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我们无法容忍]
王丹文集
·公民抗命瘫痪恶法
·二十三条的修改只是技术性的
·重判王炳章自彰其恶
·王炳章案与中美关系
·反战不应被当作时尚
· 左派知识分子的作秀
·机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朱镕基留给人的思考
·还海外公民合法身份
· 当局到底避讳什么?
·充满反战色彩的奥斯卡奖
·美国不会因反恐战争更改对华人权政策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无法容忍

   来源:参与
    6月28日,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贤斌被遂宁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刘贤斌的被抓引起中国异议、维权界的反弹,国内“刘贤斌公民关注团”迅速成立,短时间内几百名公民签名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贤斌,与刘贤斌同为“八九一代”的学生领袖王丹发起连署《关于刘贤斌被捕的声明》,为此,《参与》记者采访了王丹先生。
   记者:王丹先生,你好,你和刘贤斌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共同签署《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等呼吁书,可否请您谈一下你们当时的交往情况?
   
   王丹:我于1993年第一次坐牢出来后不久,贤斌也从监狱里出来,感觉经历、思路比较接近,他的性格也很容易交往,于是我们就有了比较多的联系,后来,联系就很密切了,在六四之后一片肃杀的严酷的政治气氛中,我们感到中国的民主事业不能靠等,要一点一滴地做事积累,于是,我们尝试与各地朋友开始联系,加强交流与沟通,并开始就一些社会和政治问题公开发言,直到《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发布,我被第二次投进监狱,我和刘贤斌等朋友在一起有很好的合作,这也加深了我们作为“八九一代”学子的情感联系。

   
   记者:你怎样评价刘贤斌的性格?
    
   王丹:贤斌是个很踏实的人,并不浮华多言,他有很好的团队意识,为人谦和,正直勇敢,不避风险,无论政治品格还是个人品质,都是很难得的。
    
   记者:1996年10月,你被判有期徒刑11年,1998年被迫流亡海外,不久之后,刘贤斌被第二次投入监狱,这可以说是“八九一代”学生领袖两种比较典型的命运,你对刘贤斌个人所走的道路有何看法?
    
   王丹:八九民运使刘贤斌形成了自己的政治信念,那就是自由、民主,从此之后,他一天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同时,政治监控和迫害也一天都没有离开过他,刘贤斌是“八九一代”中最勇敢的朋友之一,为此,他承受了很多:1999年再次被逮捕的时候,他的女儿只有两岁;他的母亲病逝时,他仍在服刑,最后也没能看上母亲一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他被判13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九年四个月),但他的妻子陈明先一直顽强地支撑着家庭,独自带大孩子,对刘贤斌不离不弃,可以说,为了这一信念而付出的不仅仅是刘贤斌本人。走上这条追求民主的异议道路后,刘贤斌失去了正常的生活,这一点也是很多八九一代朋友的共同的伤痛,我为刘贤斌不能有正常的生活而难过,但我对他的这种顽强坚持充满了钦佩与敬重,他是令“八九一代”引以为豪的兄弟。
   
   记者:刘贤斌在2008年出狱后很快便投入维权活动,这次被刑拘,可能也与他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多次参加维权活动有关,你认为中国政府对他的刑拘在法律上站得住脚吗?
   
   王丹:贤斌这次被抓的理由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这表明当局可能将以他发表的文章为由进行审判,我认为警方抓捕他的考量是综合性的,尽管警方多次就他公开发表文章对他提出警告,但这应该不是唯一原因。但我要说的是,无论发表文章还是参与维权活动,都是宪法予以保障的公民权利,而中国法律对于“剥夺政治权利”这一概念并无明确解释,无论如何,言论自由和维护人权并不属于政治,而是所有人都应享受的权利,因此,当局对贤斌的抓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这是典型的政治迫害。
   记者:你对刘贤斌被刑拘后可能面对的审判有何评估?
   王丹:传讯的当天被刑拘,而且警方对贤斌进行抄家,并威胁恐吓他13岁的女儿,从这些信息来看,贤斌面对的前景不乐观,不过,我希望中国政府意识到,抓捕刘贤斌并不能阻止中国民间方兴未艾的民间维权运动,而且,这种粗暴蛮横的政治迫害可能进一步刺激民间对政府的不满,正如我们在《关于刘贤斌被捕的声明》中所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当局在镇压维权运动,以及控制舆论方面,加大了力度。刘贤斌的被捕就是新的发展。这样的发展不仅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反而会制造更多的冲突。”中国目前的社会矛盾冲突事件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其根源是市场经济、公民社会的发育和陈旧政治体制之间的错位关系造成的,抓捕刘贤斌丝毫无助于解决这些问题,恰恰相反,中国社会的和转型需要刘贤斌这样的民间人士的参与,我希望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贤斌,否则肯定会作为一个重要指标,导致官民矛盾的进一步深化。
   记者:在刘贤斌被抓之后,很多人权、民运人士站出来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抗议,你认为这一抗议会有效地促使中国政府放人吗?
   
   王丹:根据中国政府一贯不接受外界批评和建议的特点,我不敢抱有过于乐观的期望,但我仍希望事情会有转机。无论如何,我会持续为刘贤斌呼吁,相信也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声援刘贤斌。刘贤斌为促使中国走向民主化,二十年来付出了巨大牺牲,是中国良心犯的代表之一,尤其是他刚刚出狱不到两年,当局将这样一个多年遭受迫害的“六四”学生、坚定的民主人士再次投入监狱,并且不顾道德底线地迫害他的妻子和儿女,无论如何是不可容忍的。如果我们不尽力救援贤斌,那么,中国政府下一步对人权活动者的打压可能会更趋严酷。作为“八九一代”的兄弟,我觉得自己义不容辞,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的看法。对于刘贤斌的这次被抓,我们不能沉默。
(2010/07/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