还在重复二十一年前六
   
   月三日“发生了暴乱”的谎言。
   
   
   曾任北京新华社总社国内新闻部主任、新华出版社社长、总编辑的张
   
   万舒去年五月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六四事件全景实录》,完全是根据
   
   新华社资料写的。张万舒在这本书最后一章中写道:中国红十字会党
   
   组书记、副会长谭云鹤说,“整个六四事件共计死了727人,军队14
   
   人,地方(包括学生和群众)713人。”每一具尸体都经他检验过。
   
   
   李鹏日记说“在戒严部队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
   
   没有流一滴血”,而李鹏日记完全不提戒严部队“开进”天安门广场
   
   和“离开”天安门广场的几小时中,用机枪和坦克打死压死了713
   
   人。后来知道,军人死亡人数是15人,其中有6位军人是开车转弯过
   
   快而翻车,因油箱爆炸起火烧死的。事实是,军队开枪在先,当713
   
   位学生和市民被军人开枪打死和被坦克压死时,只有9位军人因民众
   
   暴力反抗而死。李鹏日记竟然用“解放军被迫自卫还击”“双方都发
   
   生了伤亡”几个字掩盖了713比9的巨大差别和“六四大屠杀”的真
   
   相。这是整个李鹏日记所掩盖的最重要事件。
   
   
   明镜记者:每一部作品都有作者本身想传达的概念,您觉得《李鹏六
   
   四日记》想传达什么概念或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吗?
   
   
   严家祺:日记暴露了李鹏一开始就要利用“学潮”搞垮赵紫阳的用
   
   心。李鹏日记四月二十日记载,李鹏在一九八九年三月就知道邓小平
   
   对赵紫阳有不满。李鹏日记四月十八日和十九日记载,胡耀邦去世后
   
   三天,李鹏与赵紫阳在处理“学潮”上就有分歧,赵紫阳出访朝鲜前
   
   对李鹏说了处理“学潮”的包括“展开对话、对学生采取疏导方针、
   
   避免流血事件、对打砸抢烧行为,依法症处”等“三条原则”,但在
   
   赵紫阳出访朝鲜的第二天,李鹏故意与赵紫阳“对着干”,主持政治
   
   局常委会作出“学潮”是“动乱”的决定。
   
   
   因为赵紫阳不同意说“学潮”是“动乱”,李鹏日记五月四日说:
   
   “赵紫阳在讲话中肯定了参加游行的大多数同学是处于爱国热情,并
   
   说中国不会出现大动乱”,“我估计经赵紫阳这一煽动,已经宣布复
   
   课的学生,也许会再度闹起来。”李鹏日记五月五日记载:“应该
   
   说,这个时候起赵紫阳就已经公开站在党中央对立面,站在邓小平路
   
   线的对立面。”所以在一九八九年五月五日,李鹏就已认定作为总书
   
   记的赵紫阳“就已经公开站在党中央对立面”了。
   
   
   在“学潮”是不是“动乱”的问题上,李鹏当时就颠倒黑白,借四二
   
   六社论和邓小平的独裁权力来支持李鹏最早提出“学潮是动乱”的说
   
   法。四月二十七日大游行和后来的绝食,非常关键,都是学生为了证
   
   明“学潮不是动乱”的实际行动。四月二十七日大游行非常有秩序,
   
   有拥护共产党的口号,绝食是一种“非暴力抗议”,不能说是“动
   
   乱”,但李鹏坚持称“绝食”使“动乱升级”。李鹏日记对他当时就
   
   是要颠倒黑白的做法,作出了记录。如果没有李鹏,赵紫阳完全可以
   
   使“学潮”和平结束。
   
   
   如果说,李鹏日记“黑体字”部分是李鹏写的话,那么,李鹏日记充
   
   分暴露了李鹏一开始就要利用“学潮”搞垮赵紫阳的险恶用心。
   
   
   明镜记者: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赵紫阳在与戈尔巴乔夫会面时,由
   
   于提到:“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被外界
   
   认为是邓小平与赵紫阳决裂的关键点。《李鹏六四日记》指出,赵紫
   
   阳等于向天下昭告一九八八年的经济混乱,与当前政治动乱,邓小平
   
   都要负责,而《改革历程》则解释,“这番话完全是要维护邓,结果
   
   引起大误会,认为我是推卸责任,关键时把他抛出来。这是我万万没
   
   有想到的。”您在这个事件上的看法为何?
   
   
   严家祺:确实赵紫阳与邓小平在学运上有不同看法,但李鹏在中间起
   
   了非常坏的作用,让赵紫阳同邓小平之间的分歧不断扩大。其中最关
   
   键的一点,是学生四月二十七日的大游行与之后的绝食,学生用“绝
   
   食”方式进行抗议,从根本上是为了证明学生运动不是动乱、证明四
   
   二六社论是错误的(这一点我当时就这么看)。五月十六日赵紫阳和
   
   戈尔巴乔夫讲话的时候,分歧就更加公开、明确地暴露出来,赵紫阳
   
   可能在当时感到无能为力、无法挽救情势,所以才把这样的话说出来
   
   了。
   
   
   有一个朋友问我,你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为什么当时要卷到学运里,
   
   这么多年来,我自己也没有老想这个问题,但读了李鹏日记后,我马
   
   上想起,我在四二六社论后的隔天意识到学生运动绝不是动乱,虽然
   
   我不赞成绝食,但它本身不是动乱,要证明不是动乱,就要修改社
   
   论,为了平息学生的矛盾,赵紫阳采取一种慢慢转弯的做法,但李鹏
   
   竭力扩大分歧,说赵紫阳反对邓小平,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明镜记者:《李鹏六四日记》有几次提及您的名字,比较有争议的是
   
   描述“精英们从后台直接跳到前台直接指挥动乱”的一段。日记提到,
   
   “其中最明显的是五月十九日由陈子明、严家其、包遵信、王军涛、
   
   周舵等十二人参加的蓟门饭店会议,研究成立‘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
   
   席会议’”您是否有参加这场会议呢?
   
   
   严家祺:李鹏日记很多内容是根据港台报导重新编写的。我完全没有
   
   参加蓟门会议,我都弄不清蓟门在什么地方,把我作为蓟门会议的参
   
   加者,这样的线索是编出来的,为了证明学运受到操纵。我以前看到
   
   类似的报导,但没有能力更正,我看到李鹏日记引用港台相关资料,
   
   而不是新华社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后来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出版这
   
   本书时,临时加上去的。(注:据报导,李鹏六四日记原计划在二○
   
   ○四年、即“六四”十五周年时出版,但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否决公开
   
   发表,仅印刷少量在内部流传)
   
   
   明镜记者:您认为《李鹏六四日记》与《改革历程》两本书的出版,
   
   对社会起到什么样的影响力?
   
   
   严家祺:李鹏日记表明,李鹏从一开始就是要搞垮赵紫阳,一开始就
   
   对邓小平和赵紫阳的矛盾起了加深作用,日记指出邓小平要在六四事
   
   件中承担重大责任,所以李鹏日记的出版,不但引起中国国内与海外
   
   对六四事件的重新关注,也暴露了李鹏的险恶用心,李鹏就像中国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